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SA 60 週年紀念特集・窺探 NASA 標誌的背後秘密

HYPEBEAST 專訪平面設計師 Joe Kwan 談論 NASA 標誌進化史!

近年由 NASA (全寫:National Aeronautics And Space Administration)作引發點的新聞、事件、電影與潮流單品卻確實有着有增無減的趨勢。說實話,這神秘部門的發展航道已進入了一個全新的紀元,在現今各位心目中,NASA 已不僅是美國一個只用來進行太空探索研究的部門組織,它是集結着未知、科學、時裝、設計、與陰謀論於一身的文化資產。

適逢本年是 NASA 誕生六十周年,HYPEBEAST 將為讀者們解構 NASA 在這本世紀以來對浩瀚宇宙的貢獻,以及其歷史背景與發展轉變過程,編輯部更邀請了與 NASA 進行聯乘企劃的本地鐘錶品牌 Anicorn 主腦作訪談,以平面設計角度來細說 NASA 的吸引之處。

THE HISTORY OF NASA・太空探索六十周年

NASA 的出現可追溯至 60 年代,當時世界政治環境正處於美蘇兩國冷戰時期,在太空競爭與軍備競賽的氛圍籠罩下,科技急速進步成為了世界的潮流趨勢。於 1958 年 7 月 29 日, 美國為了加速對外太空的認知與控制,第 34 任美國總統 Dwight David Eisenhower 簽署了《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法案》,成立 NASA 來取代前身的 NACA(美國國家航空諮詢委員會)。

直至1961年5月25日,第 35 任美國總統 John F. Kennedy 在演說中道出,「在 1970 年前,美國將會把一名太空人成功送到月球上並把他安全帶回來。」,正正是這一句話,直令美國全民將資金與精神投放於 NASA 的發展之上,而且更在 8 年之後,由第 37 任美國總統 Richard Nixon 實現了這人類史無前例的載人登月計劃。

“I Believe That This Nation Should Commit Itself To Achieving The Goal, Before This Decade Is Out, Of Landing A Man On The Moon And Returning Him Safely To The Earth.”

人類史上第一次載人登月任務擇日在 1969 年 7 月 16 日早上,運載火箭SATURN V 裝載著 APOLLO 11 與三名太空人,包括登月指揮官Neil Armstrong、登月艙駕駛員 Buzz Aldrin 與指揮艙駕駛員 Michael Collins 在美國東部佛羅里達州梅里特島的甘迺迪太空中心(Kennedy Space Center)等待升空指令,直至 9 時 32 分正式發射,此刻成為了太空史上最重要的一刻。四天之後,7 月 20 日 20 時 17 分,登月艙 Eagle 成功降落在月球的寧靜海,太空人 Neil Armstrong 首先走出登月艙,成為踏足月球的第一人。

That’s One Small Step For Man, One Giant Leap For Mankind.

直至 1972 年 12 月,人類太空史上最後一次登月任務 APOLLO 17 完成後,NASA 突然對世界宣佈,因為資金緊絀的問題,將立即放棄所有載人登月計劃,從此之後,至今 46 年來也沒有其他載人太空飛行器進入過月球軌道或登陸月球。雖然登月計劃告終,但其餘的太空任務與測試依舊進行,當中於 1981 年至 2011 年間的穿梭機計劃「Space Transportation System,簡稱:STS」便成為了這三十年來最多探索外太外的任務,但最終也在 2011 年 7 月 21 日由「STS -135」任務謝幕,當穿梭機亞特蘭蒂斯號返回甘迺迪太空中心(Kennedy Space Center)並著陸後,便標誌著美國穿梭機時代正式結束。

HOW NASA BECAME A MYSTERIOUS DEPARTMENT・登月陰謀論

然而在這三十年間,「美國是否真的成功登月」,這個疑團成為了各太空迷的考究課題之一,而最具話題性的當然是 NASA 有否偽造 Apollo 11 號登月的照片,不少研究者也指出當年美國其實是為了能夠在太空競賽中得到領先優勢,與知情者偽造、竄改相關的資料,從而企圖誤導社會大眾相信美國登月的事實。亦有另一說法是,當年 NASA 的登月片段是由二十世紀殿堂級電影大師 Stanley Kubrick 所拍攝,皆因他的作品《2001 space odyssey》正正是在登月前一年(1968 年)上映,時間上的巧合以及最終登月片段中種種被受質疑的問題,成為了太空界的一大迷思,那美國是否世界上第一個踏足月球的國家,那信不信由你了。時至今天,NASA 依然被一塊神秘面紗籠罩著,反而令人更加沈醉於這般撲朔迷離的氛圍之下,讓不少品牌與單位也以它作為創作的靈感泉源。

NASA LOGO EVOLUTION・徽章進化史

談及 NASA 最令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地方,其顏色設定與徽章圖案設計絕對是廣為人知的元素,紅藍兩色除了能彰顯美國主義之外,白色的選用也是刻意為了對抗漆黑太空環境而設置的,但原來在這 60 年間,NASA 也曾為徽章進行過重繪改革,當中亦有不少背後封存的真相。

