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 ADHD,但我高度專注在我人生每一個領域上
    新聞
    OLO Magazine

    我是 ADHD,但我高度專注在我人生每一個領域上

    我是 Cat,我是豎琴老師,我是 ADHD。說到 ADHD,你是如何看的?你是如何認識它的?你是如何定義它的?在香港,普遍人會視為一種病。頑皮、反叛、無心向學、不能安靜、發白日夢…這些負面標籤都一一貼在有 ADHD 的他們身上。 「倒瀉籮蟹」是 ADHD 的日常。2012 年我確診患有 ADHD。那年人生面對重大改變,最終因為情緒問題向專業人士求助。經過評估,確診我患有 ADHD,當時我很抗拒,找很多證據去證明自己是「正常人」。現在回想,有這反應倒是正常,因為我們在外間收到 ADHD 的資訊全都是負面的。 聊起讀書,我是零印象,只記得我的童年只有練琴和經常見家長。我討厭上學,不是不喜歡學習,而是我不知道老師在說什麼。每年班主任在成績表寫的評語都是 「聰明、但上課不專心、無心向學。」 三年級那年要留堂改正功課,一句作句我花了一節課的時間完成,離開時老師對我說:「你這輩子也讀不成書!」靠打機賺錢學彈琴學鋼琴是我主動要求的。在鋼琴老師眼中,我是一個「很好教」的學生,自律練琴,交足功課,預先練好未教的樂曲、學校的伴奏和表演,總能在最短的時間內交貨。 她說過我是奇怪的孩子,因為我愛練別人不喜歡的東西,左手彈小調,右手彈大調音階,對我來說輕而易舉。直到中學,只做兩件事, 彈琴跟「打機」。「打機」的程度有多誇張,只能說我自中學開始已沒有向家人領錢,我在遊戲中賺錢。那時候,打機是正職,彈琴是副業,讀書好像是與我無關。 我愛跳出 Comfort Zone,因此我的世界愈來愈大。我的志願是成為一位音樂老師,可是年少無知,以為練好琴就可以,原來讀音樂,一張「靚仔」的成績表只是入場卷。為了重新讀書,又不想增加家人負擔,只好出去工作。 在外打拚卻未忘初衷,最後把工作辭掉。當時事業算是不錯,不敢說很有成就,但我相信換轉是其他人,都不會放棄當時我所擁有的東西。「你會因為你今天的決定而後悔。」這是我辭職那天經理對我說的話。 ADHD 的頭腦是我的最強工具,只要我想做,它都能發揮功用幫我完成。成為一個豎琴教育家是我的夢想,對我來說,它是一份優雅而有意義的工作。大學讀書期間,我發現豎琴教材有改進的空間,同時在多元教學年代,傳統教學難以開啟學生學習動機,所以設計教材是我會實行的事。同時,為使更多人能接觸到這個樂器,2018 年,我的第一本豎琴教學書和豎琴面世。品牌理念是 Everyone Can Play the Harp. ADHD 教會我的是…認真對待生命中每一個「人、事、物」ADHD 容易過度專注在一件事情或一個領域上,「平衡」是 ADHD 一輩子的課題。 一年前媽媽生病,那段日子好像失去了她,也怪責自己從沒好好陪她。從她的病,我學懂珍惜生命中每一件人事物。現在的我很當下,這刻跟誰一起,在做什麼,我都百分百專注,因為我永遠不知道,下一刻還有沒有機會見到這個人,將來還有沒有機會做目前在做的事。 自確診開始,我不斷學習如何跟 ADHD 共處,了解自己、學習 ADHD 的知識、如何運用我的天賦、鍛練 ADHD 的短處成為長處、學習規劃和管理自己的人生。我的兩位醫生很用心,他們一直充當著支持者的角色,讓它成為我的 SUPERPOWER。 只是主流教育制度對他們不適用8 年間,我發現認識的人當中也有 ADHD,其中包括我的學生。對我來說,他們很有創意、點子多、喜歡探索、不怕困難、有冒險精神、專注時吸收能力強。創意、創新和解難正是 21 世紀職場所需的技能。不能在主流教育制度下學習的一群,不代表他們不能學習和沒有成就,游泳運動員菲比斯也是 ADHD,他的成功背後有一位耐心而相信他的媽媽,她完美演繹什麼是因材施教。 ADHD 的人生裡會很多起跌,醫生曾說:「你『跛下跛下』地把你的前段人生走出來,走成這樣,已經很不錯!」 在我人生出現過很多伯樂,能走到這裡都是他們的功勞!我走過的路並不平坦,也曾因自己起步比人遲和別人的批評而定義自己毫無價值。歧視、標籤的存在是因為缺乏知識,而且不是人人能遇上伯樂。也是過來人的原因,所以很想能為他人做點事,或許現在只得我一人,而我確信,有天會與一群和我有共同願景的人在為此而一起努力。 近年,研究 ADHD 的專家把 ADHD 重新定義為另一種腦神經系統,他們認為 ADHD 具備許多獨有的正向特質,很難把它稱為障礙。很多國家對 ADHD 的支援很完善,資訊也很多。世上許多出色的人都是 ADHD 患者,可以先從他們的故事開始,或許會讓你另眼相看。 認識自己,善用策略,ADHD 的人生不一定是「倒瀉籮蟹」。 怎樣才能過不一樣的人生? 你的出現總有其使命,接受自己真實的樣子,你永遠不知道,你身上的某種特質,哪一天會成為你的 Superpower。 撰文、照片來源:Cat Cheung

  • 兩個人寂寞不如一個人孤獨
    新聞
    OLO Magazine

    兩個人寂寞不如一個人孤獨

    雖然每晚都睡在同一個人身邊,但怎麼你卻仍然感到寂寞?外面的人怎樣說你都無所謂,但怎麼連身邊人都不願意去了解體諒你?或者很多人並不會刻意區分寂寞和孤獨,但其實本義上兩者之間有著很大分別。寂寞(lonely)是一種情緒上的波動,渴望跟別人溝通卻得不到所需的關注後的不滿足;相反,孤獨(alone)是一種思考狀態,過程著重於內省自足,滋養自己的生命本身。愛情中我們難免會迷失自己,曾經以為生活從此有了依靠就不會再寂寞,但現實歸現實,有些人就是天生不合,有時你會不禁問自己,跟他一起,到底是愛還是習慣? 不合適的擁有只是消耗大概每個人都有惰性,雖然現況並不如想像中美好,但還算可以接受就得過且過,閉上眼深呼吸,告訴自己艱苦的日子還是要過。為了不失去,我們寧願忍受兩個人的寂寞,安慰著自己時間會治癒一切,卻忘了不合適的擁有其實只是消耗。你的伴侶並沒有讓你成為一個更好的人,反之令你開始變得充滿疑慮,缺乏安全感,你好清楚你越來越討厭跟他一起時的自己。當你在理應最親密的人身邊,卻感覺到無比陌生,你能想起你們之間有多久沒有細心聆聽過彼此的心底話嗎,你又有多久沒有跟自己好好對話呢? 答應不再委曲自己,好好練習放手一生之中,我們總有愛過幾個人,但真正陪你走到最後的就只是你自己。一路走來,我們漸漸擁有得愈多,但就愈容易忘記要去珍惜,也開始變得害怕失去,畏懼轉變,忘了我們本一無所有,所有聚散分離都是緣分,可以相遇相知己是難得。自問對這段感情已經盡力無悔,不如就學習好好感謝沿途陪伴過的人,亦答應不再委曲自己,好好練習放手。斷、捨、離,三個字,知易行難,要忍痛抽身曾經投放過的感情很難,但有捨才會有得,捨棄不適合的人,離開那些不斷消耗你心神的地方,你才有機會安靜下來好好享受孤獨。一個人的孤獨並不可怕。感覺寂寞是因為往外求而求之不得,但孤獨是內向性的,往自身而不假外求。孤獨讓我們跟自己有更深刻的對話,給我們誠實面對自己的空間,也令我們更知道自己真正需要什麼。與其寄望別人帶給自己快樂,不如由今天開始,重新拿回屬於自己的主導權,你要記住,我們都值擁有快樂。 撰文:Kanya 圖片: Evgenia Arbugaeva的作品《Weather Man》地球上最孤獨的人

