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奕迅《阿怪》
    Style
    OLO Magazine

    陳奕迅《阿怪》

    人生究竟應該讓別人看起來活得很精彩,還是只要自己覺得精彩就夠?大概每個人的答案都不一樣,但肯定的是,選擇前者的人比後者多。我們總覺得得到別人認同才是真實的成就,自話自說不過是一種自大。但其實,名成利就不過是快樂的一種,何不想想更多自己能掌握的快樂? ___________________ 活過不白過 Follow us on IG:https://bit.ly/2yjkquY ___________________OnlyLiveOnce OLOquote

  • 最怕男人穿Moncler  想有魅力要學穿cashmere
    Style
    OLO Magazine

    最怕男人穿Moncler  想有魅力要學穿cashmere

    「我害怕對秋天剛上市的藕色毛衣完全沒有衝動的男人⋯⋯我害怕只會整箱整箱買紅酒卻從不補充用完了的咖啡粉的男人。我害怕水未滾就把火鍋食材丟進鍋裡的男人⋯⋯」 - 《購物日記》,寫的是女人許舜英,但一個對自己有要求的男人,大概也會明白這些害怕。男人從來不是要有什麼潮流觸角(Wyman除外),而是要懂得優雅,就像⋯⋯一個穿上深藍色茄士咩冷衫的男人⋯⋯ 人越長大,貴精不貴多你會選哪一個男人?對不起,到今天我還是接受不了穿了像筋肉人的羽䘬,哪管那是一件Moncler,總之肥腫不分;最怕還是一街都是,像穿了制服上班。其實,若要兼顧時尚度與保暖,茄士咩羊絨是一個既humble又時尚的選擇,保暖度高是功能上的洞悉;觸感柔軟則是對細節的執着,更重要的,是一種優雅的時尚。 事實上,正是人越長大,越知道買衫貴精不貴多。以前買衫,款式先行,又追趕潮流,人有我有,結果,大多穿上一季便束之高閣;且不說品味,也非常浪費,雖然我不是環保膠,但想起自己丟過的衣服,真的覺得對不起地球。現在,只挑選質料上乘的,顏色穩重大方的,剪裁更講究細節的;那麼,若你穿過一次茄士咩,我肯定你回不了頭 ,只因那種柔軟和舒適,自己摸上手也會偷笑。圖片來源:@Nadaam.co或者,你會覺得茄士咩價錢太貴,但要是知道茄士咩的出處你便會重新思考。茄士咩其實是羊絨毛,取自山羊內層絨毛,山羊可以抵禦嚴寒的氣候都是靠它!茄士咩纖維一般 14-30 微米,如果纖維夠長又夠幼,造出來的冷衫便不易變形和更耐用,也就是它富光澤感和彈性、最不易起皺的原因。另外,羊絨毛纖維越幼細,製作紗線時也需要更高技術要求以防止折斷,這也是令茄士咩售價昂貴的原因之一。 一試變知龍與鳳簡單一件茄士咩加一件西裝褸,就算你沒有碧咸的外貌也會變成碧咸。話說回來,其實自從U記、H記、Z記等fast fashion品牌興起,茄士咩已不是遙不可及,一般一千數百已有交易;但質量還是有分別的,挑選時除了看標籤,還要直接親手觸摸冷衫,感受是否柔軟順滑。身體最誠實,也嘗試輕輕握皺,看它放手後易不易回復原狀,都是一個指標。一試變知龍與鳳。 最後,一個較少人知道的是茄士咩是越重越好,之前講過,羊絨毛得來不易,重一點的正是羊絨毛越多,自然越貴呢。講真,香港的冬天不是嚴寒,一件茄士咩一件西裝褸便保暖得游刃有餘,時尚得來優雅,亦更見品味。 撰文:郭晞雅 網上圖片

  • 近50%員工不喜歡同事萬歲 覺得不吃也罷
    Style
    OLO Magazine

    近50%員工不喜歡同事萬歲 覺得不吃也罷

    「阿頭,我哋叫外賣珍珠奶茶呀,你飲唔飲?」 「正喎!今次我請大家飲吖!我要水果茶少甜。」 「少甜都有80%糖㗎,你減緊肥,幫你轉走甜算啦,落單!多謝阿頭!」 結果我得了一杯甜度有30%的微甜水果茶,ok,我好滿意!咖啡又好,珍珠奶茶又好,找個方法請下屬一餐,算是獎勵他們辛勞,或是與眾同樂也好吧!換來即時的高興換着在上一份工,真的不會這樣「萬歲」請下屬吃下午茶,倒不是孤寒到連一百幾十元也不捨得花,而是那時慣了一頭栽在工作中,根本沒有跟下屬輕鬆一下的意識,加上那時有一個由全組同事夾錢搜羅零食的零食corner,要裹腹或口痕就自便吧!萬歲請食tea不是這回事,因為大家吃的不僅是那個下午茶或零食,更是在吃一種關係,特別是當下屬即刻高呼「老細請喎,即刻加底烘底叫特飲,總之食盡你」,其實這是值得開心的一回事,因為這代表同事們不僅欣然接受我的誠意,更會因此吃得開懷。為每個人多花十塊八塊錢就換得大家的即時高興,很抵吧! 要跟下屬建立友善關係,除「萬歲」外還有很多方法,不過一般來說,「食」是容易打開大家心窗的方法。你不介意 不代表人家接受 萬歲請下屬吃好東西不是每天都要做的事,間中豪氣一點對上司來說實在不算甚麼問題,倒是同事們是否願意接受自己的恩惠,更是值得留意。「老細請都唔制?有冇可能呀?」的確,有人是會這樣的。記得以往曾與另一組下屬共事,那時大家說不上面阻阻,但關係亦稱不上是融洽。有次聽到他們在偷偷摸摸地沒預我一份地點下午茶(明明公司是Open Office設計嘛,怎偷偷摸摸),我便提議不如由我請客吧,怎知他們卻說:「唔係幾好嘅,唔使啦!」然後便尷尬的繼續點餐。其後看着他們靜靜的在吃,我倒沒尷尬,只是在想:明明同事們一起吃下午茶該是很高興的事嘛,為甚麼要吃得這麼低調、沉默呢?然後再想到,這狀況就是我們關係的縮影吧!連上司請客的好意也拒絕,就知他們與我的關係當時有多疏離。 這次之後,我便多提點自己要跟下屬拉近距離,就算不是做那種連私事都可隨便講的上司,也希望可跟他們多點閒話家常,讓大家不會只得工作上的聯繫,而間中再來一次「萬歲」,就是令大家再開心一點的小秘技吧。當然,總不能只藉「萬歲」來跟下屬建立良好關係,日常的合作、指導才是與下屬建立真正良好關係的關鍵,但除那些正經的交流外,跟他們在餘閒時說說笑笑,也是令大家可在職場開心相處的好方法呢! 作者簡介:文繞途 現職企業初階管理層,唔算醒目,叫做捱得,不介意行冤枉路,只求找到適合自己走的職涯路。圖片來源:Unsplash、Pixabay

  • 《擺渡人》
    Style
    OLO Magazine

    《擺渡人》

    有些事情,只有當事人才知道。 無人探討,不代表沒發生過,只代表它不應該或不被容許發生。___________________ 活過不白過 Follow us on IG:https://bit.ly/2yjkquY ___________________OnlyLiveOnce OLOquote

