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小娟專欄:母親的無限可能

▲ ELLE.com.hk

從懷孕到產後,各種的情況令我不得不減少工作量。最近我有種感覺,我漸漸失去了我的形象,剩下「母親」的形象。母親的形象是偉大的,犧牲是理所當然的。 

▲ ELLE.com.hk

她的存在已被減弱至食物工廠,所作的一切、 所吃的一切,都是為了嬰兒。母親的形象是溫柔的,她不會生氣,總是微笑着、總是有耐性的。母親的形象是堅強的,為母則強,面對甚麼都能承受的。母親的形象從懷孕開始就生效,別人會自動對你有這樣的期待。

▲ ELLE.com.hk

稍有不符合的地方,就是你不夠愛小孩、或是你不濟。不符合母親的形象的話,便不是一個好母親。你已不是你,而是媽媽,失去自己的名字,誕下了不跟自己姓的孩子。所以母親的形象在我心目中是充滿悲劇色彩的。 

▲ ELLE.com.hk

影視作品中看到的母親角色都太輕鬆太完美了。她們多是配角,一下子大肚,四肢仍纖細,然後一臉慈愛地摸着肚皮。鏡頭一轉,已是抱着孩子,身形如同沒有生過一樣,輕鬆地、滿是愛地抱着孩子。偶然出現危急情節,要在她和嬰兒中選一個,她也總是要救孩子。多麼的偉大!彷彿只是為生孩子而存在!我們被這些作品中的形象束縛了、誤導了。沒有親身經歷過,只憑這些電視電影的話,我們都不知道母親們還有許多身體上的痛苦、心靈上的挑戰。 

▲ ELLE.com.hk

成為母親,真的不是那麼偉大、溫柔、堅強。舉例來說,就像餵母乳這件事吧,就滿是遲疑、怒氣、淚水。人奶之路之難行,是超出我想像的。生產後身材走樣,可是人們都會告訴你「不用」減肥,因為不想你影響母乳質素。泵奶和儲奶都很麻煩,甚至限制了媽媽們的自由,因為你總是要帶着一大包工具,有時甚至要在廁所泵奶。有時會又谷又塞,甚至會得乳腺炎。我曾不幸中招,痛得不能動彈,甚至感覺比產子更痛。現在想起,都心有餘悸。痊癒後奶量跌至三分一,每天都很大壓力,別人的一兩句無心說話就可以刺激到我的神經。每次想放棄,又會因為要「提供最好的」給孩子而咬實牙關。我從沒想過有一天我會因為成為母親而感到這麼氣餒和無力。

▲ ELLE.com.hk

最近我時常想起我的媽媽。她一個人養大了我們兩姊妹,到底是怎樣做到的?現在想來,我的母親經歷了大半生的苦難,把我和家姐當成了人生的全部,卻苦盡未能甘來便滄然離世。我兩姐妹不知不覺長大成嫌母親煩的子女。當我是子女時,這好像正常不過,可是當我成為了母親時再想卻覺得很悲傷。母親們燃燒自己地奉獻,孩子卻不一定那麼愛你,甚至不愛你。

▲ ELLE.com.hk

母親越是不安越想抓緊、孩子越是喘不過氣。這演變成了一 種病態的關係。現在想起媽媽,我既是愛、又是恐懼、又會因為自己這份恐懼而感到罪疚、然後更多的是傷感 ……因為,她投放了那麼多的愛, 卻換來了我們夾雜着恨的回憶。 

▲ ELLE.com.hk

我想,如果大家可以接受更多樣的母親形象,明白她們可以不完美、可以不溫柔、可以生氣、可以哭、可以懶、可以自我、可以有事業心,讓她們可以按自己意願決定怎樣使用自己的身體和時間、讓她們保留愛自己的權利、讓她們每一位都可以擁有各自特色的形象而不是當一式一樣的「好媽媽」…… 那麼,更多的媽媽就可以擺脫悲情的母親形象,而是當帥氣的自己。 

▲ ELLE.com.hk

推薦閱讀:

陳小娟專欄:還能做情人嗎?

陳小娟專欄:計劃與變化

青山不墨專欄:愛情教會我的N件事



Follow us on:

  • Facebook: elleOnlineHK
  • Instagram: @ellehongkong
  • YouTube: ELLETV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