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前燕: 社運女神

黑眼睛


談到奶粉、床位、雙非和自由行,Katrina一臉的不耐煩:你點解要咁歧視大陸人?I mean,點解要咁apathetic咁排外?

他知道,住在半山的Katrina不會感受到自小成長的屋邨商場一家家漫畫租碟小食麵包鋪文具小商店統統變成藥房金鋪的無奈,平日出入IFC的她也不會有一個叫王師奶的鄰居,日日係度呻買唔到奶粉排唔到學位。至於水貨客成災的上水,對她來說,更是個比非洲更遙不可及的世界。

You know,我果陣做volunteer,專程去咗Africa,果陣你做緊咩呀?你係度日日打機咋。

他知道,那一年,她跟在東莞開工廠的老爸拿了幾萬元去了趟非洲之旅,一邊騎著大象觀光和拿著獵槍坐吉普車,一面體驗著第三世界的慘況。而他,為了大學的生活費,卻只能窩在亞皆老街的街頭小店倒奶茶。

係咪我無讀過你果啲學院理論就連出聲既資格都無?我依家只不過係想捍衛我自己既權利姐。

Enough,她已經厭倦了這種無休止的爭吵,她覺得眼前這個去過光復上水、崇拜陳雲的男人很不理性,她不喜歡跟他餐餐屈係茶記食碟頭飯,不能接受他支持那個老師對著警察講粗口,更不能接受他分不出Jean-Paul Hévin與美心的西餅。

我地分手啦。

走出了廉價的茶餐廳,她打電話告訴那個來自第三世界國家菲律賓的工人今晚唔洗煮佢飯。一個小時後,她坐在中環那家叫Bombana的米芝蓮三星餐廳裡,一邊享受著白松露,一邊跟眼前那個叫Albert的新男友談論資本主義如何剝削工人。

拍張燭光晚餐的照片post上FB惹來上百個like,caption卻大談資本主義如何搾壓基層,這種既要社運道德光環,又要資本主義物質享受和虛榮感的做法,完美示範了甚麼叫口裡說不,身體卻很誠實。

看過楊漢群的文章「香港左翼正在自我消亡」,很值得香港左翼社運界一看。雙非、自由行、奶粉床位學位等等,已經不是一次半次,左翼要麼視而不見,要麼歪理連篇,還將批評統統以誅心論視之,撫心自問,你們跟你們口中所反對的獨裁專制政權有甚麼分別?

嘴巴大談群眾,卻連群眾最簡單直接的訴求都視而不見,還諸多藉口,這是甚麼左翼?群眾運動卻脫離群眾,還要把責任推到群眾身上,這算甚麼社運?到底這群自稱左翼的人,把社運當成是象牙塔裡的一場學術討論,抑或是更不堪只不過是一個小圈子裡博取道德光環的自high打飛機遊戲?

左派理論書裡有句老話: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值得左翼好好記住。


堂前燕:www.facebook.com/r1r.patpat



更多精彩文章:

塵話過: 說話

港姐: 淘金女跟老金礦的公平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