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Leigh Bowery?

Less is More

香港最近出現了一位神秘幪面歌手叫龍小菌,她的出現引起媒體和市民議論紛紛,我是其中一個。她的音樂,我沒有太大興趣去研究,我最感好奇,反而是她的行為。據報導,她曾經是一名中文科教師,在夜間便會搖身一變成為龍小菌,星期五和六晚都會四出表演。她因為教師身份,不想影響學校名聲,另一方面說不想外間只關注其身材樣貌而忽略她的音樂,所以才幪面示人。

 龍小菌令我想起已故的Leigh Bowery,他是英國著名行為藝術家,表演者和設計師。早於80年代初英倫club scene盛行之時,他便以表演者身份冒起。在當時,Leigh Bowery的奇裝異服和誇張化妝引起各界議論紛紛,包括他的幪面造型,有人批評他離經叛道,有人讚賞他思想行為大膽前衛,Boy George就是其中一位欣賞他的歌手,倆人更因此成為好友,而Leigh Bowery這個名字一夜之間在英倫音樂和時尚圈火紅起來。其貌不揚的Leigh Bowery,不去刻意美化自己,相反把自己醜化成別人眼中的異類怪物,他曾經說自己的出身並不屬於自然界,所以要抗衡社會眼中的自然定律,而行為藝術便成為他的發洩途徑,他透過自己設計的奇裝異服和化妝,深化對社會傳統觀念的不滿。1994年,他因愛滋引發併發症病逝,臨去世前,他說過最後悔的一件事,是和一千名同志有過不安全性接觸。雖然Leigh Bowery給人印象是戴著面具的藝術表演者,不過他生前和死前一刻,比好多人更坦白赤裸。別人眼中不正常的Leigh Bowery,其形象亦先後啟發了John Galliano、Alexander McQueen和Gareth Pugh這幾位時裝設計師。

 龍小菌和Leigh Bowery雖然都是戴著面罩表演,但Leigh Bowery令人舒服得多,相反,龍小菌的出現令我產生了一種抗拒感。她在臉書的自我介紹,有一句寫道:「她希望喜歡自己的人將焦點放在她的音樂上,你可以批評她的歌聲,但你沒辦法批評她的外表。」我想問,如果有人因為你的真面目而不喜歡你,這些粉絲不是不要也罷嗎?如果她認為別人會因為自己樣子才喜歡聽她唱歌,即代表她根本對自己的音樂和歌聲都沒有信心吧。歌聲可以赤裸,樣子卻要裝神弄鬼,正因為怕受到批評,如此不敢面對現實的歌手,其實同本地著名走音女子二人組合有何分別,人家「見樣不見聲」,她就選擇「見聲不見樣」。諗真,香港都幾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