  • 《等一個人咖啡》
    新聞
    OLO Magazine

    《等一個人咖啡》

    在愛情裡,等待是最難熬的。先要等一個你喜歡的人出現,在此之前,會遇上無數個喜歡你但你不感興趣的人,像考試官般考驗自己的定力與耐性;接著是等那個喜歡的人對你告白,或是回應你的告白,就像等了一輩子的時間,他/她終於回覆你,我們在一起吧;拍了幾年拖,你們有談過將來,卻沒有任何實質的計劃在進行中,你期待人生進入下一個階段,一直遲遲未到來;又掙扎了幾年,你們結婚了,剩下來的日子不用再等待,就算要等,至少過程不那麼煎熬。等待固然是煎熬的,但請別忘記享受過程,珍惜兩個人時的相處與互動,也不忘時刻把自己打理好,對於你期盼的「結果」有莫大的幫助。 ___________________ 活過不白過 Follow us on IG:https://bit.ly/2yjkquY ___________________OnlyLiveOnce OLOquote

  • 用時間粹煉 欣賞不確定的美 – 柴燒
    新聞
    OLO Magazine

    用時間粹煉 欣賞不確定的美 – 柴燒

    若你看過《人鬼情未了》,電影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一幕:男主角牽着女主角一雙滿是泥漿的手順着旋轉的拉坯機轉、轉、轉……一個陶瓶慢慢成形。背景音樂是Righteous Brother的《Ghost》,連周星馳在《97家有囍事》也模倣一番。五年前,Tony第一次親手感受到溫柔而濕潤的陶土順着旋轉的拉坯機轉、轉、轉,轉出一個陶瓶,便一頭栽進了燒製陶瓷的世界。「當時,我是跟隨元創方(PMQ)好器色黃美嫻(Yokky)學習陶瓷。」 form follows function陶藝是一種傳統和原始的藝術,只是利用水、火、土完美結合,加上創作者的心思和精神,設計出一件件獨一無二的工藝品。「製作陶瓷時,我會細心思考其形態和功能,好的陶瓷不單是其觀賞性,還有實用性;畢竟,陶瓷是一個日常生活的器具,不單要好看,更一定要實用。」或曰:form follows function。「在動手做陶瓷的時候,除了能激發想像力和創造力,其實也是去思考生活,感受生活。」Tony笑說,陶瓷可說是一種易學難精的工藝。說難不難。「當你掌握了拉坯或上釉的技巧之後,要製造一件陶器便不難。」但說易也不是很易。「用上什麼的陶土?塗上什麼的色釉?怎樣的溫度?那樣的顏色?甚至是放入窰中哪一個位置都會影響陶器的質感和色彩。」一切是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陶瓷的迷人之處正是這一種不確定性,未到出爐一刻,你還是沒有答案。」不過,Tony補充說:「工多自然藝熟,只要多花時間學習和練習,你便越能掌握箇中的訣竅和技巧。」直至學習柴燒之前…… 五天不眠不休去加柴兩年前,Tony有機會跟隨Yokky老師到台灣南投喜窯燒柴燒,又像發現新大陸。「那是一片更廣闊的天空。」先簡單介紹柴燒。打從人們一開始製陶,便是使用柴燒,利用薪柴為燃料燒成的陶瓷;只是柴燒最大的問題是柴火燃燒的灰燼,會掉落在釉面上,燒製作品本身也會被紋上走火的痕跡;與之後講究細膩的陶瓷相比,顯得原始和粗糙,漸漸被打入冷宮。直到日本人將其發揚光大,著名的日本備前燒、信樂燒,都是柴燒的代表,而台灣柴燒亦受日本文化影響。但第一個代價是:不眠不休。「陶器用電窯或煤氣窯燒,只需十多個小時,但用柴火燒就要花上五個晚上。」因為加熱需時,燒柴一個小時才可以提升15-20度,一天24小時才只有500度!若是電窯,開十數小時便是千度以上,十幾個小時就燒完。但在柴燒,速度並不是一切;溫度只是柴燒最基本的元素,若只求溫度,何用柴燒? 非大師,不柴燒「除了燒柴燒期間要不眠不休投柴,期間有很細微的因素,如:投柴的速度和方式、空氣的流量等等,都會影響窯內作品的色彩呈現。」原來,燒陶的時候完全燃燒的灰燼會隨着熱氣流飄散,當溫度夠高,木灰開始溶融,與陶坯中的鐵形成釉,就會呈現不同的色彩變化。「柴燒時我們要注意燃料的燃燒情況、火焰的走向、煙霧的濃度、灰燼的堆積量、陶件擺放的位置等。」所以,柴燒會是很自然的形成一個布局,灰、火的布局,人為可以做出某一個程度,但它沒辦法百分百可以做出來。做柴燒的過程是很自然的方法, 這種風格的柴燒低調樸素帶著自然雅致;粗獷有力的質地,也正好貼合「寂侘美學」(Wabi-Sabi)所強調本質的樸素之美。有人稱「非大師,不柴燒」,可見柴燒技藝最美。 撰文、攝影:郭昊軒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 在大自然中騎車才是正經事
    新聞
    OLO Magazine

    在大自然中騎車才是正經事

    綠色議題成為大勢,人與大自然如何在生活上融合幾乎成了日常的主要命題。比利時東部省份林堡(Limburg)自1995年起開始建設單車網絡,更率先發展出「公路式」的單車公路貫穿各城市,至今已建立上萬條超過2000公里單車網絡,踏實地連結人民生活與大自然。近年林堡更進一步把單車文化與建築美學結合,提升騎車與郊遊體驗。首個項目名為「Cycling Through Water」位於城市Genk的湖區Bokrijk,倘大的湖區包括自然保育區、博物館、歷史遺跡等,負責承建的比利時建築事務所BuroLandschap選擇於重塑區內13、14世紀時期遺留下來的人工池塘,並於中央建立長212米的單車徑,更特意設計車道兩側湖面與騎車時的視線齊平,創作出猶如「摩西過海」的騎車體驗。 最新項目則轉移至城市Hechtel-Eksel的 Bosland森林之中,築起700米長、3米闊的單車徑,這個名為「Cycling Through the Trees」的企畫特意把單車徑設於森林深處,兩個直徑100米的「圓」美環型單車徑靈感來自樹木的年輪,單車徑高度隨著車道入口處慢慢爬升,最高點更高達10米,騎車郊遊時猶如穿梭於林木之間,體驗360度的森林樂,別有趣味。撰文:Mike Lai 圖片來源:https://www.burolandschap.com/ /  https://www.visitlimburg.be/___________________活過不白過 Follow us on IG:https://bit.ly/2yjkquY___________________OnlyLiveOnce 深度遊記

  • 《Something in the Air》
    新聞
    OLO Magazine

    《Something in the Air》

    「我不想變老。」「為何這樣說?」「老了,我便會變成那些『食鹽多過你食米』的人。」 「我們無法阻止自己變老,但可以不停止學習和思考,讓自己的腦袋不跟著老去。」 沒人不怕成為自己口中所討厭的老人,前題是不要放棄審視自己,不要以為自己已足夠成熟,用僅有的知識去分析一切。時代在變,人也在變,如果只有自己的想法一成不變,不管年紀多少,你的人生已老去。 ___________________ 活過不白過 Follow us on IG:https://bit.ly/2yjkquY ___________________OnlyLiveOnce OLOquote

