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井:我的幸福不能沒了你

如果我的幸福中沒有了你,或者說,
你的幸福中不再有我,
我又怎能真正地感到快樂呢?


在《EU超時任務》中,另一位令我深受感動的角色,是由王浩信所飾演的關鼎名,即觀眾所熟知的「渠頭」。


這個角色既貪慕虛榮,卻又孝順善良;既吊兒郎當,卻又情深款款;既詭詐刁鑽,卻又愛恨分明,再配上神秘的臥底身份,形象立體,演起來毫不簡單,但王浩信以精湛的演技,把那叫人又愛又恨渠頭演活了。

可能不少人心裡也暗罵過渠頭蠢吧。在這個年頭,堅持去捕獲一個不愛自己的人的心,大抵會被說成是一件蠢事。

為了彌補自己昔日對Joyce的傷害,渠頭一直勞神費財。有一次,他還為了討好Joyce,在街頭穿上高跟鞋起舞,他毫不介意圍觀者的目光,他的眼中只有Joyce,一心討她歡心,望她回心轉意。


甚至在當臥底期間,他仍為了賺更多的錢去「贖罪」而多次以身犯險,只是,Joyce並無為之所動。在某次穿越中,Joyce還在渠頭面前跟某富豪暗送秋波,後來自然隨了該富豪去偷歡,拋下獨自心碎的渠頭。

直到Joyce被富豪甩掉,在頂樓陽台圍牆上飲酒危立,裝作尋死時——但她實質為的,只是利用渠頭對她忠誠的愛,去確認自己是仍然有魅力——渠頭才徹底醒悟,並毅然將她推下圍牆(圍牆外還有一片平台),以示一刀兩斷。

但將及時她推下,也是為了保護她,以免她醉後失足墮樓。面對如此的木石心腸,渠頭終於沒有後悔,即使在最後一次穿越,也堅持為Joyce擺平債款。


如此情深,奈何無份。

個人認為,見證過這一切的Madam Ling(朱千雪飾),就是從這幕起,發現自己真正地喜歡上渠頭。他感動不了Joyce,但感動了Madam Ling。

有時錯過,也不一定就是錯誤。但有一件事情是可以確定的:沒有一場幸福,可以延續到永恆。

如沒算錯,渠頭和Madam Ling一起穿越了六次。你可能會想:啊,說得那麼深情,原來不過是十八天。但是,兩個人只需要一起經歷生死一次,便足以難忘一世,而在那十八天中,他們每天都經歷著觸目驚心的事情。而且,缺乏親人、朋友、摯愛的理解,(除了筲箕和威爺外)他們只能互相扶持、慰藉。那十八天中,就算再孤單失意,甚至幾乎喪失理智也好,他們也是對方最忠實的戰友,多次出生入死,互相解救,感情能不深厚嗎?

後來Madam Ling發現了男友出軌,加上自己對渠頭暗生情愫,她終於開始發現渠頭的好。在某次穿越中,他們被威爺設陷阱困住。渠頭二話不說,即使撐到筋疲力竭,掌心出血,他仍嘗試攀出陷阱,以替Madam Ling拯救(原本)命中注定那天要死的父親。因為處理失當,洞口的雜物傾倒而下,他又挺身替她擋住,說:「這當然要由男人去擋!


是正常女人都會(至少有些許)感動的吧。


還有一回,當渠頭知道了Madam Ling要去和黑警同歸於盡,他便用設計鎖住Madam Ling,用錄下的影片跟她說:「你對我來說很重要,因為你是一個讓我改變的人。你像天使一樣救了我,你讓我重拾笑容,你教會我一件事,如果我真的愛一個人,我會用盡全力去保護她。


說到這裡,他已經眼泛眼光,接著他哭著說最後一句:「只要你記住,在你這輩子裡,有我這個人曾經出現過,我就會滿足了。」說完,他便去跟黑警拼命。幸而,他活了下來,只是遍體鱗傷而已。

然後,他們賺到了一輩子中最幸福的一天。這一天原來並不存在,這是他們用血汗,用不怕死的決意去賺回來的。他們打算在度假屋的湖邊野餐,開營火晚會,恬靜地倒數這個原本是荊天棘地的4月3日,並約定要把所有的不快,留在這天,並要一起將所有的快樂,帶去4月4日。

幸福,有時真短暫得叫人心酸。

夜裡,黑警之子郭尚正拿著機關槍,駕艇而至,誓要替父報仇。本來要逃,但渠頭不幸大腿中槍,所以他們勉強地躲進了度假屋。一念之下,Madam Ling,使計鎖住了渠頭,最後引爆石油氣,惟願渠頭能幸福地活下去,並且,也算是替自己一手搞出的爛攤子親手作個了斷。

