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姐:Just Flirting = Just Kidding

姐係咁港


Sara跟一個男生已經曖昧了好幾個月,雖然每天都一定早晚報到,而且對話過界得很,但卻竟然從頭到尾連一次街都沒出過。等到天荒地老都未見對方有動靜,甚至幾次主動開聲提議見面,對方都總是模稜兩可地迥避。最後性急的她終於不顧面子,迫對方跟自己「攤牌」,結果那男生說:「我真係未Ready去開始一段正式嘅關係。我地咁樣得閒Send 吓 Message 都幾好幾開心呀,點解唔可以Keep 住Just Flirting?」

戀愛有兩個最重要的元素,一是心動,一是衝動。會開宗明義講到出口「未Ready」的人,其實一世都不會Ready。因為無論心動或是衝動,都只是靈光一閃,一開始沒有,往後更不會有。但朋友卻竟然幾廿歲人都不懂這些基本野,還天真地繼續這種無意義、無結果的文字調情,認為過一陣子大家就會走到下一步了。

曖昧的確讓人受盡委屈,而只存在於文字上的虛擬曖昧,委屈之處,就是連委屈的憑據及資格都沒有,因為一切,在實際生活中,基本上可說根本沒發生過。





其實對於本來就沒有心要認真戀愛的人來說,虛擬曖昧,只是平淡又無聊的生活中找點事來打發時間,就如女人逛街、男人打機一樣,只是一種娛樂消遣。簡單來說,就是「食飽飯冇野做,求其搵人Flirt 吓」,叫做返工、放工、等車、搭車,甚至是去開大時,有點細藝。
在這種關係中,認真的那位,就連兵都不如。因為做兵至少假假地都叫對女神或男神有實質的利用價值,可以藉著為對方付出而得到某種自慰式的滿足或快樂,或多或少可獲派一點軍糧。但純文字曖昧,是個見不了也觸不到的對像,孤寒得連應酬你的車錢及時間都不會付出。沒有共同去過的地方,也沒有一起做過的事,連想扮情痴重遊故地學人觸景傷情的機會都沒有。電話中沒聲音沒表情的文字和符號,就是僅有的所有。Sorry,Nothing More。

看著朋友在聚餐中對久未見面的好友們的生活分享心不在焉,反而機不離手地狂覆那個不過當她是人肉Siri 的男人,我由心生出一聲嘆息。

“Just Flirting”跟“Just Kidding”的意思其實根本無異。兩者,都不過是一些人無聊至極的廢噏而已。認真對待及回覆,是多餘,更是自愚,即是自己玩自己。

一個無所事事的人IX Flirt 你,而你理,這就是傳說中的嘥IX 氣。

(註:IX ,羅馬數字也,你懂的。)

港姐: www.facebook.com/hellomisskong










更多精彩文章:

塵話過:腳印

設計與美學:Bea Szenfeld 的時尚紙雕工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