  • 《三個傻瓜》
    新聞
    OLO Magazine

    《三個傻瓜》

    身邊總有些緊張大師,說明天要點點點,自己未預備好,這次必死無疑了。但回想起來,我們人生有多少次是從「必死無疑」中走過來,又有那次不是剛好過關?如果真的只剩下明天,根本沒甚麼好緊張,因為做甚麼也沒用;如果剩下的不止一天,那更不應待在原地緊張,而是將餘下的時間分攤去預備。明天是今天的後續,今天的你死不了,明天也大概沒大礙。 ___________________ 活過不白過 Follow us on IG:https://bit.ly/2yjkquY ___________________OnlyLiveOnce OLOquote

  • 為了兒子,我辭了教師去當保險從業員
    新聞
    OLO Magazine

    為了兒子,我辭了教師去當保險從業員

    「我從沒想過會加入這行業。我想,做這行的,大部分人都不曾以保險從業員或financial planner作為自己的志願吧。我做過幾年中學老師,也做過教育研究工作,直至兒子出世⋯⋯他四個月時一次肚痾,入了公立醫院,很記得隔離床有個6 歲左右的孩子,我聽到醫生跟他的父母說,孩子的白血球指數有異數,懷疑是白血病。我看着那位母親抱着孩子,眼淚一直流,我在旁聽得紅了眼,嚇傻了。 很自然地我想到兒子的將來,跟老公提起還沒決定保險的事,老公竟提議我入行,親自了解更多。其實那時做教育研究朝九晚六,完全沒時間陪兒子,起床趕着上班,收工了他又快睡,本就想過辭職,加上老公的提議,我便真的去考牌了。 入行後,我才真正明白自己在做一份怎樣的工作。生老病死本來就平常,在人生某個時刻總會發生,保險,簡單來說是未雨綢繆。講真,我不會說自己在做什麼偉大的事,但我在做有意義的事,保險事實上是一個商業工具,等同你買股票賺錢,買樓賺錢,保險也是錢,只不過它和某些因素掛鉤 —— 生命、疾病。 中國人聽到常馬上講句 『大吉利是咩!』其實我們要明白,命仔真的值錢。當政府沒有足夠的措施保護我愛的人,公共醫療體系壓力隨時爆煲,我想到的是,如果我死了,兒子家人怎麼辦?病了,為什麼無錢便醫不到?社會既然沒有保障我愛的人,我便用自己的方法為他們設想。(除非你好有錢,有一大筆遺產。不過有錢人往往買更多保險,億億聲。) 我知道有些人對保險有不好的印象,覺得我們這行人是『搵人錢』,說實在,每一個行業都需要付出以賺取酬勞。我們賺了微薄佣金,但你有沒有想過,你若真有什麼事,所獲得的根本是超乎了金錢上的賠償。對我來說,客人不是一單單case,而都是一個個活生生的人。那份保障真的不在錢那樣簡單,而是終身承諾。 遇過一個洗碗阿姐,普通話說不清,廣東話說不明,溝通困難重重。一次她弄傷了腰,女兒不在港,自己看錯醫生不知怎樣claim保險,我就陪她找個可信的醫生看,再替她約物理治療並帶她去。後來她想經營一間洗碗判頭公司,沒有相關知識又找起我來,我其實也不懂,但也周圍問人陪她去秘書公司搞文件、去銀行開戶口,甚至找律師幫她解決一些問題。 我也做過別人的客人,有誰會願意有個經紀整天問你買不買保險?或者三不五時跟你檢視保單?但對着客人,我真的是盡心盡力。要賺的佣金其實一早賺了,但為什麼之後我總會如他們的私人助理一樣,那是因為我真的和他們建立了感情。我了解了他們背後的人生,為什麼要買保險,有什麼愛的人想保護,有什麼擔憂和恐懼。從他們身上,我明白到,好多買保險的人其實不是為自己,而是全然為了自己所關心、所愛和放不下的人。那是一份愛和責任感。 如果不是當初毅然加入此行業,這些人和故事我都不會遇上。這些人就是我工作的動力。 回想我自己,也是為了兒子才走到今天這步。」 撰文:ky___________________ 活過不白過 Follow us on IG:https://bit.ly/2yjkquY ___________________OnlyLiveOnce peopleofhongkong 保險從業員 財務策劃顧問 責任 愛人愛己

  • 【People of Hong Kong】 賣花的男人最懂浪漫
    新聞
    OLO Magazine

    【People of Hong Kong】 賣花的男人最懂浪漫

    我在擺花街開花店咁耐,從未見過好似依家咁靜。 情人節之前嗰晚我做到凌晨兩點,街上一個人都無,溫度得嗰十零度,好鬼凍;但無辦法,搵食嘛!跟住十二點又返嚟做啦,情人節呀,以前呢一日做成個月生意,但依家生意難做,俾一場武漢肺炎搞彎哂,仲衰過沙士。其實開花店好辛苦㗎,鮮花晚上送嚟,兩公婆便要分門別類,執頭執尾,又要掂水,手都爛哂㗎,由天光做到夜晚,一日十八小時,兩公婆輪流看檔。 喺度開檔日曬雨淋預咗㗎嘞,做唔緊要,最怕係無人欣賞,鮮花會謝㗎,睇住啲花開哂無人買,錢不是最重要,而是覺得很可惜。(咁點樣襯花?送什麼花最好?識唔識花語?)你講乜嘢花語呀?我唔識㗎!紮花望落去合眼緣咪靚囉,你鍾意咪靚囉,唔使咁多花臣喎,係啲呃錢花店搞埋啲⋯⋯乜嘢gimmick話⋯⋯ 其實呢唔怕講喎,香港男人不解女性溫柔,吓吓都講錢,情人節買紮花又嫌貴,幾十蚊氹吓女人開心都阿吱阿咗,其實呢,女人收花一定開心,真的唔識浪漫,相反啲外國人飲完酒行過,買支花送給女伴,啲女仔笑到見牙唔見眼。(咁你有送花俾老伴?蘇太坐在一旁工作。)「送乜鬼吖,我開花店,佢日日對住啲花,仲使乜我送?我寧願佢早啲返屋企休息,喺條街度好凍㗎! 撰文:羅馬 攝影:西西里___________________ 活過不白過 Follow us on IG:https://bit.ly/2yjkquY ___________________OnlyLiveOnce peopleofhongkong 花店 擺花街 不解溫柔 送花不送花

  • 東野圭吾
    新聞
    OLO Magazine

    東野圭吾

    東野圭吾的著作如《嫌疑犯X的獻身》、《白夜行》和《解憂雜貨店》被改拍成電影,其引人入勝的地方在於他擅於以推理故事勾畫人性。像《嫌疑犯X的獻身》,男主角為幫助意外殺人的兩母女製造出另一個殺人現場,令警方的調查陷入困局,最終他的手法還是被釋破,令原本一個人的悲劇演變成兩個人分擔。拯救人的方法有很多種,我們渴望犧牲自己去成全他人,但對方未必一定也這樣想,有時候,一個人只要好好活著,就足以拯救某個人。___________________ 活過不白過 Follow us on IG:https://bit.ly/2yjkquY ___________________OnlyLiveOnce OLOquote 2019年度十大暢銷書