渠頭猛然破鎖,但這時Madam Ling已經命懸一線。他擁著她痛哭,哭得見者心痛。半死的Madam Ling用最後一口氣說:「渠頭,你答應我,你不要回去…你自己回去會很痛苦,到時我不會記得你……你記住,你要將所有開心的事,帶到4月4日,知不知啊…..」然後她便斷氣了。

只見渠頭這時已經哭得五官扭曲。

為了能讓「Madam Ling」凌晨風(朱千雪飾)復活,渠頭不惜忍受被世界遺忘的寂寞,回到過去。不是嗎?其實只要最愛的人遺忘了我們,大多數人便會認為,全世界都拋棄了自己。

第一次再相遇時,渠頭幸福得比自己想像中更心痛。幸福,因她活著;心痛,因她的記憶中不再有「現在的他」。

渠頭情難自禁,定晴地注視著Madam Ling。但Madam Ling果然不認得他。她用以往那凌厲凶狠的眼神盯著他,反問他為何緊看著自己,是否忘記了之前的爭執。這時他才強顏歡笑地說:「Madam Ling,我怎麼可能忘記你,你化了灰我也認得你。

說者情深,聽者卻無意。


還記得渠頭為了Madam Ling,而跟黑警玉石俱焚前的一段話嗎?——「只要你記住,在你這輩子裡,有我這個人曾經出現過,我就會滿足了。

只要能被最愛的人記住,他願意死。但現在他們都安然活著,而她卻完全忘記了和自己經歷過的風雨,他又怎能承受得住?

在夜裡,渠頭拿著Madam Ling的照片說:「就算你不認得我也好,就算你見我前面憎我後面也好,我都沒有告訴任何人我回到過去。因為見到你,我已經好滿足了。對,的確有少少委屈,但我撐得住啊!

好一段謊話。

畫面一轉,他便又再號啕痛哭。他還因為太思念她,所以忍不住跑到她家找她。被錯愕的她趕走後,他終於對自己說了一句誠實話:「你什麼都不記得也好,但我不能裝作不知道。

4月3日凌晨,他又跑到她家前的小花圃,獨自倒數這天的過去。他們原本可以在篝火前,一起迎接4月4日,但一切已成遺憾。

   

獨自倒數完後,Madam Ling突然出現。

   
大概許多觀眾也會以為TVB會以一個HAPPY ENDING結束此劇,但劇組在此只留下了一個懸念,就是渠頭送給Madam Ling的訂情沙漏項鍊,竟然違反常理地穿越了時空,並被Madam Ling拾起。Madam Ling拾起它後,沙漏倒流,此時她嫣然一笑。故事便算終結了。


我印象中,劇組編輯接受訪問時說,想留下懸念。


但其實拍了這一幕,還算什麼懸念?以Madam Ling剛烈的性情,加上(從未穿越前)她對渠頭的憎恨,她又怎會因為一條(突然拾到而莫名其妙的)項鍊,而對渠頭笑得如此婉約動人?而且沙漏倒流,不就象徵著有什麼事情逆轉了嗎?


換言之,在結局中,Madam Ling一定是重獲了一直穿越時所締造的幸福回憶了。

然而,劇集結尾卻又多了一段渠頭說的獨白。從這段獨白的語氣和內容可以推斷,Madam Ling最後還是沒有記起他們之間的回憶。說實在的,這段勸喻世人式的獨白是挺多餘的。情況就像我這一類的作家,總愛在文章尾段,加一節人生道理式的總結,又累贅,又破壞美感,寫得不好,還可能導致前後矛盾。

這世上的確沒有永恆的幸福。只是,我們不能因此就放棄追逐它,我們應竭盡全力,在(我們所認知的)時空上剜出更深更長的痕。感情可以漸而減淡,回憶可以被淡忘,愛情可以成為遺憾,但如果什麼都不去爭取的話,你便從來沒有真正感受過這個世界的美,你的一世,便只被空虛和孤寂填滿。你真的願意這樣過活嗎?

如果有一個人能夠給你幸福,你又想過,你也可以讓他過得更幸福嗎?

———————————————————-

若你喜歡我的文字,歡迎追蹤我的FB/ IG:
崩井:Soulswell

 

徵稿/合作/查詢SOULSWELL8@GMAIL.COM


2015傾情書作:


《我們總是無法好好說再見》(https://goo.gl/D8RQM3)

《從此,我們不再是我們》(https://goo.gl/fisWqS)

———————————————————–
作者: 崩井 (https://www.facebook.com/soulswell
Instagram: soulswell
圖:TVB《EU超時任務》劇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