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食港男 梁俊佳

1 / 6

速食港男 梁俊佳

為了以最佳形象示人,他身上的西裝褸,是愛情導師陳定邦借給他的,做訪問、上財經節目也是穿這「戰衣」,「以前都是著不稱身的西裝,剛剛訂造了三套修身西裝,一次用了成萬元。」

在《求愛大作戰》中,以能源學博士生示人、卻被網民批評他口水多、說話粗鄙的梁俊佳,雖然溝女不成,但近日跳出娛樂版,以學者身份上財經節目,分析中國能源業前景,成功出位。

貴為學者,上電視求愛騷,本身已夠爭議,但梁俊佳借助公仔箱的威力,已火速開拓識女仔的大片森林,「有女仔在facebook發訊息給我,問我可否打電話給她或約出街……朋友圈子擴大了,以前見到好靚的模特兒不敢傾偈,現在不會了。」他拍過三次拖,但總長度不超過半年,在真人騷中也是追完一個追另一個,速食得很。

做學問也要走「捷徑」,梁俊佳揀了個冷門的課題,寫下十多篇論文,「要讓人一見到中國能源問題,就想起Guy Leung。」即使簡單如減肥,他也嫌跑步成效太慢,寧願跟另一求愛男Rocky,做十二分鐘的高強度間歇性訓練。三十歲的他,此刻只想快手快腳戴上博士四方帽,做個有地位的大學教授,供養年邁母親,「已經窮了很久,不想一世做窮書生。」

梁俊佳曾任中大全球政治經濟學碩士課程兼任講師,過去幾年曾替報章寫專欄及評論,談中國能源,講北韓核試,甚至粉墨登場港台節目《左右紅藍綠》和《頭條新聞》,分析國際關係。這些事除了Google有記載之外,相信在讀者腦中,應該是零印象,遠不及他參加一個電視台追女仔真人騷來得出名。

節目中他被塑造成高學歷求愛男,經常道理連連,口水浸死女,但遇到不稱心的事,嘴巴就會「門常開」,隨時爆粗。雖然他在節目中追不到女參賽者Whitney,但現實中就贏了人氣和女人緣。

記者跟他在街上走一圈,沿途路人甲乙丙,目光都不禁投向他身上。「節目已播完一段時間,以為無人認到我,怎知仍被人認出,其實不太享受。」他口說不享受,直至有粉絲主動上前說「佳哥,我支持你」,並要求合照,他登時又變了另一個模樣,不但不抗拒,更落力推介自己:「你add我facebook啦,打Guy Leung就搵到我。」

口不對心,非女人專利。他的facebook至今有七千多人追看,每次發布短句長文,都獲過百人讚好。「有女仔發訊息給我,問我可否打電話給她或約出街,但我不會回覆,怕中招。」

除了素未謀面的女仔主動投懷送抱,他的生活圈子亦擴闊了。他跟節目編導岑應大夥兒去蒲,亦獲女士們垂青。「岑應會帶些高質素的女性朋友來,以前見到靚女不敢傾偈,現在不會了,飱就傾,唔飱就算。朋友圈擴大了,靚女朋友亦多了很多。」

上周他更「重拾」學者身份,上電視台財經節目講天然氣,分析中國能源業前景。「要多謝好友黃元山邀請我上去,自此亦收到財經版記者的電話。做學者可以高調,但不是娛樂版那種,因為娛樂版的出名對我沒幫助,所以我推晒娛記的訪問。」

他目標清晰,真人騷令他一炮而紅,如今就要洗底,「做回」學者,與娛樂圈劃清界線。

求愛

既然重視學者身份,那為何當初參加看似離經叛道的溝女真人騷?他這樣解釋:「過去幾年很努力發展事業,但個心就好dry。前老闆June Leung(補習天后兼遵理學校校長)推薦我參加,她覺得我是筍盤,又說『一直以為你有女朋友,但原來無,咁你去參加吧!』」