  • 輕輕地付出Juju Gin Fizz,深深地感受愛情
    新聞
    OLO Magazine

    輕輕地付出Juju Gin Fizz,深深地感受愛情

    從來不是一個擅於做什麼事情哄人開心的人,應該有很多人也是這樣?其實不去特別想的時候比較好,甚至會有人說你很會逗人開心?但如果要想著特地製造一件驚喜,或是故意去想一份禮物,想一個哄人開心的笑話會左支右拙,想破頭都想不到主意。無論如何,總之不擅長,明明人不算太笨,但就是絕望地沒有這方面的心思,世上是有種缺乏浪漫的人,沒得救,注定孤獨終老。突然想起,酒吧有一種調酒,叫經典調酒,每本調酒教學書都會記載,每個調酒師都會做,像是Martini、Sidecar,這些酒看起來很簡單,但你問認真的調酒師時,認真的調酒師都說:要真正地「完成」這種調酒,可能要花一輩子的努力和思考,那杯調酒才有自己的答案。有些經典調酒的酒譜很簡單,像Gin Fizz不過是琴酒,檸檬汁,一點糖,和Soda Water的調和。但沒有比Gin Fizz更適合去了解一名調酒師對每個細節的掌握。大家都說點Gin Fizz是最能感受到功力的是:冰塊放入Highball杯的方式,檸檬汁的處理,味道平衡的調和,Shaking恰到好處,注入氣泡水的份量和方式⋯⋯光是這樣的酒譜,選擇不同的琴酒品牌作為起點,微妙地因為不同的琴酒,也隨之微妙地調整平衡;一杯調酒的調法,由選擇琴酒開始都是功夫和思想的累積。現在有些酒吧都會用上非常吸引眼球的擺盤,有一些真的很浮誇很吸睛,但我還是比較喜歡點經典調酒,你從這一杯酒裡面代表的每件小事,可以感受到一個調酒師的成長和構成,也有很多的想像空間,為什麼要挑這瓶酒?為什麼他會這樣做一杯Gin Fizz呢?靜心感受,是我們應該在喝Gin Fizz時要學習的,有些人不會說甜言蜜語,簡單來說就是悶吧,時間一直延伸,再多的甜言蜜語最終都會歸於平淡;只有不起眼地付出,不起眼地做些小事,我覺得,這也是一種很了不起的感情。輕輕地付出,也需要輕輕地感受。唞唞酒吧是間Gin Bar,除了G&T,當然有我們喜歡的Gin Fizz調法。今天想說這瓶樹々Juju Gin,是鹿兒島的燒酎蒸餾廠濱田酒造釀製的,他們說用了7種材料製作這瓶琴酒,但只公開了柚子,杜松子,洋甘菊,橙皮和芫茜籽五種味道。樹々的意思是很多棵榭,這瓶琴酒卻給我們很柔和卻撲面而來的柑橘香氣,再帶一些洋甘菊花香和傳統琴酒的杜松子味,很微妙的平衡感,用燒酎做的琴酒我們比較少做成G&T,像是濱田酒造也推薦的,加Soda的調法最合適了,所以她也是一瓶很適合用來調Gin Fizz的基酒。調酒師Wallace做Gin Fizz時喜歡用和三盆,一種做和菓子會用到的日本糖,能夠給Gin Fizz 一些柔和的甜味,也正好特別配搭日式燒酎風格的Gin做出來的Juju Gin Fizz。是很清爽,溫和的甜味,讓平常的平淡生活充滿著一瓶酒的香氣,一個調酒師的積累,一些心情,就不過是一杯很簡單的調酒而已。撰文、圖片: Vincent @RestCoffeeGin ___________________ 活過不白過 Follow us on IG:https://bit.ly/2yjkquY ___________________OnlyLiveOnce 玩物養志 調酒 GinFizz 愛情

  • 【People of Hong Kong】生而為印度女生 一生都是不由自主
    新聞
    OLO Magazine

    【People of Hong Kong】生而為印度女生 一生都是不由自主

    「作為在港土生土長的印度人,我覺得香港人提起印度,聯想到的不是咖哩,就是強姦。早前在YouTube分享了探討印度強姦情況的短片,印度的親友看罷覺得很難過,他們覺得我把國家說得太壞了。事實是事實,我沒有說印度很安全,沒有美化,我不能隱瞞這個公眾都知道很嚴重的事。晚上九時後,我不敢獨自走在印度街頭,如果女兒下班時間超過六時,一半的父母也會擔心。 印度女性在職場不只受制於入黑後的潛在危機,想工作的都不一定能如願。以往的印度,在較落後的城鎮,女性一生的步伐都老早被寫好了:20至23歲結婚,接著生子,然後在男方的家裡照顧著對方家人一輩子。儘管是較幸運的城市女性,也要問准男家後,才可在婚後繼續工作。因為不少印度女性只會工作短短數年,她們大多從事辦公室工作,對職場生涯規劃也沒什麼幻想。很多家庭還是覺得,生個女兒,那頂多是二十年的女兒,付了禮金便是別人家的事。如果女方家庭環境欠佳,為女兒找對象也很困難。我今年27歲了,早就過了那段結婚高峰期,我家算是比較開明,不一定要和背景接近的印度人結婚,但生孩子則似乎是必然的事。九成印度人不接受婚後無子,如果沒懷孕會被歸類為身體有毛病,一向開明的母親也跟我說,如果不打算有小孩,那你也別結婚了。兩年前有套電影叫《M巾俠》(Padman),以發明廉價衛生巾製造機的印度企業家Arunachalam Muruganantham作藍本,講述丈夫為愛妻設計衛生巾,免得來經時使用骯髒布條之苦。電影上映時大家都覺得題材奇怪,但這是我非常推薦的作品,畢竟現在仍有女性來經時,被要求留在房中用饍,也不能步入重中之中的廚房,皆因她們被視為不潔。雖然Bollywood很戲劇化,卻間接令印度女性大大提升自信心,也擴大對生活的想像和可能性,包括鼓勵了自由戀愛,亦令女性議題更受關注。強姦案令女人都站出來反抗,了解強姦案的背後原因,能更深入了解國家文化,印度是發展中國家,其實很多事情都在發展中,包括女人。」介紹:新德莉莉,香港土生土長的印度人,於香港知專設計學院修讀國際時裝商務文學士。成為YouTuber,希望鼓勵不同背景的人勇於分享文化,同時對他人的故事保持好奇。 撰文:陳菁 攝影:陳菁___________________活過不白過 Follow us on IG:https://bit.ly/2yjkquY ___________________OnlyLiveOnce 活到盡故事 PeopleofHongKong 印度 強姦 YouTuber @新德莉莉

  • 【周末大電影】月黑高飛
    娛樂
    好集慣 BetterMe

    【周末大電影】月黑高飛

    「希望是美好的,也許是人間至美;而美好的事物,永不消逝。」(Hope is a good thing, may […]