1959 年 NASA 正式成立,取締了以往的 NACA,那理所當然地,部門的徽章也必要進行重新設計,當時 NASA 的徽章設計交由 Lewis Research Center(劉易斯研究中心)的研究報告部門負責人 James Modarelli 進行繪製任務。James Modarelli 首先為 NASA 設計了官方標誌,這正統的「NASA Seal」專門運用在頒獎典禮與儀式之中,整體的設計上也來得相當正規,圓形為基礎,中心可看到黃色與白色的球體在銀河系之中,黃色球體外圍更注入一顆圍星與軌跡作點綴,而且更有代表着航空學的紅色飛翼符號,外圍並寫上「U.S.A. NATIONAL AERONAUTICS AND SPACE ADMINISTRATION」。

經過一年後,James Modarelli 再次被 NASA 邀請設計師多一款常用的標誌,James Modarelli 便以「NASA Seal」為基礎進行簡化,將星球刪去,只留下星空、圍星軌跡及紅翼符號,並且在圖案中心注入「N-A-S-A」一字,而這圖案就被命名為「Meatball」。

這深入民心的「Meatball」在 16 年間成為了 NASA 代名詞後,於 1975 年,美國政府頒布國內所有政府部門也需要重改自家的標記,NASA 找來了美國 Danne & Blackburn 設計公司把「Meatball」進行改革。在 70 年代,世界圖案設計大趨勢也流行着一種簡約卻散發著未來氣息的設計氛圍,簡單的線條與幾何圖案讓大眾容易記起, 而不例外地,Danne & Blackburn 最終便為 NASA 設計了「Worm」。

正當大眾也認為「Worm」的設計風格很合適 NASA 之際,但反觀原來 NASA 當中的員工並不是太滿意,或者可能是「Worm」不是由 NASA 員工設計的。無奈地於 1992 年,「Worm」完成了 17 年的使命,正式退役,NASA 的新主管重新以「Meatball」作為 NASA 的官方標誌,更沿用至今。

Interview with Anicorn founder — JOE・以平面設計談論 NASA 標誌

10 月中的時份,本地腕錶品牌 Anicorn 為了慶祝 NASA 六十周年,破天荒地與 NASA 進行了聯乘企劃,作品僅限量推出 60 枚,以品牌中散發著未來感的轉盤時分系統,讓腕錶一夜間成為了鐘錶界炙手可熱的單位。本回 HYPEBEAST 便找來了 Anicorn 的主理人兼平面設計師進行訪談,解構為何會與 NASA 合作,以及從設計角度談論 NASA 標誌的轉變。

Anicorn 為何會與 NASA 進行聯乘企劃?

這個構思其實在兩年前經已萌生,當時看到一則新聞報導 NASA 發現了一顆衛星與地球很相似,並聲稱在若干年後,人類很大機會能遷移至那星球生活,而這顆衛星便是「Kepler-452」。湊巧地當時正在設計全新錶款,當發現這新聞後,便覺得以太空為設計概念將會相當有趣,便創作了這款同樣以「K452」命名的系列。

在「K452」的設計理念中,錶身的輪廓、細節、物料及配色也是來自各種太空元素,讓它化成一種設計的技巧,而不是只將月球的表面印在錶盤之上。直至一天,我們將這個「K452」的計劃放到 Crowdfunding 中,竟然有一位在 NASA 工作的人員回覆,而這位正是 NASA 「Kepler-452」任務的主管。

直至剛過去的 9 月,得悉本年是 NASA 誕生六十周年,大膽地以「K452」機種為本,繪製了 NASA 版本的平面設計圖,最終竟得到了 NASA 的許可認證,一個月後,「ANICORN x NASA – 60TH ANNIVERSARY LIMITED EDITION」便正式上架。

於平面設計層面上,對於 NASA 的標誌有何看法?

一直以來,也會參考不同的 Style Guide 來擷取靈感,當中這本由 Richard Danne And Bruce Blackburn 編製的「THE NASA GRAPHICS STANDARDS MANUAL」就是其中之一。皆因在平面設計師的概念中,我們在創作一個全新的標誌時,有一點是必須留意的,就是「以最少的處理,但應用到最多的地方。」,這就是最合乎規格的標誌。

最值得一提是,「Worm」這個標誌最厲害的一點是整個設計系統,它能應用到不同範疇之中,大至一台火箭,小至一封信函,而且識別度相當高。例如在火箭上印有「Worm」標誌,在遠距離也可看到,就算不同比例的設計也不會影響整體的視覺效果,但反觀如果是「Meatball」的話,它便難以運用到所有元素之中,加上整個標誌的感覺也只是將不同關於太空的元素拼湊,少了一種平面設計的氣息,「Worm」的另一可取之處,是其簡約俐落的線條配上單色,在製作刺繡徽章之時也能縮少生產的時間。

在我而言最可惜的是,沒有想過這前衛的部門竟然會走回頭路,放棄了這劃時代的「Worm」,重新以「Meatball」作為官方標誌。

PHOTOGRAPHER KEITH HUI/HYPEBEAST

.

更多文章:

作者揭露為何 Nick Fury 死前一刻才聯絡 Captain Marvel 前來救援

實體大崩壞!Mister Donut 日本期間限定「Pikachu 甜甜圈」引發網民熱議

HYPEBEAST
Facebook@HYPEBEA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