學者上電視求愛,爭議性大,連他的學術前輩也舉腳反對,「擔心影響前途,會被人攻擊及起底。」只是梁俊佳已年屆三十,很希望突破自己,即使要在節目中公開溝女失敗等亵爆往事,他也在所不計。

記者再跟他談女人,他卻特別彆扭,甚至反問道:「時事版為何要問這些?你想寫甚麼?」他最終只肯草草帶過,說只拍過三次拖,總長度不超過半年。他聲稱前女友都是靚女,初戀更是對方主動追求,「她以為我成熟穩重,但那時我讀中六,怎會成熟?」貨不對辦,他很快被飛。

大學期間再拍拖,但他嫌對方有公主病,「成日叫我做這做那,拍了一個月就甩了她。」四年前終於遇上真心喜歡的女孩,但一起後對方才和盤托出已有個拍拖五年的男友,他誤做了小三,自此他的感情生活一片空白,「即使對女仔有好感,都不會主動約出街。」

如今他人氣急升,又火速開拓了識女仔的大片森林,就更加珍惜羽毛,「還有一年就讀完博士,希望畢業後找到本港大學的助理教授職位,所以都唔諗拍拖住。」記者問他擇偶條件,他開出一列清單,「樣貌是基本,要不俗,但不用超靚;身材不用超勁,但要OK;喜歡持家有道的女仔;學歷不太重要,但要讀過大學,做人處事都無咁低能。」莫說港女醃尖揀擇,貴為學者的港男亦一樣。

光環

他現正忙於博士課程,希望明年能戴上博士四方帽,這個夙願,是他大學二年級時定下的。「做學者,研究甚麼、教甚麼都自己話事,又可以到外地開學術會議。一個人提升自己的最好方法,就是認識比自己叻的人。」

他在浸大讀地理,畢業後原校升讀碩士。做學問,他要快人一步,幾年間寫了十多篇論文,為的是博取獎學金到外地讀博士,「浸大並非國際知名學府,即使拿到一級榮譽,外國名校也不會給我獎學金讀書。」

他○八年開始報讀博士,惟遇上金融海嘯,學校無法給他獎學金,他惟有在遵理學校教書賺取生活費,三年後終獲英國曼徹斯特大學取錄為博士生。那時遵理校長June Leung計劃鋪路捧他成為通識科補習天王,但他拒絕,「月薪有成十萬,足以令我脫貧,但不是我想要的。」他沒有說出口的那句,是補習天王沒有光環,未能受萬人敬仰,相反學者除了名利雙收,亦有權勢地位。

在朋友沈旭暉介紹下,他去年在中大做兼任講師,今年又成為浸大的訪問學者。「做學者,別人覺得你是求知識、無機心,就會幫你。」他剛剛在北京做了三個月訪問學者,研究中國天然氣狀況,由英國石油公司副總裁,到能源局、法改委官員都接見他,「內地官員知道你在大學教書都會對你客氣些,因為將來他的仔女得靠你入香港的大學。社會地位對我不重要,但學者身份可以令我去到不同圈子,可以在領事館飲酒,跟國企高層食飯,他們都當我是朋友。」

為了早日達標成為出色的學者,他揀了個冷門的課題——中國能源,並已寫了十多篇論文,勢做香港的唯一。「建立一個形象,讓人一見到中國能源,就會想起Guy Leung。」他一篇有關中國能源安全的論文,被美國哈佛大學挑選作教材,令他沾沾自喜,「現在和牛津大學合作寫文,哈佛出版社又叫我幫手。」

捷徑

梁俊佳做學問也走「高速公路」,皆因他要在極短時間內出人頭地,擺脫貧窮。他在廣州出世,五歲時跟媽媽來港與爸爸生活,惟一家三口團聚不久,梁父便因肝癌離世,媽媽要出外打工養家。

「媽媽畀錢叫鄰居照顧我,但她收了錢就唔理我。」他是新移民,寄人籬下,自然受盡白眼。他形容照顧他的鄰居是死肥婆,對她恨之入骨,「最記得有一晚跟死肥婆和她養的狗迫在一張單人?上睡覺,她的臭腳伸到我左邊面頰,她養的狗就在右面騷擾我,搞到我睡不到。」

