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歲創立自家製服裝品牌 「真的不要想太多,做了便會有下文。」

談到創業,有人認為必先經過深思熟慮,多加籌備、規劃,方能踏出成功的第一步。而談起創業的人,大抵都是性格外向樂觀、善於人際交流、懂得審慎計算的企業家。對於現年24歲,擁有一自家製服裝品牌Made in Cloudy的李嘉穎(Cloudy)而言,性格卻與一般的創業者南轅北轍,她將自己形容為悲觀主義者,且帶點社交恐懼,「從小開始便覺得自己只有25歲命。」

她的社交恐懼程度,大概是邀約訪問當天,同行也會多帶一個朋友,偶爾為她想表達的內容作微調,「因為我真的不擅於說話,想她在旁留意一下我有否說錯話。」她也直言自己「有點討厭人類」,但正因為她的想法悲觀,總認為自己活不過25歲,令她對於自己心中想做的事沒半分猶豫,總能坐言起行,「真的不要想太多,做了再作打算,我就是這樣的一種人。」


以為25歲便會死,所以更加要說到做到

Cloudy於大學修讀時裝及紡織學,畢業後順利成章地入行廣告公司,擔任美術一職,「當時我真的以為自己夢想成真。」可惜面對快來快去的工作模式、客人的無理要求,令她感覺活得更像機械人,也種下厭倦與人相處的根,「試過在街上買工作用品買到哭起來,完全沒頭緒自己在做什麼。開始覺得自己是否真的要卑微到這個地步呢?」經過多番思量,她於去年毅然裸職,轉為自由身工作,希望能重拾對行業的熱誠。

起初以為是公司內部問題,轉為自由身工作後卻仍沒得到好光景,「後來發現這一行就是如此,開始覺得自己不能只困於這個行業。」直至有次到東京旅行,「全日坐在竹下通,眼望路人的衣着打扮,覺得當天已非常值得。他們的打扮猶如一件藝術品行出來,在香港不會看得到,希望能將這件事搬來香港。」回港後她開始車衣,起初設計衣物是打算供自己穿着,再上傳至社交媒體作分享,非以創業賣衣物為目標。結果令她喜出望外,在網上分享的衣物瞬間得到迴響,賣出人生第一件自家製服裝,於是才想到創立自家服裝品牌Made in Cloudy,「不要想太多,做了便會有下文。」從裸職到創業,一切就是這麼隨遇而安。

她憶述當初頗為糾結於品牌名字上,「Made in Cloudy」是有點文法上的錯誤,正確而言應是「Made by Cloudy」,才能表達出衣服由Cloudy製成,但她對於選擇用「in」一字也別有一番領悟,「『in』可將Cloudy變成一種情緒、時期,某程度上是因為當時情緒低落才創立這個品牌,其後發現與自己性格也挺相似,就是在很多事情上都先有負面想法居多。」幸好創業路上未有如名字般太顛沛流離,一路走來可謂一帆風順。


創業面對強烈社交恐懼:是香港人改變了我

Cloudy認同在寸金尺土的香港,社會環境並不適合創業,但她認為「香港人」能給予人動力達成夢想,「香港人有一種特質是很容易相處、有人情味,令人很適合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有不少客人會主動多付點錢,以支持本地製作。特別在6月以後,社會面對前所未有的動盪,「香港人會幫你,而非見死不救。」最近也有一位素未面謀的客人,特意約她見面,送她一包寫着「堅持」二字的曲奇餅,令她感到無比溫暖。

她形容儘管自己有社交恐懼,在創業的過程中,跟客人感覺仍像一見如故。在開辦車衣工作坊後,更使她打開心扉,「能與客人面對面交談,有種心理治療的感覺。」她面帶尷尬地說,自己也是個「不戀愛主義者」,不太喜歡聽別人的愛情故事,當時開辦工作坊,發現有不少男生報名,希望能親手製作衣物送給另一半,而且總會向高難度挑戰,超出工作坊所製作的衣物款式和難度,「我跟他說,如果真的很想製作這個款式,我可以幫他想辦法,然後他說他真的很想。」慢慢地她發覺世上仍存在很多窩心的人和事,「發現並非所有人都是那麼討厭,從而變得不再抗拒與人相處。」創業為她帶來的改變,相信不只是往後的路,也使她逐漸變成一個更實在的人。


極端負面下,學會不毅然說放棄

想法總以負面情緒為先,收入所帶來的不安全感曾令她想過放棄,反反覆覆想重回全職行業,卻又從極端負面中明白一切得來不易,「總在想社會是否會變得更差,不排除會更差之下,不及時實行自己想做的事,日後很可能會後悔。」談到真的要放棄一刻,「我覺得到我連居住環境都沒有,要露宿街頭時,才真的需要放棄。」悲觀是一種單向想法,世界絕非教人如何撇除悲觀,而是教人如何從悲觀中尋找生活的動力,正如Cloudy一樣也能從悲觀中學會堅持所想。

人生所有夢想大都只是個中轉站,達成一個目標以後,自然會出現下個更遠大的目標,即便Cloudy對未來依舊見步行步,沒太大打算,但直言無論如何都會留在香港,「始終根在此」。對於香港,她反而鮮有地變得正面、積極,期盼着香港有天會變好,再朝下一個目標邁進。


撰文:潘欣琪
攝影:林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