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as Chan︰蕭芳芳華|Ming’s People

Lui Christopher

Young at heart.
青春的心。
不老的心。
潛台詞是︰人老了,也許,但心不老,有那麼大不了嗎?人不死就一定會老。但,從前的人生循環開始得早,普遍廿多歲已兒女成羣。女人三十歲前已盡天職,四十歲上下已可望抱孫,七十已是古來稀,所以一生人其實只著過幾套衫─有得讀書就由校服開始,青春期有錢就著傘裙迷你裙,久不久有件跳舞裙;冇錢就著衫褲。若有機會打幾年工又唔使做工廠,就可著連身裙,保守的就著長衫。婚後到仔女上了中學就開始加多件褸仔成為套裝,一路著到兒孫滿堂。相近的款式,只換更適齡的布料,咁就一世─她的一生,就只活在幾款衫裙之間,你睇下英女王。

 

text / TOMAS CHAN

 

 

而家女人長命,有工作能力,又有經濟能力,可自把自為。因為知道有排捱,即使退休,之後的漫漫長路,所以唔可以咁早就有一副唔捱得或已經捱咗好耐嘅樣。唔係人比人比死人,所以輸人莫輸陣,於是有理冇理都花大錢令到自己俾到人永遠維持初生之犢的狀態。打唔打得就打過至知,但起碼要睇得,冇人睇就連打的機會都冇。

 

所以年輕,或貌似年輕是近世紀最大最有發展空間的life style商機。

 

由外至內,先睇吓閣下冇番咁上下入息,或家底,否則都唔使指擬買得起的老老嫩嫩名牌,上天下海用盡了方法把brand image年輕化、冇年齡化、街頭化。唔理主打客路是貴婦和有錢女,明明係阿婆嘅衫,加條彩帶印幾行字就襯到街童一樣,又或者發明一啲用高訂手工細節造嘅大碼童裝,俾啲大唔透又大把閒錢的超齡少女追捧。阿女同阿女同阿家務姐姐可以穿同衫唔同價嘅運動裝一齊出街,年紀大同的時裝。在打扮上,女人好易氹,只求一個說法,只要買得開心,買咗又唔等如一定要著,買時裝是買個感覺。在後悔或記得後悔之前可能已睇中了新的目標。

 

再深一層便是肌膚保養、增值凍齡逆轉……造就各大小美容品牌千億的業績,仲有千千萬萬食得落肚的中西補品,都不過係眾姊姊妹妹怕中咗嗰句「女人唔補好易老」,「因老咗好易冇」嘅魔咒。

 

再深一層的美顏,便是改造。在韓國,大街小巷好容易見到婦女一臉整容傷口若無其事的滿街走。在台北最旺的忠孝東路上,一幢又一幢的整型中心,大字標題以平靚正又專業作招徠,企圖用改善容貌來改善人生。而微博上的新生代都以目標為本、成功為傲,整型同整牙一般普及,就算是藝人整型也不過煮菜落咗味精,好味就得。

 

只有在香港這些動作仍被看成一夜情一般─旖旎而神秘,要做又唔認,唔聲唔聲,嚇你一驚。

 

咦?
咪住!講咗咁多,關蕭芳芳乜事!
佢既冇著童裝,臉上也不見大動干戈。公眾人物,細細個就睇佢做戲,年齡也是透明的,咁講佢做乜!
哦,因為都話由外而內。
而蕭小姐的不老神功,最耍家嘅係內功。

 

 

青春,其實不一定每個年輕人都會擁有,回望芳芳的青蔥歲月,青春確實曾經來過。

 

蕭芳芳與台灣男星秦祥林離婚後的《明周》封面照。

 

首先,「青春」和「不老」是兩件事。

青春是人在非常年輕時可有,亦不一定有的一種意識流。當時一般不太自覺,大都活在日後的回憶或惋惜中。而young at heart的"young",及其spinoffs如looking young、feeling young、living young……,我會理解成「不老」─用一種年輕簡單直接的心態進行生活。咁當然係針對不再那麼年輕的一羣。不過,年輕/青春其實只佔人生很短的一部分,而且來無縱去無迹。大概是從十五到廿五之間(若它真的有來過),打從廿五以後,自有各種各樣的理由,把人捱到年齡的下坡路,社會的家庭的生活的心理的……甚至有些人一生中根本沒有經歷或享受過青春。那班車過了就過了,不回頭亦不會再來,而且不是每個人的青春都是彩色的,一樣會有失落、慘惶、厭煩、憤怒。見過鬼亦怕黑,不說也罷。

 

但,要以一顆不老的心去闖蕩於日漸下坡的年華,拉番高人生的平均分,活到幾時都是當下,繼續同新生代、新世界、新局面接軌,活得出當時當代的自我價值,都是超越儀容的非凡成就。

 

而芳芳似乎就做到了。

 