  • 台灣的離婚率亞洲第一
有離婚公司專辦告別典禮
    Style
    OLO Magazine

    台灣的離婚率亞洲第一 有離婚公司專辦告別典禮

    「我認識他兩秒就愛上了他,而我會繼續愛他,即使,現在看來已沒有什麼意義⋯⋯」這是電影《Marriage Story》中,女主角Scarlett Johansson在踏入離婚之際所寫下的一些對「前夫」的感受。(她問,未婚夫叫fiancé,那麼即將離婚的又有沒有一個稱呼呢?好像沒有。) 讓親友見證我們的結束和開始沒有意義,doesn’t make sense,因為都離婚了,但即使今後無法以夫妻之名共同生活下去,那個曾經伴自己走過許多路的人,是無論如何都不會變成一個普通人。我們必然會繼續以另一種方式去愛他的。就像戲中的他頭髮長了,仍然是她幫他剪;他的鞋帶甩了,仍然是她去幫他縛。如果兩個人之間的愛不能以婚姻的模式來實現,離婚然後以另一種方式延續,為何不可?只是在很多人的眼中,仍然是「結」才是喜慶、值得被祝福,而「離」則是一件羞愧和失敗的事情。在台灣,竟然有一對離婚夫婦搞了一場告別典禮,邀來律師、朋友、親人見證他們正式簽署離婚協議書。搞笑的是,這場典禮由一個叫「85010離婚法律服務平台」主持,「85010」-「幫我離一離」,暗藏律師們鼓勵女性的用意。事實上台灣的離婚率排名亞洲第一,全球第三,但女性所面對的壓力極大。在《他們都說妳「應該」:好女孩與好女人的疼痛養成》一書中,也記錄了好些女子覺得自己「不該」離婚的心態。有孩子的,親人質問女子,外人將會用什麼目光看孩子?丈夫有外遇的,旁人又會說男人逢場作戲,玩完自會歸來,甚至批評是否女人太強、沒有做到溫柔體貼的角色這等說話。一句句外人的意見,為女人帶來無窮壓力,即使簽得了離婚書,心中的愧疚和壓力揮之不去。當中還提出了一個重要的想法,很多女性會視「已婚」和為人妻子的身份為自己的權利,甚至是一個成為社會主流的重要人生一步,並排除了成為社會失敗者的重要身份。卻沒想到勉強的幸福,根本不是幸福。 在台灣那場告別典禮中,離婚男子說:「未來我們不再是夫妻,卻會是最好的朋友!謝謝你出現在我生命中,讓我不再孤單,並且成為了更好的人。」離婚女子說:「我們希望能讓人們知道,離婚不是一件不能拿出來討論的事情。離婚代表一段關係的結束,是另一段關係的開始。」從來,結束就是開始。 撰文:NeiNei 圖片來源:《婚姻故事》

  • 《奇蹟補習社》
    Style
    OLO Magazine

    《奇蹟補習社》

    《奇蹟補習社》講述女主角由成績包尾、不被看好的辣妹,遇上熱血升學補習班老師,經一番鼓勵和努力,最後在一年內考上名牌大學。劇情固然勵志,但更多是主角有村架純如何在旁人眼中不被看好,飽受壓力至崩潰再重新出發的戲份。生活上時常在不同範疇感到壓力,感覺份外煎熬,其實也可把壓力想成是自己的能力,正因有做到的自信,才不想錯失成功的機會,沒壓力才是最可怕的事。 ___________________ 活過不白過 Follow us on IG:https://bit.ly/2yjkquY ___________________OnlyLiveOnce OLOquote

  • 零相關工作經驗    23歲女不怕老闆成KKday區域總監
    旅遊
    OLO Magazine

    零相關工作經驗    23歲女不怕老闆成KKday區域總監

    23歲便成為跨國初創東南亞區域總監,26歲毅然放棄高薪厚職裸辭;其實,早在二十多歲大學未畢業便開始創業。但她強調 - 我,一個平凡九十後香港女生,沒父幹,屋邨學校長大,香港大學畢業,有的只是踏出舒適圈的勇氣。嗜好也不是數銀紙。小妮子的名字叫梁佩珈(Rebecca),最近更出版了一本書,書名叫作《勇敢,就能擁抱世界》。 舒適圈的終點,就是你人生的起點 不諱言,若在書店看到這個書名,我是毫不感興趣的,只因那大多是什麼成功人士大財團高層高高在上鼓勵香港「廢青」要放眼大灣區放眼世界的職場天書或心靈雞湯,但當我知道Rebecca半年前放棄高薪厚職裸辭去寫書,我由衷地想學她的「勇敢」,至少,她真真正正坐言起行。她在書中引用電影《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的一句:「舒適圈的終點,就是你人生的起點 」(Life begins at the end of your comfort zone.) 因為貪玩,所以創業Rebecca說話很快。「小時候,老師給我最多的評語是:話速太快。」Rebecca搶着笑說。可不可以介紹你的工作軌跡?「不,不,不,不如我從大學創業說起。」她準備充足。大學時,當其他人熱衷上莊或參加學會時,Rebecca已經嘗試創業,因為貪玩。「我熱愛旅遊,大學時已常常走堂去旅行,一年至少五至六次。要去旅行,就要賺錢,於是便要搵錢。」抱着大無畏的精神,開了第一家營銷公司,為中小企提供入學生市場的營銷方案。因為,她知道自己最有價值的地方就是學生網絡。Rebecca 熱愛旅遊,因為想去更多地方,所以更要搵錢。 一試又何妨?之後,因為創業認識了「初創」的人,發現初創的天空無限大。「做初創,由0到1 ,可突破慣性思維,也可發掘無限可能。」之後,因為一些技術原因,沒有再做,卻埋下加入KKday的伏線。「之前講過,我愛旅行,亦醉心初創,畢業找工作便在Google打入 “travel + startup”,Google大神彈出的正是在台灣起家的旅遊初創KKday「東南亞商務拓展」。」其實Rebecca毫無相關的工作經驗,她主修Sociology。「但一試又何妨?」結果,面試令人印象深刻,天不怕,地不怕,一擊即中。Rebecca發現初創的天空無限大,因而在找工作時主力瞄準初創公司 怕老板有牙?關於工作,Rebecca沒有自吹自擂,只簡單地說半年升為地區總監,一年後再升為東南亞區域總監,「那是因緣際會,startup的hierarchy不是太複雜。」Rebecca謙虛地說,反而說出自己的不足。「上班第一天,我連SEO、SEM、GA是什麼也不懂,但其實只要Google一下你便懂。」接着,是要膽大心細。「我發覺很多七、八十後的人都很怕老板,儘管不認同老板仍然唯唯諾諾,怕老板有牙?我會大膽說出自己的看法,畢竟兩者都是為了公司好,為什麼不說出己見?」另一方面,上一代的ego也太大,「錯有什麼問題,工作本來就是跌跌碰碰,最重要是反省,從錯誤中學習。」業績好,一年後成為公司海外第一號員工,帶領超過五十人。 做人最緊要反省你又可能會問,一個23歲女孩怎樣管理年紀比她大的員工?Rebecca哈哈地笑說:「曾經有個來面試的人反問我,你今年幾歲?」之後才補充說:「做人最緊要humble,我每天都會寫下筆記,反省當天是非對錯,做錯了也勇於承擔,也從不怕say sorry,這樣才能調整自己,學會成長。另外,我從不會把自己當作上司,跟他們更像戰友,彼此成長。」 不做不試才是錯只是在半年前,Rebecca作出了在別人眼中「瘋狂」的決定:裸辭。「不是工作不開心,只是想尋找新的突破。在KKday工作了三年多,工作上了軌道,漸漸失去了動力。我也害怕自己留在舒適圈久了,會變得故步自封不求變,不進即退。」不怕再沒有高薪厚職⋯⋯當我還未問完,Rebecca搶着回答:「我從來相信只要做得好,錢便會來。另外,我從來覺得錯不是錯,什麼也不做,什麼都怕,不去嘗試才是錯。」她勇敢,可不是信口開河。 撰文:郭晞雅 攝影:汐賢、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鳴謝:Café Relay

