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專訪】亞運衛冕成功奪跳馬金牌 石偉雄為香港體操創造歷史

明周娛樂

石偉雄,香港競技體操運動員,今屆亞運在跳馬項目為香港羸得金牌,運動世界每一面金牌都得來不易,四年前他力壓中國、韓國選手,憑跳馬羸得金牌,今屆歷史性成功衛冕跳馬金牌,為香港體操寫下新的一頁,兩面閃耀金牌的背後,不約而同背負著「一牌救全家」重擔。

石偉雄今屆亞運為香港羸得一面金牌

今屆印尼亞運,香港體操隊與四年前仁川亞運一樣,面臨沒有獎牌就被剔出精英項目的境況,上屆石偉雄(石仔)取得金牌,令體操隊繼續保留棈英項目,各方面的資源和資助得以延續;今年他被視為奪牌希望,體操運動員受制於年齡、體能、狀況等因素,要衛冕是非常困難的事,「大家都對我很好,怕我壓力大不敢說太多,連父母也沒有多問怕我有壓力,其實每一個運動員都希望比賽時得獎,有時候想得愈多,壓力就會愈大,尤其這次比賽前我的狀態並不穩定,所以賽前很擔心。」

石仔認為參加國際賽最重要是臨場發揮和心理質素,「簡單講就是誰最快冷靜下來,最快適應器材和現場環境,比賽時就最能發揮水準,我記得比賽前兩天特別緊張,幸好教練艾加科斯夫(Sergiy Agafontsev)一直在我身邊,不斷開解我、鼓勵我,小時候進港隊他是我的教練,現在他雖然轉做女子隊的教練,不過只要我有需要,他都會全力幫我解決技術上、心理上的問題,沒有人看出我緊張的時候他會知道,有時候只是一個眼神已經能令我安心。」

踏上助跑線的一刻,他腦中浮現教練的話﹕「你是上屆冠軍,你只要表現給大家看你是冠軍就可以啦!」他摒除腦中雜念,將平時已經練得很純熟的動作一連串地做出來,第一跳「前手前空翻兩周轉體180」,第二跳「苙松轉體990」,落地時雖然稍為踩界,但他知道已經讓大家看到一個冠軍的表演,公佈賽果的一刻石仔激動到眼也紅了;他排第八壓軸出場,前面有各國名將包括奧運金牌選手,「比賽前仍然很緊張,我最後一個出場,之前刻意沒有看其他七位運動員的表現,以前會忍不住偷瞄分牌,這次真的是平常心不想看,因為我的性格是一看就忍不住想和人較量,看人站得比我好,就會刻意想站得更好,看人動作做得好,又想做得更好,這種想競爭、想較量的心對運動員來說是好事,可是比賽的時候,往往因為求勝心切不能發揮水準。」

石仔成功背後得到教練、媽咪、女友和不少朋友的支持。

體操在香港是冷門運動,石仔從小好動又頑皮,六歲那年看到電視上的體操表演,馬上和媽媽說要學體操,可以讓「冇時停」囝囝釋放無窮精力,石媽媽當然贊成,「媽媽以前是田徑運動員,外公家幾乎全部都是運動員,媽媽知道做運動員必須刻苦訓練,小時候我經常跟媽媽去買菜,開始學體操大概一年,有一次媽媽說帶我去買菜,我很開心跟她出門口,坐了很久的車還沒有到買菜的地方,後來去到大操場,她說去買菜叫我坐著等她,原來她幫我在廣州報了體操訓練班,趁學校假期在那裡進行一個月集訓,當時我還以為被媽媽賣了,足足哭了一個星期。」

石仔回想往事認為媽媽的狠心,令他有機會從小接受刻苦訓練,苦練是體操運動員必經之路,九歲加入港隊,0五年「龍騰館」拆卸後,教練選了兩名有潛質的運動員,到湖南接受為期一年的特訓,「加入港隊前媽媽每逢學校假期,都安排我到國內進行集訓,到湖南集訓對我來說不是問題,唯一的優待是另外煮不辣的菜給我們吃,和十多人一齊睡大通舖,沒有冷氣只有風扇,從早練到晚,這些對很多香港小朋友來說是不可能的事。」

石仔主項是跳馬,十五歲那年在昆明參加全國少年錦標賽,落地時因為現場有人拍照用閃光燈,他分神失去平衡頸部受重創,回到香港在醫院躺了半年,這次連狠心的石媽媽也心輭了,「媽媽看到我受傷很心痛,她不想我再做體操運動員,養傷期間我就算手腳不能動,但腦裡面不斷想康復後要練什麼動作,一旦放棄代表之前的努力全部化為烏有,我記得當時跪在地上哭著求媽媽讓我繼續練下去,媽媽逼於無奈答應我。」

復原後一年,他在美國泛太平洋賽中贏得跳馬金牌,「以前好勝心太強不能接受輸,結果卻輸得很慘,輸到令自己陷於人生低谷,現在明白每一場比賽,是將練得最好的動作表現出來,盡力發揮到最好不去想輸贏,輸了還有下一場比賽,贏了金牌最多放一天假和家人吃飯慶祝,第二天再開始努力練習,因為下一場比賽正等著我。」

更多明周娛樂新聞
「#metoo」【運動專訪】屈旨盈辭工爭取奧運入場券 體操選手轉跑馬拉松
「#metoo」【麥花臣熱身】許廷鏗宣布3月開紅館
「#metoo」【獨家專訪】李小鵬讓子女自由發展 滿身傷患右耳膜脫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