讓我們先擺開她年輕時的成就,從最紅的青春符號到新浪潮電影人到家傳戶曉的喜劇人物,都有着肯定的時代價值。但那時她是真正年輕,挺着紅星的光環山過山的勇往直前,而出色的代表性年輕藝人、演員還是有的(像芳芳自己就很欣賞梅艷芳在舞台上的揮灑自如)。反而後期些的芳芳,除了在事業上有更多的成就外,更修煉成一個更雲淡風輕、說到做到、雅俗共賞、永不過時的社會符號。

 

《方世玉》中的苖翠花

 

成熟之後,芳芳除了在特別場合選穿長衫,平時愛作簡約長青的打扮。

 

要做一個雅俗俱備、如魚得水的人,在任何一個行業都是很困難的,要愛戴和專業兼得,而要得到新生代的價值認同,同再一齊並駕齊驅就更難。在這件事上,充後生混入其中是不可行的。你可能看似年輕,但同真正年輕的比較,在主觀和客觀條件下,都是不一樣的。姐姐就是姐姐,不可能混成妹妹,但卻可以做一個令妹妹佩服、崇拜、認同及與時代保持零距離的型姐。而芳芳的幽默、好玩、輕鬆、直接,唔當自己係一回事的性格的確很𢭃,很親切,很容易令新一代人完全可以接收及讓她融入自己的生活圖畫。例如人哋演阿媽,佢又演阿媽,她在《方世玉》裏面就示範了可以怎樣演繹一個既可同個仔兩小無猜,亦同時可以同老公保持少女心事的超現實媽打。表現主義多過角色代入,所以我們有權相信那多少是芳芳自己的處世之道,和任何人都平起平坐,娛己娛人。在人生的不同角色裏面,不忘做番自己,所以可不落俗套,不過時,沒有成為上世紀的歷史遺產,仍可熱賣於當世。

 

不禁想到現今的香港,一種繁華過盡,是否可以自強不息,締造下一番盛世?

 

青春的心是莽撞的心,帶着幻想不忿。在這一點,芳芳的耳疾反而可能有正面的影響。她常笑說想聽就努力,唔想就可以完全switch off。但對一個生活在零聲響和極度噪音之間,而本性又愛點都搵啲嘢嚟搞嘅人來說,reaching out要用特別多的力氣,因而更珍惜善用。而不斷想 make more sense in the world 的原動力,才令人不至於沉醉在舒適安逸容易的老態生活模式。一點點生活上的困難和障礙,同時亦加強了人對生活的敏感度和要求。反正要做不如做好啲,反正要扮不如扮靚啲,芳芳既然要護苗,就必須生活在present tense。

 

VALENTINO 2013 FW

 

當然,跨世代的仲有芳芳的時尚和風采。讚美的措詞有好多,可以眼光獨到,亦可似是而非。但每一次見到芳芳,本人好、照片好,都感覺得到她的風采透過空氣撲面而來。前半生的她的時尚角色就不再多講,但近很多年在公眾場合大多以中式旗袍為主,但又加入了一些她貪玩、鬼馬又實事求是的個性。例如在開叉長衫內加闊褲方便走動,或把少數民族的服裝細節clash with長衫的一板一眼,又或者索性穿男裝的鑲毛長衫,像一件輕鬆不知名的晚裝,帶點古韻,很令我想起 Dries Van Noten。尤其最近看了他的紀錄片,他家的那片花園,不種也不收。芳芳的心裏面,一定也有這樣的一片園地,寧靜自然又美麗。如果前半生她已享盡 fashion,那後半生的她便開啟了 fashion beyond。

 

風流盡在舉止談吐間,既出世又入世,站在後輩 icon如Cate Blanchett旁,仍意態雍容,不徐不疾,迷死現今細路。

 

Cate Blanchett

 

Dries Van Noten

 

很小很小的時候隨家人去大阪看世博,整個旅程都是過眼雲煙。唯獨記得在香港館的最終出口亭邊放了一幅很高很大用來註腳的蕭芳芳穿著長旗袍的黑白照。看着看着,覺得又威又帥。當年許多的人和事都成了歷史古迹,只有她,那種象徵着人生最高的帥氣仍追隨着她給人的每一個印象。

 

Her Presence Transcends And Still Speaks To This Generation And After.

 

人一定會老(雖然歌詞中也有問︰芳芳可否不要老,再領風騷?),願芳芳可以懷着她童真可喜的心、風姿綽約的氣度、活到更老更老,迷倒一代又一代。也希望香港也可保存着自己的最優最強,活至耄耋。

 

 

 

SAINT LAURENT 2014 FW

英姿煥發的芳芳穿上半身斗篷,跟近年的Saint Laurent同樣有型。

 

與 Joyce Ma / 謝賢 ︰芳芳年輕和年長時,演繹出旗袍/長衫的不同美態,可以是跳脫也可以是古雅。

 

《兩個女人,一個靚一個唔靚》劇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