  • 才不只得黑白灰和簡約風 
北歐令人眼花撩亂的生活選物店
    Style
    OLO Magazine

    才不只得黑白灰和簡約風  北歐令人眼花撩亂的生活選物店

    有種美學,最叫世人誤解,名叫北歐。北歐的藝術、設計、美學,在亞洲經常被濫用、誤用,主要原因是北歐聽起來夠exotic,而且不算是最熱門的旅遊地方,很多人根本不知道是甚麼。 我十x年前在瑞典留學的時候,就有很多朋友問,朱古力和芝士好吃嗎?他們應該誤以為是瑞士吧!現在,大家旅遊的地方不再局限日韓台,近年去冰島的遊客應該和去福岡差不多吧?(笑)。然而我發現,很多marketing文案還是很喜歡用北歐來作賣點。 事實上,北歐美學,不止是黑白灰、簡約,而是一種精神。第一,大自然:北歐人熱愛及尊重大自然,所以在設計上往往融入大自然元素,使用天然素材做設計 – 木、石、泥土,貼近大地;建築不打擾大自然,例如,依山而建的屋,不將樹木連根拔起,索性圍著樹林建屋等。所以老實說,將軍澳的新樓要走北歐風,本來就自己嘴巴非常矛盾。第二,用色分兩派:一是黑白灰,二是彩色,如Marimekko就是一例。愛黑白灰因為顏色平和、平等,切合北歐人內斂的性格;喜歡彩色,因為那裡長年寒冷陰暗,看到彩色圖案,自然心花怒放,平衡心理第三,北歐人喜歡cozy:設計空間用很多自然光,要不,會有溫暖的燈光;喜歡點蠟燭,喜歡坐在火爐旁喝熱朱古力,與家人友人歡聚。在丹麥,有一個特別的詞語叫Hygge,指一種幸福愜意的生活態度。這種意識形態在丹麥特別流行,在北歐各國亦有不同的詮釋,比如瑞典的Fika,即是下午茶,或者是和暖的咖啡時光,亦是Hygge的時光。第四,喜歡保留美好的東西,當地人捨得花錢買優良的設計,珍惜地用,一代傳一代。 有形有實的活化了解過北歐的美學根本,當你遊走在哥本哈根,便不難發現端倪,幾天下來,眼睛如沐春風。 哥本哈根城市本身已是北歐設計的範本 – 依水而建、低密度的河旁建築,讓人自由地踏單車、散步,坐在咖啡館享受陽光。哥本哈根幾乎沒有高樓大廈,天空好像特別廣闊,空氣特別流通,空間人性化。城市的建築新舊交融,不少是「活化」過的,他們活化的意思不是連根拔起,然後拿幾塊頹圮殘垣,建一座有形無實的紀念館,貓哭老鼠就說是活化,而是看看建築本身有沒有需要更新、修補,尊重歷史,然後小心翼翼地再度使用空間。 讓人尖叫的家具生活選物店哥本哈根的Nobis 酒店就是其中一個例子。酒店位於Niels Brocks Gade大街1號,宏偉的建築設計於1903年,是最早使用混凝土建造的建築之一,外觀保留原有的新古典主義風格,優雅、寬敞。內部細節用上很多琥珀色的皮革,充滿溫潤感,設計簡潔俐落,對應古典的雕花樓梯和牆腳線,毫不核突。這裡原本是一家保險公司,後來又成為了丹麥皇家音樂學院,真空了好一段時間,直到2017年變為Nobis酒店。最叫人觸目的樓梯,從大堂延伸至下方的餐廳。 Nobis 酒店在丹麥的分號,保留了歷史悠久的古典樓梯。Nobis Hotel Copenhagen 地址:Niels Brocks Gade 1, 1574 København, Denmark 電話:+45 78 74 14 10另一個例子是家具生活選物店Frama,前身是成立於1878年的老藥房St. Paul’s Pharmacy,就在St. Paul’s教堂旁邊,每天都有教堂鐘聲提醒時間。Frama Studio Store基本上沒有改變藥房的結構,巧妙利用古老藥櫃擺放貨品。從建築到選品,木質、金屬、布料、植物,古典與現代並存,讓人隨意看見歷史。當中採光透亮,如在教堂中朝聖一樣,這樣的店,獨一無二,我在店內剛好就碰上來「朝聖」的日本遊客。 生活選物店Frama的建築體現了理想主義藝術,而古老的藥櫃則成了貨架。Frama 地址:Fredericiagade 57, 1310 Copenhagen. 營業時間:Mondays closed. Tue - Fri 11 - 17. Sat 11 - 15.喜歡生活家品的人在哥本哈根應該每秒都尖叫,Mutto、Hay、Ferm,近年流行的家品品牌隨處可見。小店也精彩,我走走看,就遇上了陶藝店Anne Black,「這是丹麥的品牌嗎?」我問店員,「對,是我的品牌,陶瓷都是我做的。」原來正是店主Anne Black,她笑說品牌開業良久,還未請到店員,唯有自己一手一腳,雖然辛苦但也相當滿足。看著她造的陶瓷,晦暗的藍綠色碟子,線條清爽;藍白小波點的碗子帶點童趣,甚有小確幸感覺,正好對應丹麥的Hygge哲學。 Anne Black的生活選物店;她本身是陶藝師。撰文 / 攝影:Gloria Chung 飲食及旅遊記者、博客、食物造型師,對世界飲食文化充滿好奇,深信吃不止是兩秒的口腹之慾。部分圖片來源:Unsplash

  • 李嘉誠
    Style
    OLO Magazine

    李嘉誠

    作為亞洲首富,李嘉誠在打理生意外,還不時以個人名義捐錢給大學和慈善機構,發生天災人禍時捐錢賑災,以至現在經濟不景氣時用10億資助本地中小企。 一路走來他贏得不少掌聲歡呼聲,這些名譽與信任用金錢也買不到,看似沒回報的舉動,最終會以無形的方式回饋到自己身上。___________________活過不白過Follow us on IG:https://bit.ly/2yjkquY___________________OnlyLiveOnce OLOquote

  • 【讀者投稿】YUKI
    Style
    OLO Magazine

    【讀者投稿】YUKI

    我是Yuki,19歲,正在就讀大專院校一年級,同時創辦了協助「普通」學生的社企。年紀輕輕就創業,許多人問我為什麼,我的答案是:「因為我也曾經是中學生。」曾經我也是天之驕子,中學讀精英學校,放學補習,凌晨起來溫習至天亮,然後繼續上學。我的世界就只有學業,沒有其他事情。老師建議我去參加報紙的小記者課程,說對上大學有幫助,我雖無甚興趣,但為了上大學也參加了。 自此,打開了對世界的好奇。 當時正值雨傘運動、網絡 23 條立法鬧得如火如荼之際,為了採訪,我第一次離開新界的學校區,首次踏足港島,親身去現場看,才發現原來這個世界有那麼多事值得我們去關注,原來這個世界不止只有學業。後來又因老師推薦,報了政壇新秀訓練班,再加深了對政治的認識,發覺許多議題與我們的切身利益有關,我想做多一點。就那樣,15 歲的我,與其他政壇訓練班中志同道合的同學一起疾走奔呼,課餘時舉行特首模擬民選,自己出新聞稿籌辦活動。 雖然想為社會做更多事情,但同時兼顧活動與學業卻讓身體勞累過度,生了一場大病,在醫院病床上躺了四個月,再回到學校時,一切都變得不一樣了。本來是精英班的我,完全跟不上進度。上堂再用心聽,也完全無法理解老師所教授的內容,我開始遲到、上課不聽書,成為大家口中所說的「問題學生」。有問題的學生,當然要尋求社工協助。但社工跟我說,我不是單親、沒有精神問題,除了聽我訴苦以外,沒有什麼能幫到我。 難道就因為我這些外在條件「正常」,就沒有被協助的權利嗎? 我不忿,既然沒有人幫到我,那我放逐自己吧!我退了學,轉讀就在我家對面 Band 3 的少數族裔學校。讀下去才發覺,原來這裏學生的機會,比起精英學校相去甚遠 —— 從前很多課外活動非常歡迎我的加入,但轉讀後我發覺許多活動根本無法參加。 整個教育制度,甚至其他以協助青少年為名的非牟利機構,要不專注於讀書成績好的學生,要不專注於非常基層的學生,相反一些「一般」、「普通」的學生,卻完全被忽略了,所以我想成立一個非牟利機構,去協助這班學生。 17 歲那年,我創辦了一間 NGO,經歷了兩年的嘗試與失敗,演化成現在的社企「學業號」。其中,我跟不同機構洽談實習生計劃,讓那些不喜歡讀書的同學,能夠提早探索自己喜歡的工作種類,擴闊視野。這些實習計劃全都是免費的,我不希望因為他們的資源,而阻礙了他們發掘自己的潛能。雖然維持營運開支非常吃力也非常花時間,犧牲掉我上課的時間,甚至與同學玩樂的時光,有時我也感到非常孤獨,但我沒有想過放棄。我自身的經歷告訴我,這班中學生需要協助,我一定要幫他們,希望社企以後能成為中學生最大的支援機構,為他們提供協助,激發他們對世界的想像,讓他們知道,世界其實還有許多可能。 文:Yuki ___________________活過不白過 Follow us on IG:https://bit.ly/2yjkquY ___________________OnlyLiveOnce 讀者投稿 社企 學業號 青少年

