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 Water,在溫柔中驟見堅強的她

數月來我們常常將「Be Water」掛於嘴邊,寓意充滿流動性,理不亂,打不斷。在黑與白之間,插畫家Sy Lai透過自己雙手,注入色彩,在亂世間追求她的絢麗和煦。Be Water,Be Watercolor。就像水彩自有她的生命,一開,一化,便有意想不到的美麗風景,在溫柔中驟見堅強。

「下次入去未必會出到嚟。」

我本來不太想將這標籤出來,但得了情緒病的Sy,畫筆確實成了她藥物以外的最佳治療。面對人生患得患失,卻因而更用力捉緊。從醫院出來後自嘲:「下次入去未必會出到嚟。」故希望趕及在十二月辦第二個畫展,在情緒低落時,給自己及大家一個振作目標。這立即令我想起上年聖誕,她曾替JOYCE以《Stranger Things》為主題作畫,主角Eleven每次運用超能力時也會流鼻血,以至整個人感到虛脫,但恢復過後,仍會繼續拼命去尋找自己。

「自有記憶以來,我就喜歡畫畫。內容夾雜日常生活種種,如街上驚鴻一瞥碰到氣質女生,之後便會畫出來,像不像她本人我都忘記了,但一張畫就這樣油然而生。」在大時代裡,人人充滿無力感,或許其中可以做到的,就是盡量保持個性獨行,畫中虛實間,有一份重重「空氣感」,污泥蜂擁掩至,而不染。Sy深明,畫畫可以令人更堅定。「門小雷的經歷和畫作令我很佩服,支撐著我病後的意志力。另外還有Don Mak麥震東,他的畫總是能瞬間令觀者感覺平靜。」

流落澳洲街頭畫人像

「我曾飛去英國修讀Fine Arts,但只念了一陣子,連Arts中的A字仍沒碰到,家人就以浪費金錢為由,反對我繼續下去。」那邊廂給家人截斷生活費,這邊廂Sy卻為證明畫畫不會餓死,把心一橫去澳洲working holiday,申請街頭藝人牌照,靠畫人像畫維持生活。在澳洲廣場大街中央,舖上一大張毯子,自顧自地畫些喜歡的東西,第一單生意便接著出現。

「一枝筆、一個刨筆和擦膠,我就可以開始。愈軟身深色的鉛筆,就愈能夠透過線條輕重,去表達明暗,這實在非常適合怕麻煩的我。」

哭著也要滿意完成

追夢想,卻不孤芳自賞。以Lup(中文「粒」字拼音)這筆名在香港畫圈中遊走,替不同雜誌及店鋪畫畫,其個人網站介紹便有趣地留下一句:Iup is good, please hire her.

「商業抑或個人創作,對我來說沒大分別,只要是畫畫我就喜歡。唯獨自己不擅長安排時間,像今年替JOYCE畫店內的新年海報,那時候有份全職設計師工作,所以只能於晚上完成。加上精神和身體狀況不佳,在雙重壓力下,沒有誇張,整份作品也是哭著去完成。」

有些人面對工作困難會逃避,會放棄,Sy當然也有這個時候,但她卻只會逃去畫自己想畫的東西,每次動筆,就可以是一整天,直至體力不足。這又令我聯想起陳奕迅2005年在頒獎台上的金句:「佢真係好鐘意畫畫架!」

除了女生,貓可說是另一主要靈感來源。「家中領養了兩隻流浪貓,其中一隻養了五年仍會抓傷我,但我還是很愛她。」十二月的畫展將命名為「貓會露點所以我喜歡」,喜歡怪人其實我很美,我們對任何有趣的人仍充滿好奇。

luphehe.com

撰文:VL
攝影:Emeraldd(畫作由受訪者提供)