  • 我與孩子的第二人生
    新聞
    OLO Magazine

    我與孩子的第二人生

    【讀者投稿】我與孩子的第二人生每天走在街上,看到戴著口罩的路人、被鐵絲網圍起來的天橋、守衛森嚴的警署、滿目瘡痍的馬路,很難想像這是我住了30年的香港。 大約半年前開始,大大小小的移民平台紛紛冒起,已有下一代的朋友無意間都討論著要離開香港。誰想到,貴為國際都會的香港人,又要再面對一次移民潮?事實上,自從一年前離婚以來,我的世界也一直在變。我叫黃卓嘉,剛剛渡過32歲生日,我想在這裡分享我的故事。在26歲時,我有了一個自己的家。 曾經我覺得自己擁有了幸福, 但如楊絳於《我們仨》一句:「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2019年我回復了單身, 一個人帶著兒子,開始了我們迷你家庭的生活。 我們每天跌倒、每天學習,剛開始的時候很難過,慢慢地也就習慣了。然後,我發現單身能讓我嘗試更多的路。 由於放下了傳統家庭的包袱, 我可以帶著兒子走更多以前不敢想像,但也更刺激、更具挑戰性的路。三年多前,基於工作的關係,我開始學習德文。 剛開始的時候都是為興趣,但是學了差不多一年後, 我便被德國歷史文化深深吸引。雖然每一個國家都有自己的問題,但德國於二戰後對戰爭與人性的反省、東德人冒險翻越柏林圍牆尋找自由生活、以及近年德國對難民融入教育的政策,都使我對德國充滿了嚮往。 我想,既然我懂一點德文,又去過德國幾次,或者我可以帶著兒子一起去看看這個我喜歡的國家,並且在其間研究一下移民的可能性。於是去年便訂了機票,並開始計劃一個屬於我們倆的聖誕、新年旅程。出行前,家人有微言,認為危險。很多人或許跟我家人一樣,認為小孩子年紀小,帶他們旅行會很麻煩。 的確,比起自己一個人去德國,這次帶著兒子要預備的工夫多了不少,例如:頭兩天讓兒子慢慢適應時差、在行程中安排小朋友感興趣的活動、出門前帶備藥物探熱針等,旅程中亦比一個人出門要更加小心和用神。但我認為透過旅行,能夠刺激小朋友對世界的想像,讓他們透過發問問題,更了解這個世界,對小朋友的發展有莫大益處。離開 comfort zone 挑戰自己不是大人的專利,小朋友也需要。兒子在旅程中,讓我看到他平常在 Comfort Zone 內未有表現出來的特質,變得更獨立和主動,回家後也不時提起旅行的點滴。而且對我來說,即使以後他未必記得這趟旅行,但跟兒子曾經一起出走這個經歷已成為了我其中最珍貴的回憶。有時事情的好與壞,端視乎你看待事情的角度。半個多月的德國之旅轉眼便過,回到香港短短一個多月,這個城市又再經歷困難與挑戰,實在不勝唏噓,在對照德國的自由,讓我漸漸萌生離開香港的念頭。 或許有人認為,作為真.香港人,應該與香港共進退。我覺得與其執著把身份認同綁在一個地方,不如嘗試從另一個角度去想 —— 香港歷史雖短但豐富,作為這一代香港人,倒不如把香港精神及文化散播到世界角落。猶太人飄泊多年,也因為靈活變通而於世界立足。耿更斯在《雙城記》一句: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或者可以讓香港人參考一下其中的意義。 變動未必是一件壞事,畢竟世界上最恆久不變的真理,原是改變。___________________ 活過不白過 Follow us on IG:https://bit.ly/2yjkquY ___________________OnlyLiveOnce 讀者投稿 單親媽媽 旅行 德國

  • 再見Ulay
    娛樂
    OLO Magazine

    再見Ulay

    「藝術家不應愛上另一個藝術家。」藝術家Marina Abramović說。但她終究還是愛上了他—— Ulay。經過一生的愛恨交纏恩恩怨怨,這天,他先走了(1943-2020)。他們肯定是藝術史上愛得和恨得最轟烈的一對戀人。戲劇性地同月同日生,曾經在1976至1988年間,幾乎是連體嬰般的共同創作過無數挑戰觀眾感官和情感的作品。《Relation in Space》兩人赤祼着身不斷從距離對方的20米出發,向着對方衝去、撞擊;《Imponderabilia》再度雙雙祼體站在美術館入口,要觀眾在他們中間的狹隙穿過;《Relation in Time》二人將頭髮綁在一起17小時;《Rest Energy》一個拿着弓一個拿着箭,在弓箭張力之下凝視對方,一不留神便傷了對方⋯⋯一如兩人的愛,他們的創作展示了愛情裡的痛、壓迫、傷害、虐待、激烈、熾熱、脆弱。1988年一場「告別儀式」最為人熟知。他們本來想在萬里長城的兩端各自出發,直至遇上對方然後結婚,料想不到才得中國批准這項創舉,兩人卻決定分開。結果,那一場長征變成了分手之前的最後回憶。他們各自出發,經過90天的行走,相遇,相擁,然後道別。成為世上最轟烈的告別。然後,Ulay消失於藝術界。直至二十年後,Marina Abramović在藝術館進行一場和觀眾凝視的行為藝術——《The Artist is Present》。她坐在一方椅子上,一個又一個觀眾上前和她凝視一分鐘,突然,眼前迎來的就是Ulay。Youtube這條片被瘋傳,看着他靜靜坐下,和她相對默言,兩人萬千思緒只能化成淚水。然後,他離開椅子。兩人拭乾眼淚,故事一章又完了。 往後是官司、訴訟,一方控訴另一方,徹底展現愛的反面的劇情,然而再來卻是兩人和解⋯⋯大概兩人之間的愛無法輕易定義,但無論如何,Ulay先離開這個塵世了,要讓Marina Abramović獨自思念和他一生的故事。在她的自傳年表中,曾有這樣的文字:75年遇到Ulay,強烈吸引。 77年男性和女性的能量結合在一起,制造出了雌雄同體的存在。 ⋯⋯88年我不再喜歡他的氣味了。 89年留法,買自己的房子。需要改變,歡笑,愉快和榮耀。再見我們在一起的時光。再見我們的劇烈。再見結構。再見西藏人。再見孤獨。再見危險。再見嫉妒。再見不愉快。再見眼淚。再見Ulay。而阿姆斯特丹Stedelijk Museum早決定於今年11月為Ulay舉行回顧展,展示包括照片作品,以至一系列探索身份、身體以及探討社會議題的作品。《The Artist is Present》:https://youtu.be/mEcqoqvlxPY ___________________ 活過不白過 Follow us on IG:https://bit.ly/2yjkquY___________________OnlyLiveOnce 活到盡故事 藝術家 Ulay MarinaAbramović  再見眼淚 再見Ulay