  • 全球最筍工在芬蘭
    Style
    OLO Magazine

    全球最筍工在芬蘭

    全世界最年輕的首長、34歲的芬蘭女總理馬林(Sanna Marin)正制定新的彈性上班時間,她提倡每周工作四天,每天工作六小時,讓國民有更多時間和家人共處。新的工時政策一旦落實,變相芬蘭的所有工種都縮減至每周工作24小時,不用選拔也不需要轉工,可說是全球最筍。相對地,香港訂立最高工時就像下班時間一樣遙遙無期,根據瑞銀2016年《價格與收入》報告顯示,香港打工仔每周平均工時為50.11小時,數字遠高於全球平均工時的36.23小時,也比隔近城市如台北(41小時)、東京(39.5小時)和北京(37.42小時)都要高。外國有不少機構已身體力行證實工時與工作效率並不成正比,有公司讓員工多放一天假,工作效率比以前增加了20%,工作質素亦有顯著提昇。撫心自問一天工作的十小時,有多少時間在辦工,又有多少時間在「扮工」?還不是扮給腦細看,如果你是腦細,會否重新考慮一下要的是自我感覺良好,還是公司業續好? ___________________ 活過不白過 Follow us on IG:https://bit.ly/2yjkquY ___________________OnlyLiveOnce 馬林 芬蘭 筍工 最高工時 職場哲學

  • 《上流寄生族》道出下游人生的無奈
    Style
    OLO Magazine

    《上流寄生族》道出下游人生的無奈

    《上流寄生族》在金球獎獲頒最佳外語片,成為南韓首部拿下金球獎的電影。主角金家一家人的窮困就像生命中的皺摺,即使能短暫地體驗有錢人生活,還是改不了寒酸的壞習慣;相反,有錢人朴家卻從不虧待員工,裡裡外外都是一副大好人的模樣。在金家父親眼中,那不過是現實:「如果我也很有錢,那我也會很善良。如果連自己都顧不好了,我怎麼還管得了其他人悲不悲慘?」社會將上流與低下階層所劃分的,豈止有物質和身份,有錢甚至被當成是一種成就。現實中曾有一宗少年派對強暴案,美國法官在結言時維護加害者:「他來自好的家世背景,不該被判重刑。」應該與不應該,誰有資格去訂定? ___________________ 活過不白過 Follow us on IG:https://bit.ly/2yjkquY ___________________OnlyLiveOnce OLOquote  金球獎 上流寄生族

  • Joaquin Phoenix :我們可以做更多
    Style
    OLO Magazine

    Joaquin Phoenix :我們可以做更多

    眾望所歸。說的是Joaquin Phoenix 在金球獎因《Joker》得了Best Actor。長久以來迷倒觀眾,原來不只演技,也是因為他的貼地和智慧,或許說,是基本做人信念。昨天在致詞中除了例牌多謝導演和作品,也因著澳洲山火叫大家關注地球,尤其叫他的同伴們—“you”,即各位大明星們:"We don't have to take private jets to Palm Springs… And I'll try to do better, and I hope you will too.” 即使是明星,其實不需要私人包機去什麼什麼小島吧?他希望大家可以做更多。除了禱告捐錢歉疚悲憤,我們可不可以都在自己的範疇裡做得幾多得幾多?"It's great to vote. But sometimes we have to take that responsibility on ourselves and make changes and sacrifices in our own lives." 有時,我們真的要肩負起責任,將地球攬上身,付諸實行作出改變。在自己的生活裡作小小犧牲,真的那麼困難嗎?事實是那小小付出,即使何足掛齒,其實何其重要。 Joaquin Phoenix 的致詞片段:https://youtu.be/5w8k-p5_8Zc  ___________________ 活過不白過 Follow us on IG:https://bit.ly/2yjkquY ___________________OnlyLiveOnce OLOquote 環保 globalwarming 誰要坐私人飛機 明星都要做好事 明星更要做好事 又型又有智慧的明星有多少個 金球獎 Joker

  • 職場大忌講粗口 上司:不專業、情緒化
    Style
    OLO Magazine

    職場大忌講粗口 上司:不專業、情緒化

    公司來了一個新下屬B,相貌娟好外表斯斯文文,聽教聽話卻又不失主見,辦事有效率做事又自律,以一個junior員工來說,表現實在超班,如要為她在試用期打分的話,我會不吝嗇地給予100分。只是,某天跟她談公事時,她直率地說了句:「吓?咁做會唔會好x呀?」咦,你對我講粗口?收起情緒更專業!下屬B的那一個「X」字其實並沒任何冒犯我的意思,不過,一個下屬跟上司討論公事時說髒話,(對我來說)總是怪怪的。我有語言潔癖?不算吧,私底下的我跟朋友說笑時都會講粗口的,不過處身職場(還要肩着「上司」這個身份),還是有必要保持自己的專業形象(專業於我而言就是萬事以工作為首,避免被情緒主導行為與決定)。> 今天很多人都把粗口掛在口邊,亦覺得只是發洩情感便無傷大雅,但投身職場這麼久,自然明白減少讓自己失言的機會是很重要的。「繞途,一個X字啫,有幾閒呀?周街都有人講啦,小題大做!」嗱,話就不應這樣說。正所謂見微知著,你的言行往往可透露你對一件事有多尊重與珍惜,若然你就公事發表意見時加入粗口,相信那句說話或多或少都帶有憤怒、不滿、嘲諷或貶低的意味……人當然是有情緒的,但如要在職場保持專業形象,那些包含負面情緒的說話還是可免則免吧,這亦是我認為上班時說粗口是不合適行為的原因。  三個不會/不應/不敢爆粗的場合?曾有舊同事跟我說,平日把粗口說得太順口,很難改這個習慣,我就不太認同了,最低限度,我相信大部分打工仔在以下三個場合都不會「爆粗」:面試時: 以表誠意又好,對新工作環境有寄盼又好,你是不會在面試時說哪怕是一個字的粗口(更重要的是,你不想得罪HR與潛在的未來上司)。在大老闆面前: 有些人慣跟同事甚至直屬上司說話時夾雜粗口,但一遇着大老闆時卻都變了乖寶寶。無他的,除因大家都知大老闆惹不得外,亦可能是對這位大人物有幾分敬畏。 跟茶水間阿姐傾偈時: 與面對大老闆不同,很多人是對茶水間阿姐有着衷心的尊重。雖然她們的職級不會比你高,但看着她們每天幫忙換水、換紙巾,應該沒甚麼人對她們有負面情緒吧! 放心,下屬B仍安好回說下屬B的狀況:其實那個「X」字極其量只在我的心裏扣了0.01分印象分啫,不影響我向人事部提交她試用期評核的結果。她今天仍在團隊內發光發亮,表現保持水準,就是間中仍會因一點小事而說幾句粗口吧。在工作能力層面來說,粗口不應是令一個同事加分或減分的評核標準,只要她不說得過份,我也不會特意出聲說甚麼,不過倒真的要提點她別說得那麼大聲,因為我接受她的直率是一回事,隔離team的牛鬼蛇神會否就此大造文章又是一回事嘛!優質新人難求,不想你就是因一個「X」字而中暗箭影響發展呀! 作者簡介:文繞途 現職企業初階管理層,唔算醒目,叫做捱得,不介意行冤枉路,只求找到適合自己走的職涯路。圖片來源:《我要準時放工》劇照