在死肥婆的看管下,自言肥底的他也變得瘦骨嶙峋,「屋企沒水飲,有次她買了碗紅豆沙回來,但我無份食,都是給她兒子吃。」媽媽見狀便把他帶回家,「後來患上皮膚病,醫生說是營養不足、抵抗力差而成。」那段捱窮的日子,至今仍歷歷在目。

中學讀band 5,他形容自己是「毒男」,不愛埋堆,被同學杯葛,「儀表差,同學不喜歡我,說話口窒窒又被人笑。」可幸遇上地理科老師的鼓勵,勸他努力讀書,亦啟發了他對地理的興趣。順利升上大學,他自覺要改善社交技巧,不想再成為「孤獨精」,「逼自己上莊、住宿舍,逼自己同人相處。有女同學覺得男生應為女生推門,我照做,起初唔明點解,但現在都習慣了。」

由毒男蛻變成學者,由娛樂版走上港聞版,梁俊佳素來都是目標為本,如今三十而立,他最想盡快做個有地位的大學教授,受人敬仰,皆因「已經窮了很久,不想一世做窮書生。」

戀情七國咁亂

《求愛大作戰》中,梁俊佳先對靚女Whitney有好感,並發動攻勢,後來又轉追Carol,予人花弗速食感覺。他直言對四個女生都不感興趣,「Whitney像《紅樓夢》林妹妹那種楚楚可憐,約會了一次就發現自己不喜歡0靚妹;在節目中送花給她,純粹是參與。」

至於Carol,他則嫌說話太多太煩厭,「跟她在荒島過了一晚,才發現她太多0野講;做朋友很好,但太親密就會煩到嘔。」

現實生活中,他的戀情像霧又像花。他facebook頭像換上跟「盛女」Mandy的合照,雙方不時留言傳情,出席活動又攬腰咬耳仔,但他死口不認發展中,「大家是朋友,玩纒鎹!」

為了以最佳形象示人,他身上的西裝褸,是愛情導師陳定邦借給他的,做訪問、上財經節目也是穿這「戰衣」,「以前都是?不稱身的西裝,剛剛訂造了三套修身西裝,一次用了成萬元。」

梁俊佳在facebook的頭像,是與盛女Mandy(左二)的合照,但他死口不認與對方發展中,「大家是朋友,玩?鎹。」

有網民嫌他在《求愛大作戰》中說話粗鄙,但這天遇上支持者,對方卻讚他夠真性情。

行路挺直、說話時加點身體語言等,都是梁俊佳用來傍身的社交技巧,

「做十次就會習慣,扮扮?就會係真。」但這和戴上面具做人有何分別呢?

梁俊佳說自己男性朋友不多,「大學時很多朋友都是女性,會和我傾心事。」

梁俊佳自小由媽媽湊大,「五歲時爸爸因肝癌過身,很羨慕其他人有阿爸。」

梁俊佳很注重形象,想到他家附近影他跑步,他覺得核突;問他對於四位求愛女參賽者的評價,他嫌太像娛樂版;影他看書以突出其學者形象,就最無問題。

現於英國曼徹斯特大學讀博士,他同時在浸大做訪問學者,上學期又在中大教書,「大學沒有獎學金給我,便電郵給沈旭暉說我無錢,他請我到中大教書。」

他與一班求愛男稱兄道弟,但起初他並不受歡迎,「Rocky(後)、Cryus話唔鍾意我,覺得我太客氣,到後來我爆粗,他們才知我係咁好玩。」

曾在遵理學校教了三年書,前老闆June Leung推薦他參加《求愛大作戰》,「她覺得我是筍盤,又話如果後生到我呢個年紀,會考慮我。」

單身四年,梁俊佳卻不擔心結識不到女友,「有好感不難,但要去到鍾意就好難。」

撰文: 石樂彤 攝影: 羅蘭蓉 設計: 陳承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