  • 又一山人:網絡令人拒絕求深,大家都滿足於寬卻零碎的事
    娛樂
    OLO Magazine

    又一山人:網絡令人拒絕求深,大家都滿足於寬卻零碎的事

    四十歲,或半百,對部分人而言是一個結算的時間點,而今年將踏入耳順之年的又一山人(黃炳培),則帶來集合入行四十年之作的展覽《時間的見證》。有人認為他擁有很多,他笑著說不多,不過一間房。他期待著展覽的完結,把已經擁有的那杯水倒掉,拿著杯子,隨著社會的變化重新上路去,「創作要與社會同步,二十年前說『正面香港』《紅白藍》系列,現在來說這正面積極並不落地,那理想主義太不切實際。」 歸零不等於零 把水倒後仍有杯這五年半前獲邀的展覽,又一山人期待著到來那刻,「過去就過去了,完成後我便重生,仍想做點不同的事。」學繪畫、拍攝劇情片,甚至修讀有關推廣和傳訊的課程,都被列在他的想做清單上。訪問時是年初之時,不少人總嚷著想歸零、要推翻舊我,他卻覺得「零」的概念太非黑即白,「歸零這個詞有點誤導性,假若倒翻了水,仍總有個杯,過往的經驗和感受難道不計算在內嗎?」 展覽上印了不少他喜歡的字句,當中包括,「我的字典裡沒有成功二字,成功意味著終結、劃一個句號,我還是喜歡一直投入,每一次都是逗號便好。」他偶然會遊走於完結的定義中,有完結才有起點,但完結又不等於句號。他視生活為白紙,城市有時差,睡了八小時後,又要重新更新認知,更似分號,「歸零要視乎有沒有意識和胸襟,面對自己永遠在起點上。」他笑言,只有離開人世那天才算句號。 正視死亡 認真生活曾經有傳2012年12月22日是世界末日,也引起他對生活的反思。展覽中有一塊巨型黑色展版,寂靜地只掛著一幅作品的兩個畫框,他沈默了好一陣子,說他甚少把這串記憶說出來。母親因腎病去世時他還未夠三十歲,身體日漸變差,家人都沒勇氣面對,連遺照都沒好好處理,最後只能從小小的3R家庭照中馬虎的剪出來。在父親也走了後,又一山人再次思考何謂完結,最後的結論是人類無法預知明天,不如認真過日子。於是始於2011年,他在每年生日都特意自拍,看著輕微改變的面容,同時反思自己有沒有善用時間、善待自己。這個作品名為《最後集作》,數量未明的自拍照將在他和父母聚首後展出,這些他都計劃好了。 展覽前,他花了一年時間創作《每周出海》,每星期設計一張海報,把創作生涯中欣賞的、感動的都快速搜畫,他形容像離魂前的走馬燈。認真生活,誘發認真的創作,他不希望展覽成為單純的回顧展,於是把一塊油畫布埋在友人家中的田地裡302天,成為印證著時間的作品《塵歸塵》。他也在十多萬枚攝影作品中挑選出八千張,分類並製作成二十本相冊。他曾經遇上一個讀醫科的跑步者,在博物館附近跑著並偶然發現相冊,後來每次都專注地完成一本,甚至連它們屬於一個展覽都不知道。他笑言相冊都是道具,潛藏的目的是希望大家能感受時間,看見過程的存在。 網絡令人拒絕求真、求深早前他也參與了由香港傢俬裝飾廠商總會主辦、創意香港贊助的「Project HK-UK」,分別與本地及英國的設計師交流,協助他們設計用作禪修及茶道的居家桌椅組合。他期待從中西方的繪圖紙上,找到對空間和文化的新想法。華人對華人抱有高期望是正常不過的事,他亦坦言比賽中,香港的作品過於直白,在當代感和出世感上未夠驚喜,看得出是在有限的時間內倉猝完成。這也是他在校園教學時,在學生中察覺到的通病──新一代人對傳統文化欠缺理解。 他認為教育要由自身出發,在日常訓練審美觀,「能爭取多少要靠自己,有經驗和眼界就能推敲出更多,不是執著那塊餅是否在眼前。」他把大部分成因歸咎於網絡,程式會按使用者的習慣而輸出更多相關資訊,久而久之令用家下意識相信眼見的便是全世界,偶然看到沒接觸的資訊類型便欠缺求知欲,「明明大眾接觸網絡只有二十年,卻覺得搜尋不到關鍵字便等於沒有資料。不夠努力地得到的,大家都不深刻、不珍惜,但大家都拒絕發掘深入的事,滿足於寬卻零碎的資訊。」這樣下去,公眾聽到的聲音會愈見單一、資訊無從驗證、人工智能會取代人類,這都是叫他憂心的預測。 非收成期 與社會狀態繼續前行活在當下社會,他提起2014年參與Alex Fung的作品《飲酒》,最後兩句為「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講述陶淵明在紛亂中仍能豁達自在。無論是依靠網絡的年輕人,還是以往在課堂上死寂的學生們,這大半年的社會運動中,讓他有另一種想法,「自雨傘運動以來,我看見年輕人為他們認為正確的事站出來,而這次的執行力更強。有追求、相信,並執行,這是我欣賞的。」但他補充,當人人都對下一步感到迷茫時,應該要把執行力同時套用於自身,事業也好,對知識的熱情也好。 《明天日報》是2047年7月1日出版的報章,頭版標題為「港人移民新港島突破五十萬」。如果按照年齡和成就,又一山人大概會被歸類為大眾口中的「收成期人士」,但他不曾有類似想法,皆因大家都面對同一個社會。《紅白藍》系列幾乎和他的名字畫上等號,今天的他卻坦言那種正面態度不再適用,「創作要與社會同步,二十年前《紅白藍》的正面積極現在並不落地,那理想主義太不切實際。」於是他聯同三位舞蹈家拍攝電影長片《冇照跳》,探討這個城市該如何走下去,「人生好壞也無法計算太多,不如以正面態度,有責任心、有良知地上路吧。」 撰文:陳菁 攝影:林三

  • 鍾明軒
    新聞
    OLO Magazine

    鍾明軒

    有留意台灣總統大選的人,可能會聽過鍾明軒這名字。「我是國際美人鍾明軒。」他用小S般帶點高傲和自信的語氣在影片中介紹自己。擁有過百萬粉絲的她,因著LGBT的身份和帶點犀利的說話,受不少網民愛戴,但有多少人愛他便有多少「酸民」攻擊他,他曾不止一次拍片一一回應那些攻擊留言,說他是「人妖」、「不男不女」、「噁心」、「小孩長成這樣作何感想」,可見他心底裡介意,卻沒有避而不談。在片末他這樣說:「雖然這麼多人罵我,但是在這言論自由的社會,我尊重他。很多人不明白甚麼叫言論自由,我認為就是『我不同意你的說法,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 ___________________ 活過不白過 Follow us on IG:https://bit.ly/2yjkquY ___________________OnlyLiveOnce OLOquote 2019年度十大暢銷書

  • Go get it
    新聞
    OLO Magazine

    Go get it

    「當Kobe Bryant離開了,我的一部分也隨着死去了。」在Kobe Bryant的追思會上,Michael Jordan如是說。外界常將他們作比較,但其實兩人有着深厚的友誼,從很早開始,Michael Jordan便視這位小伙子如弟弟一般。Kobe Bryant常常半夜發短訊或致電給Michael Jordan討論籃球技術,Michael Jordan笑說,一開始是覺得惱怒的,但漸漸被Kobe Bryant的熱誠打動。到後來半夜討論的就是要怎樣教導女兒打球,Kobe Bryant就是有一股無人能及的熱情,那不只是對打球的,也是對生命,對所愛的人。Go get it,對,也是Michael Jordan從這位知己身上看見和學習到的,只要對任何事情生了熱情,go get it吧。即使是要向任何人請求乞求,只要你愛一件事情,你也會願意去做。在Michael Jordan眼中,Kobe Bryant是生命中無所不談的知己,是總能將身邊人最好的一面發揮出來的人,是無時無刻想進步,想為生命投入百分百的人。就是一個你無法拒絕去愛的人。Michael Jordan淚流不斷:無人知道自己的生命還有多少時間,活在當下,珍惜眼前人。享受生命中所遇見的每個人每件事情。是最老土的感悟,卻是最真摯的。如果能幸運地遇上一個不斷煩着你,會半夜三更和你聊天,充滿熱情的人,也讓我們一起學會珍惜。 ___________________ 活過不白過 Follow us on IG:https://bit.ly/2yjkquY ___________________OnlyLiveOnce 活到盡故事 MichaelJordan KobeBryant

  • 炒散才是生存之道?/ 一份正職不如幾份炒散?
    新聞
    OLO Magazine

    炒散才是生存之道?/ 一份正職不如幾份炒散?

    長輩從前都說炒散無出息,找間大公司,安份守己打一份工拾級而上才是正經事,但近年炒散卻來個大翻身,被堂而皇之地冠上Slasher之名。 一生一技藝vs八足咁多爪,就連日本大熱真人show《Terrace House》的一眾男女,也用了幾集來討論究竟那個才是現今社會的生存之道。香港早已脫離了經濟爆炸性發展的時期,社會向上流的機會越來越少是不爭的事實,像從前一樣安安份份等升職,倒不如自己開拓機會。多學幾門手藝,發展副業;又或者趁工餘時期搞些本小的網絡小生意;拍拍YouTube、寫Medium賺分紅…把正職當成散工一種,投身Freelancer行列,靠自己找多幾個方法開源,不再讓一個老闆掌控你往後幾十年的人生,看來才是現代社會的生存之道。畢竟這個年頭,我們但求活得自由自在,當個為自己而活的自由工作者,總好過打死一份牛工吧!撰文:Willis 圖片:《Terrace House》截圖___________________ 活過不白過 Follow us on IG:https://bit.ly/2yjkquY ___________________OnlyLiveOnce 職場哲學

  • 生於亂世,生仔也有種責任
    新聞
    OLO Magazine

    生於亂世,生仔也有種責任

    香港平均每個家庭僅生1.2胎,生育率全球排名倒數第四。在生育率同樣低落的匈牙利,去年為了對抗人口老化,就公布了一系列鼓勵民眾生育的優惠政策,如向生育家庭提供免息貸款,生第二胎後可豁免部分貸款額,生第四胎更可終身免交個人所得稅;生超過三個就資助你買七人車;肯幫手照顧孫兒的長老可獲政府津貼等。 如果在香港生仔也有資助,你又會否考慮一下?多得人類社會進步,令生育和愛情得以脫鈎。從前結婚後趕著生兒育女,是為了提升勞動力和生產力,到今天生小孩,不再是愛情的義務,To 生 or not to 生,我們更應考慮到的,是責任問題。錢是其一,畢竟廣告都說,養大一個孩子,動輒要你400萬。還未計生活環境、教育水準、成長氛圍⋯⋯孕育一個生命,責任大於一切。所以千萬別把孩子視作感情裡的水泡,以為生了兩個人就會變好。好好愛對方,從來都是婚姻裡最基本的責任。當兩個人都準備好肩負更大責任時,才慢慢去想加添新成員吧。畢竟這個世界紛紛擾擾,無論好的壞的,暫且先讓兩個人來承受好了。 撰文:Willis 圖片來源:Freepik___________________ 活過不白過 Follow us on IG:https://bit.ly/2yjkquY ___________________OnlyLiveOnce 知性愛情 香港家庭 生育率