  • 《Stranger Things》
    Style
    OLO Magazine

    《Stranger Things》

    一個平淡的小鎮,因出現一位超能力女孩和一隻平衡時空裡的怪物,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Stranger Things》的情節吸引,在於那幾個怪小孩從發現到合力軀趕怪物所展現的熱血和頭腦,把原本冷眼旁觀的大人都牽進來,變成對抗怪物大聯盟,歷盡艱辛終於把怪物暫時趕回異世界。___________________ 活過不白過 Follow us on IG:https://bit.ly/2yjkquY ___________________OnlyLiveOnce OLOquote

  • 運動員李氏姊妹:「賽艇成為我們的親密連結。」
    Style
    OLO Magazine

    運動員李氏姊妹:「賽艇成為我們的親密連結。」

    那天,在世界海岸賽艇錦標賽中,當李嘉文及李婉賢兩姊妹的雙人槳艇,在銅鑼灣遊艇會以第三名衝過終點時,妹妹李婉賢歡呼之後的第一句,是「終於可以放假了!」 新奇,有趣,與免費 是的,終於可以放假了。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更何況是爭分奪秒的賽艇。城門河的晨曦與黃昏,陪伴兩姊妹擺渡過許多寒暑。姐姐李嘉文於十五歲時,通過康文署舉辦的體育推廣計劃,首次接觸賽艇。「覺得很新奇,在學校,球類運動、田徑我都接觸過,賽艇就真的沒有接觸過。」她帶著笑意,回想未有職業與比賽壓力的過往:「當初真的玩票性質,可以認識學校以外的朋友。」她頓了一頓,突然道:「呀,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參加這個計劃,由於有康文署的資助,是免費的。」她家境不算優渥,自然不想加重負擔:「恰巧不用錢,當然去玩啦!」 姐姐李嘉文妹妹李婉賢至於妹妹李婉賢,則於中四開始接觸賽艇。她坦承,其實她不太清楚賽艇、這項姐姐都有參與的運動:「我甚至不知道賽艇是向後行的(笑)。」直到推廣計劃的成員於學校播放影片,「吓,原來姐姐玩的運動是這樣,幾得意。」也許終究是姊妹,李婉賢最初的動機與姐姐類同:「我本身都好動,其他運動在學校都可以玩,但賽艇不是嘛。」 訓練,訓練,與訓練 新奇有趣,是姊姊倆相同的動機,然而,由兩人開始有機會代表香港出賽之後,「形式就有些許不同了。」訓練,不再是玩票性質。「除了比賽以外,星期一至六都要訓練,一天三節,由清晨六點開始。」節與節之間雖有兩小時間隔,兩人一般都是倒頭大睡:「真的很累呀。」兩姊妹異口同聲說道。而且,不論風吹雨打,只要不是行雷或颱風,「都要落水,沒有辦法呀。」這種劇烈的轉變,總是離開的原因,「的確有很多人因此而離開。」但姊妹還是堅持了下去。李嘉文的動機,是挑戰。「我一開始,不算是(教練)的首選。」她最初已知曉,唯有努力,方能得到挑戰自我的資格。幸好,挑戰自我,正是她的動力,「我達到自己的目標,就會很開心。」至於李婉賢,畢業以後,她不想太快工作,剛好,她具備以運動作為職業的才能。是以,教練建議她做一年全職運動員試試,豈料,「一試就試到現在了。」 然而,艱苦的訓練依舊艱苦。兩人笑說,這麼多年了,仍未能習慣,所以那天李婉賢才會喊出那一句「終於可以放假了!」甚至,她認為,「訓練的壓力比比賽的壓力更大。」因為訓練是模擬極限,再嘗試突破。相對,比賽的壓力在訓練中早已習慣了。另外,「當你每日的訓練,都是做同一件事,好悶,但你不能停下來。」重複總是沉悶,還有「你一定要完成」的責任感。「你不會容許自己停下來。你會擔心浪費了之前的許多許多的時間。」無間斷的訓練,捨棄的還有時光。李嘉文因訓練減少了與家人相處的時光,李婉賢因訓練不能出席摯友的婚禮,「你要權衡,朋友的婚禮重要,還是奧運資格重要。」甚至,即使政府已逐漸改善配套,她們仍會擔心退役之後的生活。「賽艇不算很流行,不像羽毛球,私人市場不大。」在賽艇界打滾近二十年,李嘉文總要開始為未來打算:「始終做運動員,不能做過世。」 堅持,姊妹,與目標然而,姊妹兩人從未有後悔之感。「我的人生中,沒有想過後悔。根本沒有時間後悔(笑)!」這是我自己的抉擇,李嘉文堅定的說。李婉賢甚至說:「為何我會後悔?」人類就是如此奇怪,心理上的使命竟能凌駕一切痛苦。「當你專注於目標,就不會太辛苦。」李嘉文再次頓了頓:「是沒有那麼辛苦,但還是辛苦的(笑)。」而且,還有姊妹。恰巧,摘下銀牌的法國隊「FRA3」,選手同樣是兩姊妹,但在運動界,姊妹拍檔其實不太常見。而賽艇,則成為了李氏姊妹親密的連結。 「早期姐姐住在體院,所以姊妹間不算太親密。直到2008年,我也加入訓練,還與姐姐住在同一房間。」李婉賢慶幸,在波瀾不斷的海上,姐姐會在身邊。「有人比較直接給我意見嘛。」而且,「比賽時聽到姐姐的喝釆聲,會有……(與別人的喝釆)感覺是不同的。」李嘉文亦認為,姊妹同場,是一種幸運。「信任。始終大家都明白對方辛苦。」 訪問期間,從姊妹倆口中,經常聽到「目標」二字。始終,運動員就如后羿,追逐的目標,是遠在永恆的彼方。慶幸,仍有親人,與目標本身,「辛苦一定辛苦,重要的,是甚麼推動你前進。」撰文: S. @weakchickens 攝影:洛‧信

  • 【讀者投稿】我叫Sky。
    Style
    OLO Magazine

    【讀者投稿】我叫Sky。

    大家好,我叫Sky。小時候我跟大部分人一樣,跟從社會的規範,跟隨父母的指示,蹈矩循規地讀書、畢業、工作,從來沒有質疑過這樣的生活方式。 直至20多歲的一年,有朋友提議到澳洲打工度假,我才忽然發現原來這個世界很闊很大。在澳洲,我切實感受到澳洲人真誠快樂的生活,明白人生不是只有工作,人生應該有更多選擇,應該由自己掌握。澳洲打工度假後,我不安於室,又跑到英國兩年。兩年裡經歷過高低起跌,但我從沒有想過放棄,最後更跑了歐洲大半個圈,並以陸路的方式從歐洲回到香港。開心、堅持、忠於自己,好像成了我的座右銘。不過人總需要生存,回到香港後,我半工讀邊進修邊工作跟著香港節奏生存。香港地少人多,空間擠逼得無暇思考,每天只顧低頭忙著工作,忙著想以後,總感到難以放鬆下來。在機緣巧合的情況下,我接觸了潛水,在水底時我只聽到自己的呼吸聲,可以專注欣賞眼前五顏六色的珊瑚,大魚小魚在面前游來游去,讓我找到前所未有的放鬆。我的腦海漸漸浮現一個念頭 —— 我要當一位潛水教練,要將潛水變成我的事業。經過不斷練習,不斷的進修,最終我的願望達成了,成了一名潛水教練。為了讓自己能帶領更多人去接觸海洋世界,我決定隻身跑到沖繩,在一間潛水店工作。隻身去到新地方,當中所面對的困難不足為外人道,特別是當地潛水文化與潛規則的差異,讓我一次又一次受到打擊。但我還是堅持下去。我還是記住我的初衷,希望能以自己的專業讓客人可以安全又開心的去潛水。同時,我創立了 「潛水吧」這個專頁,目的除了是希望大家能探索海洋、認識海底世界之餘,更希望能藉著潛水來認識志同道合的朋友。雖然很多客人與我只是相處短短兩個多小時,但就是因為他們在這段時間的信任、這段時間的溝通,直至現在我們還有繼續聯絡。開始時,是為了初衷,離開也是為了守住初衷。來年我可能因為當地文化的差異以及個人因素而選擇暫時在沖繩休業,雖然在這年紀祼辭是很冒險,但我從沒後悔曾跑到沖繩,追逐我的夢想。人生有很多決定,無論什麼決定也好,都只是一個過程,我們只要誠實面對自己就好了。撰文:Sky ___________________ 活過不白過 Follow us on IG:https://bit.ly/2yjkquY ___________________OnlyLiveOnce 讀者投稿 沖繩 workingholiday 潛水吧 潛水教練

