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歲女拳后:以前會覺得,女人的人生就是結婚生仔,直到我接觸了拳擊⋯⋯

不單只拳擊,近乎所有運動選手,都是越早接受訓練越好。20多歲才接觸拳擊的曾海蘭,坦言自己有擔心過體力不如人。「世界武術錦標賽的選手,大多是19、20歲,而我當時已經三字頭了。」體能問題,唯有強勢的訓練才能彌補。「試過辛苦到哭的。」口裡這樣說,身體還是走了下去。鬥心與意志,騙不了人。

最終,曾海蘭於世錦賽奪得銀牌,為香港隊史上最佳成績。現年38歲的她,更劍指三年後的亞運。年齡,早已被她拋諸腦後了⋯⋯


一切,由減肥和軟腳蝦開始

「最初是想減肥,我很饞嘴,又少運動。」老實說,140幾磅,也稱不上是肥胖吧。「但沒有肌肉,身體軟軟的像棉花。」從2006年開始,眼前的曾海蘭肌肉均稱,練拳時動作如虎嘯,令人難以想像,她以前的花名叫作軟腳蝦。「我有點手腳不協調,以前平常走路都會跌倒……朋友知道我去打拳都問我,你會唔會死架!」

最初選擇打拳,主因是覺得不會太辛苦,「對著沙包打,我累了,應該可以隨時休息吧。」然而,拳來腳往間,她竟迷上了拳擊的技巧。「開始發現,拳擊有一些技巧,是要動腦筋的。」若是當作消脂鍛鍊的拳擊,你會享有自由休息的權利。但在賽場上的拳擊,唯有強大,才能真正享受自由,而有了理由,亦更能享受這種運動。「當你喜歡上這項運動,那些訓練就不會這麼辛苦了。」

為了鑽研技術,曾海蘭遠赴日本,成為香港首位日本Shoot Boxing官方認可教練及裁判拳證,當時的她還未產生參加比賽的念頭。直到正式開班授徒,「我教人比賽,沒有理由自己不去比賽吧。」然而,為比賽而準備的訓練,遠比普通訓練艱辛,曾海蘭半開玩笑的說,能夠堅持下去的原因,是不想被人任意攻擊:「如果我今日休息,不去訓練,可能比賽時就會被人打(笑)。」打著打著,她卻變成香港的女拳王了。


有一刻想過會癱⋯⋯

榮譽背後,是大大小小的受傷。曾海蘭試過訓練以後,或因年紀的原因,關節嚴重腫脹,她看著腫脹的膝蓋哭了出來。甚至,於2016年一場比賽中,她的頸椎受傷,「有一刻想過會癱。」但是,或許源於女性本能的溫柔,比起受傷,她更害怕的是自己令別人受傷。「早期真的會有點害怕。試過一次比賽,我使用肘擊擊向對手的頭部,嘩!真的很擔心,她會否流血,有沒有事呀。」有趣的是,在她擔心的同時,對手的拳頭沒有停止過。「我心想,我不打她,她還是會打我呀,不理了,我還是繼續打她吧(笑)。」 

2016年頸椎受傷後,曾海蘭一度無限接近退休邊緣。即使有機會參加於上海舉行的世界武術錦標賽,她亦有點猶豫是否應該參賽。「世界武術錦標賽的選手,大多是19、20歲,而我當時已經三字頭了。」最終,她師傅,外號「轟炸機」的向柏榮,對她說了一句:「機會,不是經常出現的。」曾海蘭才下定決心,開始了漫長而艱辛的鍛鍊。


在擂台上,能夠幫助你的人,只有你自己

為了彌補因年齡差距的體能問題,曾海蘭每天要清晨5、6點去跑步,在烈日當空的下午於室外練拳,更要在筋疲力盡的狀態下強行鍛鍊。「最辛苦的是,你知道自己一定要訓練下去。若你只是普通學生,你可以隨時停止,但打比賽,你一定要push自己,不斷不斷push自己。這是最辛苦的。」偶爾,亦有脆弱的時候,也有想過放棄,然而,「在擂台上,能夠幫助你的人,只有你自己。」

除了生理,還有心理壓力。「世錦賽時,你要先進行過磅。過磅後,你並不是即時知道,明天是否要打比賽。通常,要直到夜晚11點,甚至是凌晨1、2點才知道。」這種無盡的等待,比上賽場的壓力更為煎熬。尤其於決賽,她與團隊經過資料搜集後,知道冠軍賽的對手,真的很強。「她的速度真的太快。我和向師傅(向柏榮)研究過,一般的對峙套路是沒有用的,只能嘗試KO她。所以我們選擇一開賽就用轉身鞭拳打過去。」結果如同人生,大多不能如願。然而,她以38歲之齡,創下了香港歷史,亦是堂堂正正的事實。

「以前我會覺得,人生就是結婚生仔,個個都是這樣的。直到接觸拳擊。」曾海蘭第一次戴上拳套時,沒有想過會成為香港拳王,更沒想過可於國際舞台上為港爭光。然而,她以血汗與拳頭證明,原來努力,真的不會辜負自己。「我經常跟學員說,我身體不協調,都做到呀,你只要勤力,有方法,一定會有成績的。」


撰文:S. @weakchickens
攝影:洛‧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