  • 我嘅工作就係食朱古力
    新聞
    OLO Magazine

    我嘅工作就係食朱古力

    【People of Hong Kong】我嘅工作就係食朱古力Jeffery, Chocolate Taster我應該是全香港唯一一個完成International Institute of Chocolate & Cacao Tasting Level 3的人,也是唯一一個導師吧。我不敢說自己有條『神』脷,但肯定的是吃朱古力比別人多得多,知道每一種可可豆和朱古力的性格和味道。 其實不想說自己是朱古力鑑賞師,寧願說是Chocolate Taster。 我的工作⋯⋯咪就係⋯⋯食朱古力囉。 其實,早在十多年前在歐美已興起Bean to Bar朱古力,接着是日本、越南、台灣,終於來到了香港,已在香港可找到幾間專造Bean to Bar朱古力的小店,例如:Hakawa 、The Chocolate Cube等,味道也真的不錯。 Bean to Bar朱古力最大的特點是由朱古力師引入世界各地不同的可可豆,由烘焙、研碎、篩選、輾磨、調溫和成形一手包辦。 可曾聽過Chocolatier?它泛指朱古力工藝大師或以朱古力作bonbon,但他們可能只是買入朱古力𥖁溶掉加工;相反Bean to Bar由於是由烘焙到調溫,不同的可可豆不同的%不同的粗幼不同的溫度對成品都有不同影響,可能性大得多。 另外,朱古力師也可因應可可豆的風味去設計出不同朱古力,甚至是single origin的可可豆,更能吃出不同國家不同地區的味道。 品嘗朱古力,你一定要用鼻子,先嗅一嗅朱古力的香氣,細意慢慢咀嚼之後也嘗試用喉頭的嗅後嗅覺去領略朱古力不同層次的味道,好的朱古力也會有長長的餘韻,令人再三回味。 好吃的朱古力一定要能吃到地區的風味,味道一定要乾淨,層次要複雜;但一定不是香滑,那不過是宣傳技倆。 很多人覺得Bean to Bar的朱古力太貴,幾十元一塊,但當你試過之後,你才能領略朱古力的真正風味。 今個情人節若要送上朱古力,試試送她一條Bean to Bar,肯定她吃得稱心滿意,會對你的品味另眼相看! 撰文、攝影:郭晞雅 ___________________ 活過不白過 Follow us on IG:https://bit.ly/2yjkquY ___________________OnlyLiveOnce 活到盡故事 peopleofhongkong 情人節 beantobar 朱古力 手造朱古力 Hakawa  ChocolateTaster singleorigin

  • 碩士生變革紅Van  Payme付款、Whatsapp訂位、全港首設固定時間
    新聞
    OLO Magazine

    碩士生變革紅Van  Payme付款、Whatsapp訂位、全港首設固定時間

    「衣食住行,人人都有行這件事。」自中學開始,李凱翔對交通規劃產生了興趣。「我個人喜歡efficiency。我一見到inefficiency,我就渾身不自在。」聽說,一輛汽車停止2秒,足以令車龍堵塞1個小時。交通,除卻刻意為之的大白象,是最最講求效率的系統。如是,李凱翔香港大學土木工程系畢業以後,再進修交通政策規劃碩士學位。 碩士畢業以後,他曾受邀前往汶萊,協助規劃當地交通系統政策,回港後,更有大公司給予優厚的offer。但是,創業的念頭壓倒了安逸的未來想像。「我由細到大一直想創業,趁自己又未有小朋友,沒有甚麼家庭負擔,不如試下。」李凱翔垣坦承,平穩的生活具有莫大的誘惑,現時他的工時更是與以往的穩定程度大相逕庭,但是,「失敗了,我至少嘗試過。我不想多年後的自己後悔。」然而,芸芸創業道路之中,李凱翔偏偏揀選了,外界普遍認為已是夕陽行業的小巴。除了出於個人興趣,李凱翔認為,紅VAN其實有無限潛力。「香港只有紅VAN,可以沒有固定班次,沒有固家路線,沒有固定收費。」尤其在這個動盪的時代,「巴士一係開,一係唔開。不然就一頭衝進已被封路的路口。」相對紅VAN,「這條路不行,就轉另一條,很簡單。」 當然 ,人稱小巴為夕陽,自有他的原因。「紅VAN可以說是全港最傳統的行業。就算是電車,近幾年都有Apps和Wifi啦。但是紅VAN,現時的經營模式,與70年代的經營模式,真的分別不大。」不穩定的時間,令慣於安逸的香港人難以接受,若不是通宵達旦沒有其他交通工具,大都不會選擇紅Van。正式開業的第一個星期,「只有1、2個乘客。我有想過,是否一個禮拜就要完結呢(笑)?」改變,是唯一出路。「我想,我應該是全港第一條紅van線有固定時間班次。」一般紅van,都是待至客滿才開車,客人無法得知紅van何時何地出現,自然難以接受。李凱翔除了設立固定時間表,更加入不少新科技,例如開設facebook,設置Payme交付車費,甚至設立whatsapp 訂位服務,生意逐漸出現起色。然而,李凱翔最渴望改變的,是交通工具的整體概念,「交通工具,可以是服務性行業。我不想像傳統的交通工具一樣,好像運一件貨,與乘客沒有交流。」說來亦是湊巧,本為生意著想的WhatsApp服務,竟帶來了人情味。「偶爾客人會WhatsApp過來說,我在天橋,正在跑過來,等一等我才開車! 這些情境,在普通交通工具是不可能發生的。」這個年頭,交通混亂已是常事,「那天有個小妹妹,她一上車就說,我乘坐了很多交通工具,都回不了家,幸好找到我這架紅van。那種幫到人的感覺,我印象真的很深刻。」訪問前日,正值聖誕,李凱翔的小巴掛著小雪人聖誕裝飾,播放著聖誕歌穿梭青衣公路,或許他的創業路途仍未見平穩,但是,在這荒謬的世道上,他至少為19位乘客,帶來了一刻罕見的人情味與喜樂。 撰文: S.@weakchicken 攝影: LC

  • Steve Job
    新聞
    OLO Magazine

    Steve Job

    Steve Job在Apple的網站上是這樣介紹自己的:「我有很棒的經驗,充沛的活力,加上一點『夢想』,而且我不怕從頭開始。」他對工作的熱情,使他不怕面對任何困難,甚至被辭退,他只想專心做好產品:「我不在乎市場佔有率,只關心怎麼製造出世界上最好的微電腦。只要達成目標,我們的市場佔有率自然會提升。」 ___________________ 活過不白過 Follow us on IG:https://bit.ly/2yjkquY ___________________OnlyLiveOnce OLOquote