  • 陳文茜
    Style
    OLO Magazine

    陳文茜

    水太清則無魚,人太察則無謀。人生遇上挫折,甚至弄得傷痕纍纍,才能從缺口處吸收更多養分,成為更好的自己。 ___________________ 活過不白過 Follow us on IG:https://bit.ly/2yjkquY ___________________OnlyLiveOnce OLOquote

  • 四季沐浴陽光  在布里斯班跟著跑步禮賓師跑看景點
    旅遊
    OLO Magazine

    四季沐浴陽光  在布里斯班跟著跑步禮賓師跑看景點

    布里斯班,澳洲昆士蘭省的首府,屬於澳洲第三大城市。以前通常只在天氣報告聽到:布里斯班,天晴。似乎對於這個澳洲城市,我們並沒有太大概念。布里斯班為黃金海岸,有陽光之城的稱號,每年有超過280日的晴天,光是想到這一點,就已經叫人興奮了。一切從跑步開始如果你還是想着今年有什麼目標,就將健康放在第一位,從布里斯班的「跑步」開始。 大概七八年前第一次來,當時布里斯班開始受到國際遊客的注意,今年再去,發覺當地已經變得更加有型有款,越來越多建設,越來越多時尚店舖、餐廳,但仍然無損這個城市的綠化,市內還有一個人工沙灘呢!> 布里斯班市中心以Brisbane River分隔南北,不少人沿着河畔跑步。布城的地標景點是故事橋,離遠看當然宏偉,其實近看也有很多人文風景,無時無刻都有人跑步,我決定入鄉隨俗。剛好入住的Westin 酒店,就設有一個很特別的職位,名為 Run concierge,直譯為跑步禮賓師,他為我安排了5公里的跑步路線,沿途經過故事橋丶動植物公園,雖然跑到氣喘,但是清晨的微風、和熙的陽光丶閃亮的河景,真是美極了。回到酒店,他們還為我安排健康早餐,包括果汁、乳酪丶水果等等。為旅客提供全方位運動及健康方案的酒店越來越多,也無他,新世代(千禧世代丶Y世代)比起Baby boomers,對於自己的身心靈追求更為認真,所以跑步、瑜珈、果汁大行其道,也不無道理。> Westin 酒店有跑步禮賓專員,為住客提供最佳的跑步路線。The Westin Brisbane 地址:111 Mary Street Brisbane, Queensland 4000 電話:+61 7 3557 8888 為自己吃更好新的一年,就告別垃圾食物吧!這方面澳洲真是專家,澳洲菜以清新、海鮮為主,不少大廚都喜歡利用在地食材,布里斯班餐廳的大廚也不例外,事實上,黃金海岸及昆士蘭省有豐富的農產品和海鮮,大廚們絕對不缺乏靈感。當地最著名的高級餐廳包括Allium丶Urbane丶Gauge丶Gerard's Bistro等等。新世代的餐廳,我推介兩間,一是位於河邊的Arc Dining,景觀一流,望着故事橋;位於山邊的 Howard Smith Wharves,本身也是炙手可熱的餐飲熱點,充滿酒吧和餐廳,值得前往。Arc Dining炮製澳洲菜式,以時令的食材入饌,他們的招牌菜式包括鵝肉火腿、自製意大利麵丶青蘋果撻,非常吸睛。 > Arc Dining 望着故事橋,景色一流。室內設計色彩豐富,餐廳中央有一棵無花果樹。> Arc Dining的青蘋果撻,非常精緻,是他們的招牌菜之一。Arc Dining 地址:5 Boundary Street, Brisbane City, QLD 4000 電話:07 3505 3980 電郵:contact@arcdining.com.au另一家值得嘗試的餐飲超新星,是Joy Restaurant ,由Tim和Sharon兩夫婦營運,只有10個位置,食材多數來自澳洲,烹調手法卻帶點日本和北歐風格,開幕至今已吸引不少老鄉前往。   > Joy Restaurant 由訂枱到烹調都由Tim兩夫婦包辦。Joy Restaurant 地址:shop 7, 694 Ann Street Fortitude Valley 4006 電話:0412 425 626 電郵:enquiries.joy@gmail.com 藝術養心靈> QAGOMA 正進行有關水的藝術展覽。布里斯班是藝術氣息濃厚的城市,昆士蘭藝術博物館與現代藝術博物館(QAGOMA)是當地及澳洲最重要的博物館。它坐落於南岸河邊的兩座大樓內,館內藏品超過17,000件,涵蓋古代、現代及當代藝術,現在便正舉行名為「水」的展覽,參展的藝術家包括Peter Fischli 、David Weiss和蔡國強等等,希望大家留意氣候變化、大自然和我們的關係。其他值得一看的布里斯班藝術景點,包括The Henderson Gallery,主要展出原住民藝術家、曾經是或現在是囚犯的藝術家及新秀藝術家的作品。Fortitude Valley的現代藝術博物館(Institute of Modern Art)也值得一看。QAGOMA 地址:Stanley Place, South Brisbane Queensland 4101, Australia 電話:+61 (0)7 3840 7303 電郵:gallery@qagoma.qld.gov.au 回歸大自然布里斯班市內其實和許多大城市一樣,高樓密布,但只要懂得出走,還是有很多大自然在其中。> 在澳洲,抱樹熊和餵袋鼠是指定動作吧!Lone Pine Koala Sanctuary 就一次過滿足兩個願望。 來到澳洲,必定要看看兩大寶貝:樹熊和袋鼠,Lone Pine Koala Sanctuary是首選。這是全球首座最大間的樹熊保護區,擁有超過 80 年的經驗與超過 130 隻的樹熊,都在自由活動(或不活動,都在睡覺),遊客可擁抱樹熊拍照。Lone Pine還有許多澳洲野生動物,如袋鼠和Wombat,但不知道是否天氣關係,還是袋鼠餓得太久,我們餵袋鼠之時,牠們極為「進取」,甚至會爬到遊客身上、追上來吃,最後連紙袋也不放過,所以千萬不要以為袋鼠好可愛便掉以輕心,牠們每隻都「人咁高」,力大無情,現在想起也有點驚心動魄。 走遠一點,可到Kooroomba Vineyard and Lavender Farm,離布里斯班市區約1.5小時車程,是澳洲種植面積第二大的薰衣草農莊,兼營酒莊,一年四季都能欣賞到紫色薰衣草的美。場內還有餐廳,以薰衣草入饌,連麵包、甜品都有陣陣薰衣草味,可說相當特別。 > Kooroomba Vineyard and Lavender Farm 全年都有薰衣草,但在五至十月就最為盛放。一、二月的南半球,跟我們剛好相反,進入初秋,天氣清爽,叫人元氣滿滿,這樣開展一年,以大自然洗滌心靈,最好不過。 Lone Pine Koala Sanctuary 地址:708 Jesmond Road, Fig Tree Pocket, Queensland, 4069 電話:07 3378 1366Kooroomba Vineyard & Lavender Farm 地址:168 FM. Bells Road, Mount Alford QLD 4310 電話:07 5463 0022 撰文 / 攝影:Gloria Chung 飲食及旅遊記者、博客、食物造型師,對世界飲食文化充滿好奇,深信吃不止是兩秒的口腹之慾。

