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志偉-「床前10分」七: 偷情的你在想甚麼?

不化緣

事情一定是這樣的,愈是難開口的,拖拖拉拉,結果被放到最後。在床上的關係,對話中,又怎能少得偷情的一對?!

記得自少看無記電視劇,來到偷情一幕,兩個人瞓在同一張床上,總離不開以下的對白:

1. 你信我喎,我係愛你架!我同佢係無晒感情,但係想過多兩年,等啲仔女大啲至離婚,咁佢哋會好受啲囉!

2. 我梗係鍾意你啦。但係XX佢係唔可以無咗我,如果得返佢一個,佢生活唔到落去架!

3. 雙老野仲未知我哋嘅事,不過好快,等我加重啲藥,好快我哋就可以拎埋啲錢遠走高飛架喇!

這種對白,萬變不離其中,大抵二人中,總有一個是壞人。然後為了錢,為了愛情,又或是只是逢場作戲,姦夫淫婦,總沒有好下場。

對,我們都喜歡叫偷情的人作姦夫淫婦;來到很現代的今天,當然是可以有姦夫淫夫,或者姦婦淫婦啦。


如果,那個原配是你的朋友,又或是似大多數人,都會支持正牌,一面倒地把偷情者當成壞人;就似是在街上,看見兩個人在追逐,後面那一個大叫:「截住佢呀!」的時間,人的直覺,前面那個定必會是壞人一樣。

可是真實的情況下真的是這樣,除了犯罪學家,我們有幾何去了解偷情者的心在想甚麼?

不要笑,這一點是重要的,在情感複習混亂的今天,有誰又可以擔保,不似一些寫信給我的讀者,被人追求,拍了拖一段日子,才知他原來已有女/男朋友,自己做了姦夫淫夫都未清楚。

上星期,我在FB請求網友們和我分享一些偷情時的想法:

網友D:「偷情的自責令自己突然沒有反應來,都不知如果幹下去!」

網友A:「中學時識咗個有老婆仔女,有次假期他們都不在,他邀我上去屋企做愛。瞓在他們的床,床頭仲掛著他們的結婚照。當時感覺好複雜,生理上好興奮但心裡好內疚,覺得佢老婆好可憐,亦覺得我們都好賤。之後與其他人偷情決不會在對方屋企。」

網友J:「每次和不同的人做,事後都覺得自己對不起老婆,但是就是這種罪惡感,刺激我繼續想出去。先旨聲明,我不是不愛我老婆的。」

從這兩段簡單留言,或者我們知道,偷情不容易,故能夠偷情,而中間沒有罪惡感地一直「幹」下去的,大約,他們對於原來的感情生活極度不滿,又或是心理上完全不覺得偷情是一回事;當然,我不排除有一種是似吸毒,似是網友J去追這一種犯罪的快感。

記得亦舒小姐小說中有一名句:「每個辦公室裡,總有一個老婆不了解他的男人。」

每個人生活中總有不滿的地方,但其實,不滿的不是事情本身,而是偷情者的心。

就似在《床前10分》故事〈同步〉中有這樣的一個偷情故事,一個暪著太太的生意人,一個暪著同居男友的空中少爺。無意中撞在一起,不談情,只是定期發生性行為。

對於他們來說,偷情可能只是一種調劑,一種發現自己存在的行為。可是他們似乎都忘記了,在他們得到偷情這種歡娛背後,是有一個人在他們背後,去提升愉情的快感。正如故事中的一句對白:「我忘了,他們也是有血有肉有思想感覺的一個人。」

這一課來到這裡,《床前10分》裡還有各式各樣的關係,一套戲,十段圍繞床邊發生的故事。你和你的伴侶有沒有一些在床上的故怪經歷,亦不妨和我分享。「床前10分」最後一篇:「床前10分」八結婚為了甚麼?

對近年,很多人結婚,很多人爭取同志婚姻。作為直人,除了「個個都係咁架啦!」之後,你有否想過自己為何要結婚?請來信告訴我。

當然,你有其他感情煩惱,可以繼續寫信畀我架,下星期三見!













































更多精彩文章:

可否抱緊我

阿呢漫畫:「星星」後遺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