  • 不再使用這些語句,與家人相處更和平
    新聞
    OLO Magazine

    不再使用這些語句,與家人相處更和平

    1)「早知我就……」這是很多人常用的句式,通常我們表達後悔時會這樣說,還有不少時候是提高聲線地說。不過後悔其實不會帶來甚麼改變,而他人聽到心裡會覺得你是一個在意過去、不易放開的人,對你自然不敢暢所欲言。試試把情緒轉化為「下次我就知道了」,正能量滿瀉,讓家人更喜歡跟你聊天。 2) 「我都話……」 「我都話」暗藏了「我是對的」的意思,而說話者潛意識希望他人記得他是對的,反映了心中很怕別人看不到他的能力,沒有安全感。這句話給人一種很強勢而「我不會錯」的感覺,大家也許只會點頭說句「係啦」作回應,其實是想保持距離。下次就算自己說對了,都試試不再提起,心水清的人自會記得你是棒的。 3) 「點解你唔……?」這個句式屬「陷阱問題」,非常容易產生誤會。問者就算只是真心想知道,但給人的感覺是「我這個做法比你本來的好」,帶有質疑的意味,玻璃心的人更會反感和抗拒。而事實上大部分人聽罷也會把心中防線拉高,解釋時大概是想帶出「我有想到只是做不來,我不笨」,很難變成真誠對談。請記住,對方當下的決定已是權衡過所有才作出的,不妨以「是甚麼驅使你這樣做呢?」取代,對方會感覺到你真的想深入理解他。 撰文:Karen 圖片:《請回答1988》劇照

  • 「堆填區」中尋寶   從世界各地買回來的「垃圾」
    新聞
    OLO Magazine

    「堆填區」中尋寶   從世界各地買回來的「垃圾」

    在人煙稠密的旺角西洋菜南街,往一幢毫不起眼的舊唐樓內進,那極富藝術色彩的舊式電梯「叮」一聲直上七樓,再緩緩沿樓梯往上行,你會發現一間別具精緻的小店,感覺像苦苦尋寶過後終找對了位置,吸引你入內。這間古物店「堆填區」的店主阿包,是個鍾情於獨自周遊列國,四出尋找古物的女生,從大學至今已收藏過千件古物。店內琳瑯滿目,從跳蚤市場那數以萬計的舊物中尋得自己心頭好,一般人都特別珍而重之,阿包卻一件件把它們賣掉:「我只是個媒介,帶它們尋找新主人。」 遊歷世界多國,毋忘從西藏種下的「因」阿包的古物店琳瑯滿目,打開店門,感覺像離開香港,由古物帶客人暢遊異國。阿包自大學時期已愛上古物,在學時修讀廣告設計,畢業後在廣告公司工作半年,終不敵廣告業的急速節奏,毅然裸職到西藏休養。也許就是逃不掉香港人獨有的那份幹勁,雖說到西藏調理身體,最後還是經當地朋友介紹,到雜誌社及藝術中心工作。在西藏生活短短三個多月,除了不時到跳蚤市場發掘古物,她亦曾試過徒步跨越三個山頭,為的是參加每十年舉辦一次的藏族集會,也曾試過參與一個佛教講座,她直言很多有關宗教層面的內容,其實她都沒太懂,但講者說過一番說話令她猶其深刻:「金錢的本質只是一座橋樑,用意是方便人類貿易,起初人類去使用它,但慢慢地金錢駕馭人類,人類會為它去做一件事。」 這番話的意思直白易明,人們卻把它遺忘得一乾二淨。阿包在往後經營小店,總以此番說話時刻提醒自己,遇上經營困難時期,也不會把盈虧看得太重,「自己也非出身富貴,但金錢只是工具,區分清楚後即使沒有生意也不會太難過。」而她領略最深的,不僅是金錢觀,更甚是讓她明白,萬物皆以作橋樑的方式存在,金錢如是,古物亦如是。阿包開店前都會小心翼翼地重新整理古物的擺位,務求將古物最精緻一面呈現客人眼前。 旅行時失而復得,奠定收藏古物的決心一枝40-50年代香水瓶,說明書及包裝盒仍能保存至今。阿包染上收藏古物這習慣,要由盧森堡的一枚手錶說起。當時她在盧森堡的一個小市集,對一枚印有雀鳥圖案的手錶情有獨鍾,但她身為學生並無太多收入,來回踱步後又再三思量,最後還是決定回頭付款。可惜檔主已打烊,她唯有一面緊張地遊說檔主,卻又因語言不通說得糊里糊塗,幸得另一旁的一檔檔主幫忙翻譯,才能成功買下心頭好,「那個過程令我特別深刻,有種失而復得的感覺,好像一個開始,奠定我收藏古物的決心。」自此,她所收藏的古物數量越來越多,也萌生起開店的念頭,但要割愛都不容易,阿包總會找兩件相似的古物,才捨得出售其中一件。回想起第一次把古物賣掉,她形容感覺像「賣仔」,而這感覺至今仍揮之不去,「總會有點不捨,也常常後悔賣走了自己很喜歡的古物,也試過在客人準備付款一刻,才決定拒賣。」隨着日積月累的賣物經驗,阿包學會先滿足自己。她形容這一切都是種緣份,錯過亦然,正如總在古物賣走之後,同一天便會陸續有客人問她關於那件古物的去向。這枚是另一枚雀鳥手錶,與盧森堡那枚相似,特別在於它能發聲,這枚由雀鳥學會為手錶錄製鳥聲,是圖案中的四種雀鳥的真實鳥聲,手錶說明書也有介紹那四種雀鳥。 她為古物尋找新主人,古物為她帶來一段段故事阿包分享她至今較喜歡的古物:80年代穿珠手袋、60年代藤袋,都是香港製造,她笑說其質量保證「五十年不變」;各式各樣手錶,包括月上錶、石英錶及機械錶;貝殻系列化妝盒,當時工業革命興起,是為方便女性外出工作而設;20年代法國玻璃相,現已找不到沖曬師傅。從跳蚤市場數以萬計的古物當中,阿包也沒有一個挑選古物的既定標準,「反而是古物選了我」,她又提起佛學講座的那番說話,金錢是橋樑,古物也是個橋樑,「它帶我認識很多不同的人和事,即使辛苦,也想堅持下去。」她憶起一次在德國古物店拾起一件古物,好奇之下詢問店主它的用法,怎料店主都不太懂,隨即身旁的客人又一同研究,經過多番嘗試,終得知用法,店主亦決定把那件古物送給她,「古物不單單一買一賣,你會見到一段回憶,一種關係。」 同樣地,她把古物放置於店內,跟有興趣的客人訴說古物的每段故事。雖然到訪「堆填區」的客人喜好相約,但每個人都各有故事,阿包也遇過哲學系學生、語言治療師、樹醫生等,透過古物互相交流,也有客人不時把古物的照片傳發給她,透過一件件古物,阿包與他們從客人變成朋友,「由我喜歡古物,到我喜歡古物所帶給我的過程、帶給我認識的人和事。」阿包更認為從這裡所認識的一切比古物更重要,「我可以放棄這間店,但不能失去他們。」 古物可以一文不值,也可以特別彌足珍貴阿包指因60年代初期,香港製造業亦未打出名氣,因此產品標籤通常會寫“British”,直至60年代中期才正式標為「香港製造」。古物除了讓阿包認識到比古物更重要的人和事,也讓她見證過一個個時代的傳承。她遇過不少較年長的客人,不時攜同下一代到訪,尋找屬於自己那年代的蹤跡,「見過一對母女到店,媽媽手執香港製造的珠片手袋,向女兒解釋當時製作的每個步驟。也見過一對爺孫,爺爺同樣拾起古物,向孫子講解古物如何使用。」古物不一定要大肆宣揚,才稱得上承傳,放在店內的一個角落,也能流芳百世,「對年青人而言,古物也是一種新事物。」 阿包憶述古物店之所以名為「堆填區」,除了因父母常笑她「旅行買垃圾」,背後還盛載着一種價值觀。垃圾或是寶物,其實都不在於物件本質,它本無定價,重要是它有否曾在你心中佔有位置,「就算所有人都覺得它是一件垃圾,但你就硬是喜歡,堅決要把它買下來,那它就是一件寶物。」而更重要是這理念背後帶出的那種堅持,「即使再多人覺得你所做的事根本一文不值,只要你自己喜歡就可以了。」 撰文:潘欣琪 攝影:林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