《這天真的太冷了老婆早餐你想吃甚麼》(下)


【前文連結:https://goo.gl/214Lro】

「不用,了?」他疑惑地說;「這是甚麼意思?」

「就是字面的意思,」她說。

「我不明白。」他說;「你為甚麼總是……」

她一聽見他說「不明白」就忍無可忍了,於是打斷了他,說:「我再說清楚一點吧,這段日子我相信你也很清楚了,我們的性格根本合不來,我們根本不適合在一起。例如在生孩子的事情上,你總是覺得沒所謂。我呢?你有想過我的感受嗎?你知道我有多麼渴望當一位媽媽嗎?你根本不明白。我許多時都覺得,你在乎的根本只有你自己。結婚四年了,你就沒有反思過我們的愛情是如何漸漸變淡的嗎?在你身邊,我真的感到很孤獨啊……」

她發現自己愈說愈激動,深呼吸了一下,繼續說:「你還記得你說過那句話嗎?你說我們沒必要因為一些小事而把關係弄得那麼糟糕。你以為真正令我們的關係破裂的就是那些小事嗎?不是的,真的不是的!那麼,你知道是甚麼嗎?不知道吧!你從來沒有站在我的立場去想過我們的關係。也許我也沒辦法站在你的立場吧。但我已經很累了。我真的很累了。我不想再勉強糾纏下去。我們……還是分開吧。」

這不是甚麼突如其來的事情,不,這根本是他意料中的事情。只是,不論我們如何做足心理準備,到了該難過的時刻,我們還是會難過。讓他意外的是,他原來從來沒有明白過她的感受,原來她一直以來是那麼難受的。當聽清楚她的辛酸,他更就難過了。

他頓了頓,很想回應點甚麼,但面對她的指控,他實在無話可說。似乎,他只能接受她的提議。他淡淡地覆道:「嗯。」。

他把枕頭放好,掀開被子,床板嘎吱一響,他便走到睡房門口了。他莫名地停下了腳步,沒說甚麼,也沒開門,也沒回頭,單手抓著房門上的喇叭鎖,一動不動。從他微微下垂的脖子和深鎖著的雙眉可以推想,他正承受著一種他不能承受的痛,似乎在哭,也似乎在等待著甚麼。

看著他的背影,她很不忍心,於是把被子蓋過頭,捲曲起身子,似乎在哭,也似乎在逃避著甚麼。

雖然兩個人默不作聲的日子很難受,但她畢竟是自己一生中最愛(或許該說:最愛過)的女人,能夠保留一個名份,他們之間的愛情就仍有一線生機。現在這最後一根稻草壓下來,他們白首到老的約定似乎也到此為止了。

不,他想。也許還可以挽救的。

一時三刻消化不了這份沉重,但他覺得自己又必須說點甚麼去緩和場面。糊里糊塗的,他說:「這天真的太冷了。老婆,早餐你想吃甚麼?」

———————————————
文:崩井 (https://www.facebook.com/soulswell)
Photo by Everton Vila on 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