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 號房」事件爆出後,這些人的反應讓不少網民大嘆「來生不做韓國女生」!

上個星期,韓國爆出最大型的性侵犯醜聞,有騙徒用不法途徑騙取少女們的個人資料和照片,並威脅她們拍下不同的色情照片、影片、甚至是各類型被性侵犯或涉及尿糞的影片,再利用 Telegram 分享給會員而獲取金錢利益,被稱爲「N 號房」事件。「N 號房」事件爆出後,讓大眾嘩然,雖然其中一位主腦 Choo Joo Bin(音譯:趙主彬)經已落網被捕,但因為案情嚴重,牽連受害女生有 70 多人,更有些是未成年的小孩,加上付費會員估計多達 26 萬,實在令人感到非常氣憤,因此有關此案在青瓦台的聯署已經有數百萬人簽署,社會傾向要求嚴懲主謀,以及公開所有 Telegram「N 號房」的會員資料。

目前,韓國警方仍然在調查事件當中,而「N 號房」事件爆出後,不同的派別都有為事件發聲,但這些人的反應卻讓人不禁為韓國女生感到悲哀。

延伸閱讀:震驚韓國的「N 號房」/「博士房」性侵事件,再次告訴我們當旁觀者是多麼可恨的一件事!

主腦趙主彬

正確一點說,趙主彬是屬於「N 號房」延伸出來的聊天室「博士房」的經營者,而「N 號房」的經營者「godgod」依然未落網。趙主彬所經營的「博士房」的內容不但有過之而無不及,他對於女生的傷害和侵犯程度,更是讓人咋舌,他會要求被害的女生在身上刺上「奴隸」、「博士」等字,把她們當成自己的作品。

趙主彬在落網後,從未對受害女生道歉,反而說了一句:

這一切無法停下的惡魔生活,現在感謝大家終於讓我停止。

這句話讓人感覺像是別人迫他犯案一樣,毫無悔意。在調查期間,趙主彬亦爆出很多可怕的真相。例如他表示,自己曾經收買女明星身邊的工作人員,希望能獲得女星們的偷拍照片;他亦曾經向會員表示,自己手持女明星出道前所拍的影片和裸照,以獲得更多金錢利益。據悉,當中涉及的女星包括 APINK 普美和女演員申世景,但據知最後負責偷拍的工作人員被發現了,所以未見有關的照片和影片流出。

另外,韓國警方又指曾經有聊天室的成員因為痛恨一位害他入獄的女生,因而出價 400 萬韓幣(折合約 2 萬 5 千元港幣)要求趙主彬買兇殺害該女生正在就讀幼稚園的女兒。然而,有關案件並沒有發生,警方正在循涉嫌謀殺的方向作調查。

早前,韓國明星朱鎮模的手機被黑客入侵,跟朋友的訊息內容被曝光,被發現內容非常露骨色情,當時更有指他的朋友就是人夫張東健,事件重挫兩人的形象。而趙主彬在調查期間就表示事件是自己的所為,不過根據警方所指,事件應該與趙主彬無關,他之所以這樣說只是在吹牛,為了抬高自己的個人名聲而編出來的謊話,可見他根本毫無悔意,不但不認為自己傷害了無辜的女生,更認為自己應該做更多,非常可恥。

聊天室成員

現在韓國社會大部分人的意見,都偏向嚴懲犯案者,亦要求當局公開有份加入 Telegram「N 號房」的所有會員資料,更有不少明星藝人公開發聲,認為所有看過「N 號房」內容的,都是加害者之一,沒有一人是無辜的。

在激憤的社會情緒下,不少疑似聊天室成員都紛紛上網詢問,

「假若我不小心加入了 N 號房,下載了影片,但現在已經刪除了 Telegram,會被懲罰嗎?」

「我認為自己沒有錯,我不就是付費看成人內容嗎?那些女生才是在發放色情內容的人呢!」

為了脫罪,有不少聊天室成員用盡各種理由為自己的行為作開脫,但要知道,「不小心加入 N 號房」是沒有可能發生的事情。首先,你要不小心註冊了 Telegram,再不小心得到了「N 號房」中成員的邀請,而聊天室的會員費用是要通過 Bitcoin 比特幣付費的,所以你亦要不小心註冊有關的帳戶,再不小心付費,然後聊天室的規矩是要求會員要不斷發言和提供自己所擁有的色情照片或影片,才能繼續觀看,所以你亦要不小心加入討論。這麼多巧合,真的合理嗎?說自己「不小心」加入聊天室,不是在挑戰人類的智慧底線嗎?

根據韓國媒體報道,「N 號房」有一個延伸出來的聊天室名為「臂章房」,是會員們專門把受害女生的表情造成表情包,再互相分享的地方。他們會把受害女生痛苦的表情,造成不同情緒的貼紙,再用在對話中。會這樣大費周章的「後製」受害者的照片和影片,到底心理要如何扭曲和變態到什麼地步才能做到?

事件爆出後,韓國有一位男子跳漢江自殺身亡,他在遺書中提到,自己並不知道事件會鬧成這樣,對於曾經加入「N 號房」感到很內疚,覺得對不起家人。竟然願意為自己做過的事情尋死,卻沒有在遺書上向受害女生們道歉,這是真的在反省自己的錯過,還是只是在逃避自己的罪行?

吳德植法官

除了「博士房」的趙主彬外,韓國警方還拘捕了另一位姓李的男性,他除了有份管理「博士房」外,自己亦開設了另一個名為「太平洋遠征隊」的聊天室,同樣是發放女生們被侵害的影片。當局最近就宣佈了有關案件的資料,負責的法官名為吳德植法官,卻旋即惹來了韓國國民的強烈不滿,紛紛到青瓦台聯署請願,要求更換法官。

吳德植是之前負責審判具荷拉控告前男友偷拍案件的法官,當時他不但輕判了崔鐘範,更硬性要求要看崔鐘範偷拍具荷拉的性愛短片,對於受害人具荷拉來說,絕對是造成了二次傷害。其後,在審理張紫妍事件時,吳德植亦輕判了有關的犯人。在處理一些偷拍者和在網絡分享色情影片的罪犯案件時,吳德植亦偏向輕判,甚至只是判處緩刑了事。所以,目前韓國社會上很多人都害怕「N 號房」案件交由吳德植法官審理的話,罪犯都會因此而被輕判,對於受害女生來說,肯定無法彰顯公義。

可幸的是,吳德植眼見聯署人數突破 40 萬人,亦不堪公眾壓力,主動提出請辭審理該案件,讓國民也安心一點。

「N 號房」事件或許正好喚起了韓國社會對於女性議題有著更多關注,事實上,女權主義近年一直是韓國女生渴望探討和宣揚的議題。其實男女平等並不是要把任何一個性別偏低而抬高另一個性別,而是人與人的相處貴乎互相尊重。假若韓國男士都懂得尊重女性的話,就不會再發生「N 號房」、偷拍、性侵等讓人聽到也感到難過的事情了。

延伸閱讀:
>「勝利、鄭俊英醜聞」懶人包!一文看盡有關事件詳細發展及更新!
>「不需要男人來豐富我的生命」-選擇不結婚,或許是韓國女生對自己的溫柔!
>彷彿由悲劇組成的人生:具荷拉的離去讓我們更清楚當女生的無奈和委曲!
>「這是當藝人的代價吧!」節目訪問留言給雪莉的酸民,才知道人性能如此扭曲!

Follow us on Facebook: fb.com/POPBEE
Follow us on Instagram: Instagram.com/POPB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