  • 香港自有香文化,用一種氣味重新連結香港人
    Style
    OLO Magazine

    香港自有香文化,用一種氣味重新連結香港人

    香港之名所以為香港,據學者羅香林考據,與香有著密切關係。那年東莞與新安所生產的香品,一律經尖沙咀運至石排灣,再轉運至廣州。所謂香港,即販運香品的港灣。然而,清代康熙初年實行海禁遷界,種香者被清兵趕出居地,香樹亦被斬盡,香業可謂灰飛煙滅。就如香爐中的灰燼。 「我一直都覺得,拜神和點香都是想希冀一些事,但最後只得到一堆灰燼。」 Okapi Studio創辦人之一鄭志堅,小時候看著母親與土地神之前的一縷線香,只感覺到吊詭。香港可謂區區皆有廟宇,不只神前的香爐,甚至車公廟供善信結緣的平安符,內裡除了有符咒的咒文外,還有香灰。然而,信眾表達祈求及渴求的媒介,竟是無形的香與無物的灰,即使於迷信的角度,還是吊詭。 香,是一種傳統工藝,也是一種特殊記憶另一種感覺,是氣味。剛好在這個時勢,「氣味」成為香港人的特殊記憶。香的產地不同亦令香味以至質量不同,現今的香港人已是深明其理。 「我一開始覺得香就是臭的,之後我才知道,香的質素會影響氣味。」是香本身已是臭呢?還是何種原因?憑著兩種感受,加之大學教授鼓勵,鄭志堅決定深入研究香這種傳統工藝。然而,在香港買香很容易,做香卻找不到地方可供學習。「最後,原來我有一些親戚有香廠的關係,我就去那裡學習。」如是,一走,就走到了潮州,又到日本學做印香,更有機會學習不會外傳的技能。 不想讓香像茅台酒,被抬高價值以送禮修讀視覺藝術的他,早在求學時期,已以香製作多項藝術品:在防空洞中放置香,用香佈置成城市大廈的模樣,總離不開香那種稍瞬而滅,卻又繞樑不絕的意味。當然,這是在香港變成煙霧之城之前的事。 畢業之後,與拍擋開設工作室教人做香,被問到創業原因,「畢業後不想失業嘛。」鄭志堅笑言,除了香以外,他沒有其他技能,「算是一步一計。」至於工作室名字的由來,「因為想改一個特別的名字,我以前玩過的電腦遊戲中,有隻動物叫Okapi,就用了這名字。」Okapi意指四不像,亦有如他的工作室,打開其Facebook專頁,以香作為主題的社區探索、動物傳心、藝術展覽、什麼活動也有。究其原因,他想有更多人認識「香文化」。「香本身是印度傳入中國,但中國的傳統文化經常失傳,然後由日本繼承。中國的香,有時就像茅台酒一樣,抬高價值用來送禮。」是以,在中國,香不再是平民之物,而鄭志堅卻想將香拉回地面,他不敢自居為傳承工藝,不過是盡其所能,讓香的光譜再擴闊一點。 喇嘛一席話> 鄭志堅透過製作各種香類產品、開辦各種製香體驗班、組織本地農田導賞、舉辦與香相關的藝術展覽等活動,向大眾介紹香港的「香文化」的多面性,並傳達「取之天然,棄之天然」的訊息。有如日本的香道,點香冥思似是渾然的絕配。然而鄭志堅卻沒有神化香本身。曾遠赴尼泊爾學做香的他,當地的喇嘛問了他有沒有宗教背景:「當刻我有點擔心,做香是否應該信佛之類。」然而,喇嘛說,這根本無關重要,「香的質素,視乎你當刻的心情。當初我覺得很玄。」回港後,他才發展,其實很簡單。「母親心情不好,當天的飯菜也不會好食吧。」如同藝術家不一定有想法,香道亦不一定玄之又玄,「我只是打開一個窗,讓更多人認識香而已。」在這個中國和香港傳統文化日漸被摧毀的時代,有時還多得一些有心人不嫌文化老套,還相信它值得繼續存在。鄭志堅的facebook專頁有這一句:「生活於香港這個瞬息萬變的社會,彷彿只有具利用價值的東西才能被留下,當中尤以本土文化被蠶食更甚。然而,大家只需多花創意,便能為固有的事物賦予嶄新定義。」 撰文: S. @weakchickens 攝影: 洛.信

  • 30歲後新愛情之道: 不是單身,而是self-partnered
    Style
    OLO Magazine

    30歲後新愛情之道: 不是單身,而是self-partnered

    不得否認,30歲對很多人來說是一個關口,尤其女人。單身這詞對女性尤其harsh,若然是男生在30歲過後仍然單身,我們不會眼帶歧視,或者覺得他有什麼不妥,分分鐘長得靚仔一點有錢一點更會說他是單身王老五,不過,對女性卻殘忍,什麼想得出的難聽的形容詞都有。還好,Emma Watson為女生們平反了:我們不是單身,只是寧可一個人,因為享受與自己為伴。不是沒有partner,而是self-partnered,這是新愛情之道,甚至在日本以及愈來愈多外國地方都有和自己結婚的wedding package。與自己作伴,是更多人的人生價值。 超單身社會!愛自己便好 Emma Watson早前接受訪問時,分享了自己對踏入30歲的感受。本來還以為會覺得沒什麼特別的她,發現愈接近這年紀,真的漸有無形壓力和焦慮。尤其如果你還沒有一份穩定的工作,還沒有自己的屋,還沒有一個伴侶。不過,還好,她說自己其實享受一個人,而這,她稱之為self-partnered,與自己作伴。這其實是一個新時代愈來愈時興的狀態和價值觀,可謂新愛情之道。日本市場趨勢專家荒川和久就出版過一本《超單身社會》書籍,說20年後,日本的單身人數應該佔總人口的一半左右。不婚、未婚、離婚,都是令這數字上升的原因。而在香港,政府統計處顯示2017年25歲以上未婚人士有約120.3萬,比2016年增加了6,100人。這些人主張的態度是,我要過自己的生活。有研究說,現代人有著愈來愈多生活上的可能性,當然,女性愈來愈經濟獨立、不再用依靠男人更加速了這self-partnered現象。心理學家說,這更象徵著女性在心態上的一個重要轉變 – 從責任到獨立,從服從到自我展現。 和自己結婚,這是我的選擇 > 在電影《Eat, Pray, Love》裡,女主角Julia Roberts享受著一趟單身旅行,同行女伴說不能吃太多了,肚腩已長出來。Julia Roberts卻說別管它!女人們受夠了這些批評,既然一個人,何不滿足自己?便大口大口吃著pizza。在日本京都,更有和自己結婚的選擇,有些公司專為獨遊女子提供兩天服務,包一場和自己結婚的儀式,有婚紗,有化妝set頭,有攝影。這些服務其實也在美國和歐洲等地漸漸興起來了。 可能你會問,self-partnered不只是一個欺騙自己的名詞?和單身二字有什麼分別?親愛的,不同的。「單身」聽起來往往有一種「非我選擇」的感覺,是因為找不到他,被動地形成了一個人寂寞的局面。Single,總是有孤獨的意味。但self-partnered這詞在新世代的世界和眼中卻是一種選擇,是一個身份。有人甚至倡議要在一些官方或政府文件改變只有 single 或 married的選擇題,因這彷彿假定世上就只有雙性結婚這回事,如不,便是離群的一類人。 Emma Watson從來站在女人的一方,不斷為女人爭取權益,如今她再次為獨身女人平反了,並將這個與自己作伴的精神帶給更多人認識。只希望更多的女性會知道,一個人本來就是一種選擇,你可以有這選擇而不用理會世界的目光的,因為有很多女性正和你一樣生活著。 撰文:Heidi Wong 網上圖片

  • 泰戈爾
    Style
    OLO Magazine

    泰戈爾

    泰戈爾說:「愛情是甚麼?愛情是,當你的眼睛為她下著雨,心卻為她打著傘。」愛你的人,因你的快樂而快樂,因你的難過更難過,想辦法為你驅除不安,比你更為自己著想。如果身邊也有一位這樣的人,請好好珍惜,你愛的人不少,但愛你的人可能就只得這樣一個。 ___________________ 活過不白過 Follow us on IG:https://bit.ly/2yjkquY ___________________OnlyLiveOnce OLOquote

  • 今個聖誕,聆聽香檳的音符!
    Style
    OLO Magazine

    今個聖誕,聆聽香檳的音符!

