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井:唯有遺憾可以刻骨銘心

「沒有什麼是長長久久的,

唯有遺憾可以刻骨銘心。」

最近看了數集電視劇《‪‎EU超時任務》,沒想到,劇中有一位角色——威爺——讓我深受感動。

威爺的愛妻芷澄患了末期癌症,將不久於人世。但上天給了一個「殘忍的希望」他。某年四月四日零時,威爺在被落雷擊中的電塔旁,誤進了時空蟲洞,穿越了時空,回到了三日之前。

自此,不管他已經有多熟悉那三天的「流程」,生命有多枯燥,親歷過多少次相同的生離死別場面,他都堅持在四月四日零時前,趕到‎時空電塔,回到三日前。甚至,為了確保自己能夠順利穿越,他埋沒掉自己的良心,對明知會發生的惡事置若罔聞。他一直殫精竭慮,為的,只是繼續待在那三天中,跟愛妻「永不分離」。

在男女主角因蝴蝶效應而誤進時空蟲洞前,威爺已經穿越過近一百次了。後來,威爺漸漸變得世故、奸詐、狡猾。有一次,女主角在穿越時,因為急於拯救自己的父親,催逼了威爺中斷與妻子的對話,要他放下私務,專心工作,沒想到,這一聲呼喝卻觸發了「蝴蝶效應」,導致芷澄意外身亡。這宗意外令威爺變本加厲,更加痛狠所有攔阻他和愛妻「平安無事」地「幸福」下去的人——包括男女主角。他變得更加不像自己。芷澄也發現了,從那天起,威爺的內裡住了一隻惡魔。

‪ ‎威爺不敢告訴芷澄真相,他害怕妻子會因而心痛難過。他默默地承受所有委屈。好長的一段時間,始終沒有人能夠體諒他。還記得有一幕,他憋悶得在廁所痛哭,哭得呼天搶地,我也禁不住隨他哭了。

我也幻想過,如果最愛的女子有什麼意外(我會學習正面一點),上帝給了我機會,讓我得悉穿越時空的秘密,我也應該會毫不猶豫地不斷回到過去,並且盡可能地鏟除一切攔阻我的人、事吧。像劇本中的威爺一樣,這就是上帝給我的性格設定啊,真沒辦法(笑)。

在威爺的最後一次穿越(他沒有預計那是最後一次)中,芷澄很早便發現威爺的異樣。她心裡清楚,他生命中最不能承受的輕,就是她自己,能讓他那麼憔悴失形的,也只有她自己了。所以她堅定地跟威爺說,叫他要尋回昔日的自己,不然無論他們在一起多久,他能為她作再多的事,他們都不會感到幸福。她還說:「沒有什麼是長長久久的,唯有遺憾可以刻骨銘心。」

對啊,遺憾從來不會是100%的差。它有它的美。

美國當代最偉大的藝術家之一,賈斯培‧瓊斯 (Jasper Johns),在2004年於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辦過一場名為《賈斯培‧瓊斯:遺憾》(Jasper Johns: Regrets)的小型展覽,用以悼念歲月為他帶來的遺憾——失去至親、被最信任的人出賣、虧欠了愛人……瓊斯沒有確切地闡述他所遺憾的事情,他只用藝術去透露。

其實早在1967年,因為看過哈萊姆區 (Harlem)的某面石板圖案,瓊斯已經有了要辦一個以「遺憾」為主題的展覽的念頭,他後來甚至弄了一個印著「Regret」的印章,按雜誌《芭莎藝術》的說法,瓊斯常有意無意地「把遺憾藏在畫中」。直到2012年,當他看見盧西安‧弗洛伊德 (Lucian Freud) 的一張盡展疲倦或絕望的照片後,他大受觸動,但更讓他激動的,是這張照片缺了的一角,這「聊勝於無」於的遺憾,讓他切切實實地找到一種千古以來藝術家必須正視的殘忍的美。

也許遺憾總會帶來些許痛楚,但沒有遺憾,人生又確實缺少了真正讓我們深刻的回憶。真可恨啊。

———————————————————-

若你喜歡我的文字,歡迎追蹤我的FB/ IG:
崩井:Soulswell

徵稿/合作/查詢SOULSWELL8@GMAIL.COM


2015傾情書作:

《我們總是無法好好說再見》(https://goo.gl/D8RQM3)

《從此,我們不再是我們》(https://goo.gl/fisWqS)

———————————————————–

作者: 崩井 (https://www.facebook.com/soulswell

Instagram: soulswe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