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晞文:想起生命中幾次險過剃頭的經歷

「2012年倫敦奧運前夕,集訓期間,滑浪風帆不幸撞上了高速行駛中的帆船。我折斷了五條肋骨,脾藏需緊急切除。手術後第二天,我落床走動,才驚覺走路原來可如此艱難,我全身乏力,無法尋回正常步速,父母越洋趕來,每天陪我走路。

親友都嚇破膽,我卻一心想著奧運,唔識驚。

後來回到台灣澎湖集訓,風高浪急,我差點撞上礁石,幸好水流讓我避過一劫,還神奇地容我乘著破爛了的滑浪風帆上岸。岸上所有人都替我捏一把汗,他們都知道,陳晞文是個特別容易碰上意外的女孩。

我心知肚明,其實有時是因為太貪玩,忽略了警覺性。意外,人生難免,我信一切自有安排。」

她是香港滑浪風帆代表隊成員陳晞文,九歲開始接觸滑浪風帆,中學會考3條A,尤愛英國文學。自從「執返條命」,更覺得人生要做自己喜歡的事才行。

如果有天我在意外後無法醒來,請給我安樂死

「我早交帶家人,如果有天我在意外後無法醒來,請給我安樂死。我不想成為他們的負擔。每次談這話題,都是一場激烈辯論,爸媽總說捨不得放手,無論我變成怎樣,他們都要照顧我,一生一世。

我何嘗不是一樣,生命中最奇妙之處,就是人與人之間的偶遇。

爸媽都是顧家之人,這幾年我當上全職運動員,搬進體院,又經常外出比賽,大家見面時間更少。我嚮往自己的世界,總嫌他們不夠獨立,太黐身。如何平衡兩者,我一直在努力學習中。任何關係都需要時間灌溉,親子關係亦然。」

死亡不沉重,最重要是活在當下

「三年前,媽確診癌症,手術後病情才剛好轉,又到爸爸患情緒病。我身處海外,收到消息,人都崩潰了,根本不懂得處理,只知道要盡量多留點時間給他們,在外吸收多點陽光回來,抹走他們身上的灰暗。

對我來說,死並不可怕,那不過是個還原模式,就像一切都沒發生過一樣,所以不用看得太沉重,最重要是活在當下,享受每分每秒,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我學業成積不賴,但唸書不是唯一選擇,當運動員讓我得到許多許多,帶我放眼世界。我們總是寓訓練於娛樂,在法國集訓,大夥兒上水即跑去吃生蠔;在巴西,我們一起跑上耶穌像,這些經歷,要往哪裏找?

此刻人生最重要的是健康,先讓自己健康起來,才可照顧家人,繼續玩盡人生。」

採訪/撰文:陳琴詩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