    聖誕節,哪有不開香檳的理由?「卟」的一聲響,是最令人興奮的音符。只是,一開始卻是買香檳的苦惱。跑進酒舖,每間店動輒十多二十款香檳,N.V.、Premier Cru、Grand Cru、Blanc de Blancs、Blancs de Noirs或年份(vintage)香檳(這裏已assume你知道只有在法國香檳區釀造的才能稱作「香檳」,其他只能叫作氣泡酒!)已教人頭暈眼花。如果今年要多一點新意,多一份想像,何不考慮一下Krug Grande Cuvée?  香檳中的法拉利先來介紹Krug。可說是香檳中的法拉利,簡單一點說,是香檳最有名的品牌之一。Krug的一支Grande Cuvée,沒有年份(N.V.),但價錢已經跟其他香檳品牌的年份(vintage)香檳、Blanc de Blancs或Blancs de Noirs(高級系列)差不多。千萬別誤會,Krug是很低調的,不會找來大明星宣傳,也不會在賽車場上大灑金錢,只是從釀酒的哲學或藝術出發…… 有麝自然香。Krug的釀酒哲學愛以音樂去詮釋。記得之前看過報導,Krug的釀酒師 (Chef de Caves) Eric Lebel這樣說釀酒:「如果說葡萄園每一個提子品種都代表一個音符,每年首席調酒師都會以『十四』個年份超過『四百』種香檳基酒去調配,得出一支Grande Cuvée。」即是說,釀酒就像作曲家或指揮家,要懂得怎樣利用不同的音符組合去譜寫一首動人的樂章。 Champagne and music pairing更有趣的是Krug香檳和藝術的crossover。Krug可算是第一支香檳提倡champagne and music pairing,讓人感受喝香檳跟聽什麼音樂原來可以有很大關係。他們曾跟法國Institut de Recherche et Corrdination Acoustique / Musique合作研究,研究人員嘗試以音符代替文字寫下tasting notes,再用符號學去解釋,發現音樂與感官聯繫,於是作了一個大膽的嘗試:每一支Krug香檳背面都印有六個數字,只要輸入app或網站中,你不單看到調酒師Eric Lebel的tasting notes和food pairing,甚至是music pairing — 那是Krug與不同音樂人合作,讓音樂人在喝過香檳後,因應它們的感覺,提出相應的音樂配搭。聽着音樂喝口香檳,不同的音樂會有不同的體會。舉個例說,喝着同一口香檳,聆聽古典音樂你最能感受酒中的雪莉和橙香;聆聽爵士音樂,當中的烤麵包味和焦糖味道更加突出等等。信不信由你……> 只要登入https://www.krug.com/krugids,輸入香檳的id,就會彈出建議配搭的音樂。 今個聖誕,不妨一試! 撰文:郭昊軒 圖片來源:《Last Christmas》電影劇照、網上圖片

  • 聖誕節
    Style
    OLO Magazine

    聖誕節

    過了多少個沒聖誕氣氛的聖誕節,因為經濟不景,街上的燈飾佈置一年比一年少,渡過聖誕節的方法也從派對變成唱K再變BBQ,也許今年應在家吃飯?不對,我們都需要一個理由讓自己做一些平時不會做的事,好好犒賞辛苦了一年的自己,單純、快樂地渡過這天。如果你今天沒節目,趁著兩天連假,快相約友人們一聚,別讓盡情見面聊天的機會白白流走。 ___________________ 活過不白過 Follow us on IG:https://bit.ly/2yjkquY ___________________OnlyLiveOnce OLOquote

  • 港產Santa:聖誕老人沒魔法!但今個聖誕,我們需要他
    Style
    OLO Magazine

    港產Santa:聖誕老人沒魔法!但今個聖誕,我們需要他

    「這個世界真的有聖誕老人嗎?」這大概是每個小朋友的疑問。幻想戴着紅色帽子、披着雪白鬍子的聖誕老人,在平安夜乘着鹿車,為孩子送上他們一直祈求的禮物。不過,不要以為聖誕老人只會住在北歐的村落,香港就有一個聖誕老人終日在自己的工作室埋頭苦幹,正等待聆聽你的願望。 全球首位受公認的華人聖誕老人Santa Jim的紅色大衣上掛着不同襟章,走動時發出鏘鏘噹噹的聲響,加上他的一句「Ho!Ho!Ho!」,放滿雜物的工作室頓時洋溢着一股聖誕氣氛。云云襟章之中,有一個尤其閃亮,原來是Santa Jim在2009年瑞典聖誕老人運動會獲頒的「年度聖誕人」奬章,令他成為全球首位受公認的華人聖誕老人。脫下聖誕老人的大衣,他叫做陳漢強,是一個布偶劇演員,也是一個魔術師。陳出身草根家庭,童年在家中穿膠花度日,對聖誕老人可說是沒什麼概念,不他因此訓練出一對巧手,製作出無數精緻的布偶,曾拍過港台教育電視的布偶劇節目,又做過不少舞台演出。陳漢強雖無子無女,笑稱:「我的布偶便是我的仔女!」但他十分喜歡小朋友,最愛玩魔術逗小朋友開心,30年前一個商場騷,使他與聖誕老人這個身分結下不解之緣。「那時因為臨近聖誕,對方要求我穿着聖誕老人的服飾表演魔術,豈料那時小朋友見到我出場已十分高興圍着我,都不用表演了!」陳憶述。見識過聖誕老人的魅力,陳便開始化身Santa Jim。平日他沉默寡言、可以整天躲在工作室做手作,但一穿上聖誕老人袍便笑容滿臉,活力非常。他笑說:「好多朋友都會認不出我。」 連國外的聖誕老人都參照Santa Jim的派糖心得! > 2009年,瑞典聖誕老人村邀請他代表香港,參加聖誕老人運動會。Santa Jim四出到醫院、老人院等地方做探訪活動,又做過旅發局「香港繽紛冬日節」聖誕老人村的駐村聖誕老人。直至2009年,瑞典聖誕老人村邀請他代表香港,參加聖誕老人運動會,陳才第一次衝出國際,第一次看見雪,第一次見識其他國家的聖誕老人。他說:「其實我不太懂英文,當時只是本着去玩的心態參賽。」聖誕老人運動會有不同的比賽項目:食粥、爬煙囪、氹氹轉、賽雪撬和包禮物,陳表示有些項目無法在香港練習,所以當時他只好努力練體能,但這已足以令他成為年度聖誕老人,受全球聖誕老人恭賀。這趟瑞典之旅亦令他結識了不少聖誕老人同伴,現時他每年都會回瑞典參加相關的活動,探望聖誕老人村的長老,互相交流心得。陳說:「國外的聖誕老人很多都只會跟小朋友聊天、拍照,但我就會經常派糖、扭氣球,他們見到我這樣做,都有參考我的做法。」 你要真心喜歡小朋友> Santa Jim在丹麥。陳漢強無師自通,成為香港首屈一指的聖誕老人,他認為這個工作最重要的都是對待小朋友的心態,並非單單穿上一件聖誕老人袍便算:「著起件衫,你便不可以食煙、飲酒、說粗口、講大話,因為聖誕老人是小朋友的榜樣,你要真心喜歡小朋友。」陳數年前成立聖誕老人學院,便是希望為有志成為聖誕老人的有心人提供學習機會。 雖然Santa Jim經常笑容滿面,但他都有失落的時候,他感嘆近年香港的聖誕氣氛不再濃厚:「香港始終是商業社會,可能預算所限,便少了商業活動需要聖誕老人,但近年連慈善活動都少了,坦白說,真的會失望。」至於今年,社會緊張,Santa Jim卻表示多了人邀請他參與探訪活動:「聖誕老人不是神,不能改變什麼,但在這沉重的氣氛,很多人都希望可以有一個放鬆的環境,恰巧便有一個節日可以讓他們暫時放下煩惱。」今年的聖誕,希望有一個聖誕老人可以聆聽香港人的願望,為新一年再出發。撰文:Coco Tang 攝影:洛‧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